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赛克:走出“中兴通讯”系 如今成网络数据可视化龙头

摘要

中新赛克的特质就六个字,规则、团队、坚毅。——凌东胜

  中新赛克的特质就六个字,

  规则、团队、坚毅。

  ——凌东胜

  网络数据可视化,咋听起来不怎么耳熟的词汇,却是如今“大数据”时代里必不可少的一环。

  刚刚登陆中小板的中新赛克就是专注于跟数据打交道的公司,他们提取数据、分析数据然后应用数据。

  2003年,中新赛克还只是刚成立,一家十几个人,没有明确的产品方向的公司,中兴通讯的子公司。如今,中新赛克已经成长为员工超过八百人,年营收过3亿的网络数据可视化龙头企业。

  走出中兴通讯后,中新赛克迎来了哪些挑战与机遇?5G网络时代下,公司又将如何创新发展?

  全景财经《约见·资本人》中新赛克(002912)总经理 凌东胜

  视频正文:

  记者:单独成立(中兴特种)的时候是只有十个人?

  凌东胜:单独成立的时候是2003年,那时候从零开始,但是我正式的接管、接手这个公司是2006年年初。

  记者:当时公司是个什么情况?

  凌东胜:就十来个人,规模很小。

  记者:现在团队的人还在中新赛克吗?

  凌东胜:大部分都在。我觉得因为团队比较团结,我们在碰到相关的困难的时候能够拧成一股绳,应该说现在公司进入了一个相对来说比较良好的、稳定的发展状态。

  中新赛克,2003年成立,前身是中兴通讯子公司中兴特种。1996年,凌东胜从浙江大学毕业就进入了中兴通讯,一干就是十六年。

  (中兴特种时期旧照)

  记者:您当时进来就是负责网络开发这一块吗?

  凌东胜:对,当时一直在中兴通讯做产品开发相关的工作岗位。

  记者:好像是在2005年的时候才开始宽带网络产品的研发,当时为什么会想到往这一块来做?

  凌东胜:因为相关的业务单位有相应的市场需求,而中兴通讯作为大的设备供应商,肯定是这些业务单位首选的供货商,所以提出了相应的业务需求,那时候做的就是宽带网的可视化相应的设备,我们把它叫宽带网产品。

  记者:当时的市场环境怎么样?

  凌东胜:当时市场很小,因为刚刚起步。

  记者:是不是也是因为数据没有像现在这么庞大?所以才限制了它的发展规模?

  凌东胜:这是主要的原因,次要的原因是因为它只是解决一个网络可视化的问题,比如说它跟通信设备市场比,肯定是没法去比较的,因为通信市场是解决一个人与人之间的一个即时的多媒体通信的问题,所以它的市场是一个海量的,巨大的市场,而网络可视化这一块是偏向于具体的,比如说运营商客户或者行业客户的应用,所以当时相对来说它的市场规模肯定没有通信市场那么大。

  2006年,国家将建设国家安全信息保障体系列入我国信息化发展的战略重点,开启了信息安全发展的浪潮。同年,凌东胜担任中兴特种的总经理。2010年,中兴特种的年营收突破1个亿。2011年,中兴特种年营收1.5亿,净利润5624万。隔年,中兴通讯以5.28亿元转让中兴特种68%的全部股权。

  (当年中兴特种公司)

  记者:公司是2012年的时候从中兴通讯出来的,当时您应该是一个参与者,您当时是什么感觉?

  凌东胜:我们作为一个执行单位,当时主要的职能是配合控股股东的工作,两方面,一个是中兴通讯这边需要给别人提供相关的资料,给投资者提供相应的资料。第二个就是相关投资者到公司来尽调,我们肯定要全力去配合投资者做相关的尽调。

  记者:原来是中兴通讯的子公司,现在变成一个投资公司(深创投)的子公司,您觉得大股东这样一个身份的变革对于您来说是怎么看的呢?

  凌东胜:应该说不大一样,因为原来你的大股东本身就是个业务单位,所以它可能对你的业务会更了解一点,对你的市场可能会更了解一定,所以相应的管理和支撑会稍微的多一点。但是对于你的大股东是个投资者的话,可能在资本市场有一定的经验,但是对于具体的业务经营,主要是靠管理团队去经营。

  记者:您觉得,在2012年之前和之后,在工作上面会有什么样的不一样的地方?

