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士康程涌:搬运工的逆袭!一个“幸运”的完美主义者

摘要

刚刚登陆中小板的奥士康,主营高密度印制电路板,是目前惟一一家可以量产超大尺寸(24.5cm×28.5cm)PCB板的公司。但与公司高精尖产品不同的是,创始人程涌并不是科班出身,与PCB结缘,是一次“叛逆”后的选择。

 

  我们大陆民营企业跟台系、日系基本上处于相持阶段,

  但是,我们一定会赢他们,创新,还有自信心比他们强。

  我们这帮民营企业真的是前途无量。

  ——程涌

  93年,因为和父亲吵架,赌气跑来了深圳,由此展开了程涌和PCB二十多年的缘分。

  刚来深圳的程涌, 是个一穷二白、只有高中学历的小伙子。从搬运工开始干起,用身份证赊了10万元货物后,他开始了创业之路,由贸易到自己做实业。

  从一开始,找亲友帮忙“拖工资”经营,到如今,奥士康的PCB板已经卖给联想、戴尔、松下等国内外知名厂商,年收入超过13亿。

  程涌说自己很幸运,来深圳、做贸易、生产PCB,每个节奏都很准。

  他的创业之路,为什么总能“恰到好处”?在市场热捧FPC软板时,他又为何一门心思发展PCB硬板?

  全景财经《约见·资本人》奥士康(002913)董事长程涌

  视频正文:

  刚刚登陆中小板的奥士康,主营高密度印制电路板,是目前惟一一家可以量产超大尺寸(24.5cm×28.5cm)PCB板的公司。但与公司高精尖产品不同的是,创始人程涌并不是科班出身,与PCB结缘,是一次“叛逆”后的选择。

  (右二为学生时期的程涌)

  程涌:那个时候有一点叛逆,跟老爸吵架,一吵架就被他赶出来了。21岁、22岁,高中毕业大概两年多了。

  记者:孑然一身出来闯江湖的感觉。

  程涌:逃命,先把工作找到,先养活自己,然后学一点东西。我之前在深圳来的第一份工作就是我们湖南洞庭氮肥厂,在深圳有一家叫中孚石化的,我的工作就是搬货,搬化工原物料,搬上去搬下来,我们的客户主要是PCB板厂。

  90年代初,深圳正处于快速发展的阶段。当时只是个搬运工的程涌,看到了PCB市场的机会,于是用一张身份证向厂里贷款10万元,成立了深圳开富达。“就一张身份证,在中孚石化里面顶10万元,就赊10万元的货给我,开始做化工原物料,开富达的产品卖给PCB板厂。”做了六年贸易生意后,2003年,程涌决定转向实业,成立奥士康。

  (奥士康生产车间)

  记者:当时您为什么会想到从贸易,要创立一家公司来做实业呢?

  程涌:那个时候贸易我也做的算可以,大概一个月一百多万的营业额,但是始终做不大,而且客户做不长,那个时候完全是靠信息不对称,我从哪里拉了货就卖到哪里去,你几乎没有发展的空间。但是在深圳还是要干点活,选什么?那肯定选我最熟悉的,我的货基本上是送给PCB板厂,朋友也很多,就开始在PCB板、电路板厂做调研,从小小的代工开始。

  记者:成立的时候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程涌:如果从深圳算起,当时就是50多个人,40多个人,就是家里一些亲友,或者哥哥姐姐来帮忙,2005年,大概工资六七百块钱,我可以赖他半年,帮帮忙,大家都难。

  记者:等于说我又从头开始,重新从一个比较小的困难的情况下来起步了。

  程涌:那个时候我跟我老婆讲,投电路板厂你一定要支持我,你不支持我的话,我就没法玩。但是我告诉你,如果失败了,绝对我会养活你,因为我的车开得好,我可以在深圳开的士车养活你。

  尽管做实业资金困难,但程涌却对PCB市场有着强大的信心,并且将产品线方向放在难度更大,投入更多的双面板上。这一大胆的决定,让奥士康收获了第一个大客户。

  程涌:我一直记得我们的第一张订单就是来源于康佳,当时是CRT电视转换成平板,那个CRT电视都是单面板,我们不做单面板,我们定位就开始从双面板起,刚好是康佳在转换的过程中需要双面板,加上我有一个很好的哥们,也是跟康佳的关系非常好,就把我们这个厂推荐给他了,还好,我第一票就没做砸,一直跟康佳保持这样的关系,到现在。

  记者:当时既然大家都是做单面板,你为什么会想到去做双面板呢?

  程涌:因为单面板不像双面板,单面板完全可以实现自动化生产,非常成熟,你再去投单面板,你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记者:但是双面板要求更高,肯定是难度更大,所以大家都没往这一块去投入,去做。

  程涌:还有一块是人家没有关注的,双面板当时的价格是单面板的10倍,成本不高,就算你有一些报废,或者说有一些其它的折旧,你的获利还是单面板的很多倍。

  2005年由于环保的门槛,奥士康由深圳搬到惠州。随后,2008年,奥士康又在益阳建立更大规模的生产线。这一年,奥士康迈出历史性一步,迈向了海外市场。

  (如今公司的海外客户)

  记者:我看公司是从2007年、2008年的时候有一个飞跃,是拓展了一些海外的客户,在2008年的时候,其实是金融危机比较大的时候,而公司反而走出了海外这一步?

