光弘科技唐建兴:大陆EMS的崛起!从亏损企业到华为中兴的供货商

摘要

其实在电子制造这一块,我们在品质上、在技术上一点都不亚于伟创力、旭电、捷普这些跨国企业。

  其实在电子制造这一块,

  我们在品质上、在技术上一点都不亚于

  伟创力、旭电、捷普这些跨国企业。

  ——唐建兴

  当你用着华为、中兴、联想、魅族手机时,你不一定知道,这台手机就是从今天(12月29日)上市的这家公司流水线上组装完成的。

  光弘科技,一家EMS(电子制造服务)公司,每年手机等电子产品的出货量超过4000万台,前三季度年营收近10亿。然而,在20多年前,光弘科技还只是大亚湾畔,一家经营亏损,只靠一个客户吃饭的小公司。

  光弘科技如何做到“起死回生”,并成功登陆资本市场?又是如何扩大客户源,得到华为中兴的青睐?未来中国EMS产业如何抢占跨国公司的市场份额?

  

  全景财经《约见?资本人》光弘科技(300735)董事长兼总经理 唐建兴

  视频正文:

  深圳,被誉为中国的“硅谷”,电子科技的最前沿。80年代,唐建兴从上海迁居香港,然后因为工作调往深圳,开始了他与电子产业三十多年的缘分。

  记者:您特别早就去了香港?

  唐建兴:我1982年去的香港。因为我父亲的关系,在香港,我就申请去香港定居的,当时香港的繁华可以说令到我是非常震撼的。虽然我那个时候在上海,也算是一个大城市了,跟八十年代的上海是没有办法比的。所以当时到了1984年,当我工作的这家公司说要派我回深圳工作的时候,我也是非常犹豫的。

  那个时候华强北还不是世界闻名的电子产品集散地。

  唐建兴:当时华强北原则上只有两三栋高楼看得上眼的,一个是电子大厦还是什么,反正赛格大厦是没有的,华强有一栋房子,中航有一栋房子,有六层楼高的房子,那个已经是上步这边,深圳地区可能最高的房子之一了。

  1983年,唐建兴因为热爱无线电技术,入职了当年有名的录音机生产企业香港三洋,“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卡式录音机是非常非常流行的,那个时候小青年们时髦的东西就是提一个手提的录音机在大街小巷上放很大的声音这样走,引人注目。”当年,光弘科技是给三洋做PCBA加工的公司。

  

  (唐建兴在三洋任职时期,左三为唐建兴)

  记者:您在三洋好像也做了蛮长的一段时间。

  唐建兴:比较长,前后大概接近15年,我从1983年一直工作到1997年。

  记者:后来怎么又出来了呢?

  唐建兴:跟这个行业的前景有关系,大家知道,到了九十年代后期以后,录音机的产品就慢慢慢慢没有了,整个行业都不行了,所以我在三洋这家公司,产品也越来越没落了。

  90年代后期,电视、碟片机的出现取代录音机,已经升任高级经理的唐建兴决定离开这个行当。正巧,光弘科技也因为经营不善,想注入新鲜血液,于是双方一拍即合。

  

  (唐建兴在上市仪式现场)

  记者:您当时1998年加入光弘的时候,公司大概是什么样呢?

  唐建兴:当时光弘投了大概有一两千万,主力是做SMT,大概有两三百人这样一个工厂,但是绩效不是太好,钱投下去了,但是赚不到钱。

  记者:当时以您的资历应该也可以去一个更好一点的公司?

  唐建兴:确实是,既使是当时华强三洋那个工厂关闭了,但是三洋那边还是着手让我去其他的工厂工作,在三洋集团里面,包括蛇口三洋或者是回香港三洋工作,还是有的,但是我也想,经过了15年的管理工作,我自己也有点信心,应该出去闯一下。

  从甲方到乙方,从打工者到股东。1998年,唐建兴加入光弘科技,当时公司还在亏损,更关键的是客户只有三洋一个。于是,寻找客户成为当时唐建兴的头等大事。

  

  (1998年员工合影)

  唐建兴:SMT,其实在九十年代的时候,也是属于比较先进的一个东西,还比较神秘,很多人都不大懂,所以当时我通过自己的一些关系,找了一些不同的客户,做录音机的也有,做音响的也有,做电视机的也有,充实到现有的客户群里面去。开始有的时候,因为我们本身技术不过硬,做出来不合格,不合格客户第二次就不来了。怎么样把订单落到实处,这个还是需要非常长的时间,所以有时候一个客户,为了接他一个单,来来回回跑几十次。

  记者:这一波新的客户其实都是您去开发来的。

  唐建兴:是的,其实1998年到2002年的时候,那个时候这个行业正好也是一个增长比较快的行业,当时日企比较多,因为本身三洋也是一个日本企业,我们主力找了一些客户,在深圳的,或者在深圳周边的,这些厂家都跑了一遍,所以陆陆续续索尼、松下、爱华,那些都变成了我们的客户。

  记者:可是日企的认证也还蛮难的呀?

  唐建兴:日企的认证是比较难,非常难的,不过还好,我自己本身在日企工作出来,所以我们应对日企的客户方面,还是有一定的经验,哪怕即使到现在,我们公司做日企的订单还是有一些优势的。

   

  记者:您有没有印象哪一个订单是做得比较大,或者让您印象深刻的呢?