  凌东胜:最大的不一样,我觉得主要还是,你开始去独自面向这样一个市场,尽管以前我们也是独自面对的,主要是国内市场。但是国际市场,2012年的时点对是中兴通讯有一定的依赖的,所以这种变化以后,我们大的挑战,第一个是要建立我们自己的海外销售渠道。第二个,对于国内来说,因为毕竟投资者进来以后,他有一个业绩的要求和业绩的压来,所以我们也在扩大国内的销售渠道。另外一个当然就是在产品线上,我们要不断的丰富我们的产品。

  记者:您刚才提到说要更多的去做海外渠道的建设,这个在当时来说容易吗?

  凌东胜:不是很容易。难在因为我们服务的对象,一个是政府部门,第二个是运营商,因为你首先到这些亚洲和非洲国家,尤其是非洲国家,你人生路不熟的,你怎样去找到他们,怎么样让他们认可中新赛克,到最后他愿意跟你签单,签完单以后还没有完成,到他愿意给你付款,这个肯定是一个相对来说比较漫长的过程。

  记者:大概需要多长时间?

  凌东胜:可能会要一年、两年,甚至三年,要花比较长的时间。

  记者:为什么公司会觉得海外市场是一个需要去抓取的市场呢?

  凌东胜:首先,从网络内容安全的角度来说,海外的很多国家目前还处于初始的状态,或者空白的状态。第二个,中新赛克经过十几年的积累,实际上我们有一支懂海外、语言也非常好的一个团队,这个团队包括售后、售后、研发团队,这在一般的公司里面打造这样的一个团队,我觉得是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所以这两者相结合,海外市场肯定是要我们去拓展的。

  (中新赛克拓展海外客户)

  经过不断的努力,如今中新赛克已经服务于东非、北非、西非和东南亚等区域的多个国家和地区,2016年,公司在海外市场营收占比为17.89%。中新赛克目前有三大产品,分别是网络可视化基础架构产品、网络内容安全产品以及大数据运营产品。除主要服务于海外市场的网络内容安全产品外,网络可视化基础架构产品在公司的营业收入中占据更高的比重。

  凌东胜:(网络可视化)是后端大数据分析的一个前置的步骤,你要想获得这些数据,你首先必须要有相应的网络可视化设备去网络中间提取相应的数据,所以它是一定需要的。

  记者:现在十多年了,您觉得网络可视化的发展变化是什么样子的?

  凌东胜:以前一块单板,你需要处理的比如说12个千兆接口就可以了,但现在要求的可能你一块单板的处理能力要达到4个100G的接口,所以它的处理能力的要求非常高。第二个,就是要求你的集成度要加大,以前你可以用很多机框去解决相应的问题,但现在对空间的要求会越来越高,第三个,耗电量的要求,运营商和客户都会有要求的。所以它对你的集成度的要求也会越来越高,所以逼迫着你去生产出集成度越来越高,处理能力越来越强的一个网络可视化设备。

  (凌东胜在上市现场)

  记者:是不是也是基于国家的网络带宽的发展趋势,所以也引发了下游市场也可以有一个很快速的发展。

  凌东胜:对,因为国家随着3G、4G的普及,包括未来5G的普及,可能是对互联网的带宽进一步的提升,那么它相应的对网络可视化的要求也会越来越高。所以我们一般的策略是紧跟前沿的通信技术的发展,要保证在市场上及时的推出和当前的通信技术相匹配的网络可视化的设备,来实现市场需求的满足。

  记者:您觉得下游的这几大客户,它的需求更满足一些了呢?或者它的需求更大一些?

  凌东胜:应该是运营商的需求会更大一点吧,以前我们通过手机看视频是不大可能,现在看视频已经很顺了,未来看的可能更多的是高清视频,可能还有更多的物联网的设备连接到网络里面,所以网络传递的数据流量会变得越来越多,当然需要更多更快的网络可视化设备去实现这些数据的可视化。比如我们现在的设备在电力行业也有一些小规模的应用,当然这只是开始,因为电力行业也有很多相关的数据需要实现这些数据的可视化,也要相应的设备。

  记者:现在客户所涉及的大概有几类?

  凌东胜:我们有运营商、政府部门,大型企事业单位等,我们肯定努力地去做一些新的行业,未来像教育、像电力、像金融行业,我们都会有所涉足。

  ====花絮======

  公司名字由来?

  凌东胜:Sino就是中国的,innovatio就是innovation,innovation是创新,innovatio是拉丁文的创新,为了保证公司上升的态势,所以就取了Sinovatio,是这样的一个名字。

  平时的解压方式?

  凌东胜:跑步,跑全马42公里,我跑得比较慢,差不多四个半小时。

  中兴通讯这么多年,带给您最大的财富?

  凌东胜:我们从一个毕业生到一个技术开发者,到最后能够成为一个管理者,我觉得这是在中兴通讯得到了一个很好的培训和熏陶。

栏目介绍

推荐阅读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