  程涌:2005年到2008年,我们在惠州发展的时候,是练了很多内功的,尤其从品质体系,包括5S,包括我们的一些客户的结构,2008年来了以后,我们对海外客户的开发已经具备了条件了,尤其我们第一家海外客户夏普,那是我们打的最漂亮的一仗。当时是夏普的一个退休的老工程师,给徐总不知道哪里碰到了,我们徐总是老牌的留日学生,他就用日语跟他交流了很久,之后这个老头将信将疑就来惠州工厂看了一圈,后来他跟我们讲,他说你们的工厂很像日系工厂,5S做的非常好,他说我们试试看能不能把这个世界级的客户引到奥士康来,后来这一做,一年我们就差不多把夏普的认证、考试全部搞完,我记得2009年下半年夏普很多订单已经下来了,收入就非常快。

  记者:如果说当时没有夏普的话,公司还是往海外客户来发展吗?

  程涌:对,2008年以后我们就基本上会走出去,像拉斯维加斯的CAS展,慕尼黑的展览会,包括香港的展览会,包括日本的GPCA的展览会,我们每年都去展,通过这种渠道告诉别人,我们奥士康可以应对一些国外的客户,松下、包括美国的戴尔,都是自己找上门来的,通过我们的展览展示我们的一些制作实力。我们从2008年就是一个分水岭。

  记者:2008年得到了夏普这个客户。

  程涌:对,它起了一个燎原的作用。对工厂的治理,我到工厂去,我经常跟我们的干部讲,这间工厂不搞成像五星级酒店一样,我不舒服,所以说如果你们5S做得不好,员工精神状况不好,那我会亲自来给你们搞。

  记者:我其实挺好奇,您怎么就觉得这一块不顺眼呢?您的思维是从哪儿来的呢?

  程涌:学习,几乎中国大陆所有的PCB大厂我都去过,不让我去,我就化妆进去,台湾的一些大型的PCB板厂,我基本上已经走完了,去学习过。而且在我们奥士康有个规定,高级经理以上的干部,每个月有十分之一的时间,也就是两到三天的时间,你必须给我走出去,到人家那里去,看到人家的长板,不是看人家的短板,你把人家的长板给搬回来,所以一直我们保持这种传统,你不学习,你作为民营企业,像我又没有读过大学,你怎么能把PCB板厂搞好?

  一边学习,一边扩大生产规模。2007年奥士康PCB板月产量约为2万平方米,2010年扩大到5万平方米,去年,突破20万平方米。与此对应的是,公司产品线也有双面板扩展至多层板。

  记者:现在公司是以PCB为主,中间是以双层板和多层板为主,之前您提到,一开始就是以双层板为基础来做的,多层板是在什么时候开始发展的?

  程涌:2007年,当时有两种原因,第一,双面获利的状况没有以前预期的那么好了,从2001年、2003年,一直到2006年、2007年,它的获利空间被压缩了。第二,那个时候多层板的比重已经上来了,我们再不抓住多层板的比例,我们就会失去多层板这个产品。我们上个月的数据多层板已经占到了68%多,双面板只有31%,不到32%。

  记者:但是现在市场会觉得柔性电路板是大家发展的一个重点,它好像更适合一些智能设备的电子产品,对于公司有没有往这方面去做的考虑呢?

  程涌:其实募集资金里面有两块,一个是我们的高密度互联,也就是我们通常讲的HDI板,另外一块是汽车电子,从我个人的判断来说,HDI,我们去看看整个大陆企业里面,几乎没有一家做得非常好,但是我们为什么要投HDI这块?是因为很多设备已经迭代了,我们下游的设备已经升级了,很多作业方式、流程已经改变了,这么多综合因素还没有一家厂来整合,所以说我们要抓住这个机会。汽车电子是未来爆发力最强的一块,我们两年以前就开始布局了,这块,我们在同行业,我们这个体量的电路板厂来说,我们汽车板的比重是走在人家的前面了,所以说这两块我有信心把它做得更好。回头说软板这块,我为什么没有涉及?因为软板对于我来说不是我熟悉的一个领域,再加上软板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到整合期,一旦到设备的整合期的时候,我们肯定会切入进去。

  记者:据我了解,有很多做硬板的公司,他们其实都是在切入软板,您不会觉得我就比他们慢了一步吗?

  程涌:不会,像HDI,我现在进去,我还是不比人家慢,我甚至说,我有我的后发优势,我可以在设备技术和人才的整合期,完全可以实现对它的弯道超车。我们就是以高效立厂,最高的效益,人均的产值、人均的效益、人均产出的面积,我要做到最大。

  ============花絮================.

  记者:您觉得现在您父亲对您的这一番事业应该是个什么样的评价?

  程涌:我老爸在农村里面当了46年的支部书记,在湖南省可能是前三位了,所以说一直以来对我的教育就是用党的教育来教育我,他对我后面的勤奋度、对我讲规矩、讲政治方面,影响非常非常大。如果不跟我老爸顶的话,我顶多就是乡党委书记。

栏目介绍

推荐阅读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