  唐建兴:那个时候我们有一个客户,就是柯达,柯达当时做一次性的相机,一次性相机上面有一块线路板,当时我去接那个单,接回来,过程很复杂,因为他除了贴片、插件以外,有一个工艺叫邦定,我们没做过,结果我们就到处找人来帮忙,找到一个朋友,他答应借我两台机试一下,结果我把客户忽悠过去了,试过,看过,但是客户就讲明了,下次他来生产的时候,必须要看到那个实物在这里生产,又把我们难倒了,后来我们再找朋友帮忙,后来有一个朋友自告奋勇答应了,这样吧,我投资邦定的设备,我把它放到你们工厂里面去,这样才把那个订单接下来。

  记者:还不知道能不能做成的时候,先把订单拿过来再说,感觉您是胆子特别大。

  唐建兴:到了那个份上也没办法了,因为你没有订单就没有收入,没有收入你就死路一条,所以你无论如何还是先去把订单找过来再说。SMT技术其实当时引入中国比较早的是一些新加坡公司,新加坡、马来西亚那边的公司在中国做一些投资,我跟这些公司比较熟,请一些朋友在技术上面支持我,帮我,就把订单先做下来再说,有了钱,赚了钱,其他就好说了。

  靠着同行的技术支持,光弘科技慢慢有了稳定的订单,2002年盈利超过1000万。2003年,光弘科技迎来一个关键客户,中兴通讯。

  唐建兴: 2003年我们切入中兴,确实也是进入通讯行业的一个标志了。一方面可能比较近,中兴通讯在深圳,华为在深圳,这些年,确实也是中兴华为发展比较快的年份,所以那个时候还是找了不少的公司做它的供应商,我们也顺理成章是其中一家。

  记者:2007年的时候,公司切入了华为的供应体系,当时是怎么跟华为牵上的呢?

  唐建兴:因为公司太小,当时华为公司根本就看不上我们,我们随着每年,比如说到2003年一年有一千多万利润以后,我们就不断硬件上加大投入,每年都会添置一定的设备,到了2007年的时候,我们已经有20多条SMT流水线了,跟客户也门当户对了。先切入了中兴通讯,先合作,做了一些发射站的基站板等等等等,接下来到了2004年、2005年的时候,我们跟TCL合作,做一些手机方面的业务,到了2005、2006年,我们跟联想,跟一些比较大的企业就慢慢慢慢接上关系了,所以到了2007年,华为来到处找EMS厂的时候,就审核了我们公司,也很顺利通过了他的审核,结果一合作就到现在,十来年,我们的合作可以说越来越紧密。

  如今华为是光弘科技的第一大客户,年销售额超过4亿,但占比却在逐年下降,从2014年42.6%到2016年33.85%。

  

  记者:现在华为还是公司的第一大客户,但是它的占比其实是有一个很大幅度的下降,公司也是有意识在调整客户结构吗?

  唐建兴:华为对我们的营业额,每年其实还是在增长,但是我们的总的盘子在增加,在总盘子增加这部分,可能非华为的比例就占的比较大一点。我们现在除了发展一些海外项目,其实我们也在努力拓展非通讯行业的产品,最典型的就是,其实我们这两年也是大力在拓展汽车电子方面的业务。

  记者:我看公司之前汽车电子的占比还不到1%,现在已经有将近8%了,可以看出公司在汽车电子业务这一块是下了很大的功夫。

  唐建兴:是的,我们是在两年前,在浙江的嘉兴设立了一个基地,主要目的就是在长三角一带聚集了很多工控类、汽车电子类的产品,所以我们希望那边作为我们的一个桥头堡,然后去主攻工控类跟汽车电子类的产品。

  

  (光弘科技上市仪式现场)

  记者:从通讯行业电子切入到汽车电子,它的区别在哪里?或者切入过去最难的一块在哪儿?

  唐建兴:虽然大家都是电子,还是有区别,因为汽车电子对可靠性的要求更高,消费电子嘛,坏了,像手机坏了,你最多是丢了它,骂两句人,我就不要了,但是汽车电子,因为汽车电子的某些东西坏了,车就停在半路不能开了,他就不可能把车丢掉嘛,或者如果你发生整批不良,汽车是要召回的,所以汽车电子的利润会高,但是风险也会大,这个是成正比的。

  记者:您觉得未来汽车电子这一块会超过通讯吗?

  唐建兴:有这个可能性,但是主要还是看公司客户群的把握这个方向,我相信,希望是三分之一跟三分之二之比,或者是一半一半,这样可能是更合适我们公司的战略方向。

  从最开始的激光头贴片,到通讯行业系统板、消费电子,再到如今的汽车电子,光弘科技的产品线在不断迭代。现在,光弘科技已经拥有68条SMT贴片线体,年组装手机等电子产品超过4000万台,前三季度营收近10亿。

  

  记者:您觉得这个行业,在您开始做的时候跟现在比有哪些变化?

  唐建兴:全球前一百大的EMS企业,前十大的,在早期的时候都是美资的,包括伟创力、旭电、捷普、新美亚,到现在这些企业很多还在。当然到了中期,十几年前,就很明显的有些台资企业进入这个行业,而且也做得很大。但是有个特点,现在大的企业,这些厂都搬到中国来了,主要两个原因,一个就是产业链集成的效果,第二个,确实也只有中国才能提供到这么多有效率、有技术的工人来完成这样一个产业,所以这几年,中国的本土企业,包括我们在内,其实慢慢慢慢也掌握了他们的一些核心技术,其实在电子制造这一块,我不客气地说一点,我们在品质上、在技术上一点都不亚于刚才讲的这些跨国企业,但是现在跟他们唯一有区别的就是我们还不够大,所以这次我们能够借助资本市场,我们也希望以后能够迅速扩大我们的规模,跟这些国际上大的EMS企业争一日之长短。

  关于未来的计划:

  唐建兴:我们今年年初,我们定了1506计划,就是说希望在五年之内,我们在做手机或者是电子产品,我们希望在五年之后能做到1亿台的目标,然后50就是有50亿的产值,06就是跟国家一年带来的利税、各种税收达到6个亿。

栏目介绍

推荐阅读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