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余国科金卫平:52年军工血脉 “人影装备第一股”登陆资本市场

摘要

新余国科有着五十多年的江西地方军工企业的基因,上市之后如何做大做强自己的军民融合业务?人影装备的市场发展空间又有多大?

  “军工血脉,星火相传”,军民融合业务是我们的使命和责任。

  --金卫平   

  在军民融合的国家战略背景下,“军民融合”资产证券化的风口也吹向资本市场,最新来自江西的新余国科在创业板上市,其大股东是江西军工控股集团。

  作为军品生产企业,新余国科的产品较为特殊,其军品产品主要包括点火器、雷管、起爆器、传爆装置、点火装置等;公司另一大块民品业务,包括:人工影响天气专用技术装备,如作业飞机、高炮、火箭发射架等,以及特种爆破器材和设备。

  新余国科有着五十多年的江西地方军工企业的基因,上市之后如何做大做强自己的军民融合业务?人影装备的市场发展空间又有多大?

  全景财经《约见?资本人》新余国科(300722)董事长金卫平

  (11月10日,新余国科在深交所上市)

  以下为视频正文:                               

  新余国科,企业前身2008年由江西军工集团和江西钢丝厂共同设立,新余国科的军工基因颇为深厚,业务发源于有50多年历史的江西地方军工企业~江西钢丝厂。金卫平,1983年大学毕业进入江西钢丝厂工作。

  记者:83年大学毕业就来到地方军工企业,当时是一个什么状况?

  金卫平:江西钢丝厂是1965年建的工厂,我正好是在它建厂的二十多年(1983年)到了这个企业,它在江西省安福县陈山沟,离安福县城还有60公里的山区,交通十分的不便。这个企业在山沟里面,一个是受地质灾害的影响,包括森林火灾的影响,所以对企业压力非常大,所以当时的人才也引不进,也留不住,1990年,我们这个企业整体搬迁到新余。

  从山区搬迁去异地城市,解决了地质灾害、交通等问题,却背上了巨大的经济包袱。

  金卫平:军工企业的搬迁是非常困难的,我们当时搬迁主要是靠企业自身实力搬的,一方面是搬进城市拖欠了大量的建设费用,另一方面在征用当地土地过程中招收了大量本地员工,企业员工数量急剧增加。

  记者:那些年,很多地方军工企业发展是挺不容易。

  金卫平: 2003年开始,我们地方军工企业比照享受了国务院、中共中央关于大军工企业的改制政策,我们的债务得以停息挂账;2005年江西省委、省政府出台了一系列的关于省属军工企业的改制政策,将我们企业原来的职工、医院、子弟学校、社区等社会化的管理职能移交到地方,由地方政府来承担;第二个方面就是对企业所有的,我们接近2600多人的职工进行一次性的职工安置,从此这个企业就扭转了不利的局面,企业更加轻装上阵,抓生产经营,科技创新。

  2002年,金卫平任江西钢丝厂的厂长,带领企业科技创新。2008年,江西钢丝厂两大业务进行重组,民爆业务进入国泰集团,军品火工品业务和民品人工影响天气装备业务资产进入新余国科。目前,两家公司的大股东都为江西军工控股集团,国泰集团先于新余国科,于去年(2016年)11月在上交所上市(股票代码:603977)。

  记者: 2008年重组的时候,企业是一个什么状态?

  金卫平:2008年重组的时候,两块业务进行重组,其中一块是在国泰集团,它这块民爆经营型资产的业务发展态势非常良好,但是我们国科有限承接的军品业务和资产,人与资产规模还不够大,经营规模还比较小,相比国泰集团,我们有更多的危机感和紧迫感。

  (国泰集团&新余国科)

  记者:什么时候对前途或者对未来有一个比较确定的信心?

  金卫平:2011年在正式的民爆经营性资产分离以后,也是国科有限发展的最大的一个契机,激发了新余国科的创新创业的热情,从这个时候,大家觉得,已经不能再依赖母体,更多的希望自己能够独立的走向市场,能够更大的发展。

  目前,新余国科的军用火工品基本覆盖我国陆军、海军等各军兵种用军事装备和公安、武警的武器装备。民品业务方面,公司是国内最早从事人工影响天气防雹增雨火箭弹研发生产的企业之一,产能、市场占有率均居全国排名前列。

  记者:现在人工影响天气的设备跟十几二十年前有什么技术迭代和变化?

  金卫平:原来传统的人工影响天气装备都是普通的机械类的产品比较简单、笨重,操作起来也比较复杂。经过这十余年来,现在的人工影响天气的作业设备完全是一种高度的信息化,而且是高度的物联网,这么一个产品的装备体系。产品的品种也是从原来单一的火箭架的直接发射功能,到现在,集成了有专业条件的预测、预警,包括判别,到我们作业条件的选择,作业方式的选择,到我们现在火箭的发射作业,包括自动的检测、自动的控制,到后期效果的评估,包括弹药的储存、运输,形成了比较完整的产品链条和产品体系,基本上覆盖了人工影响天气的各个环节。

  记者:人工影响天气设备对口的客户主要是政府气象部门。人工降雨,包括人工影响天气的需求量有多大?在哪些情况下会使用?

  金卫平:人工影响天气的领域应用非常广泛。我们现在为农业服务的就是人工增雨、防雹:冰雹的灾害,特别是对一些高效农业,对烟草种植、葡萄种植、水果种植,雹灾对我们的影响非常巨大的;第二个方面就是增雨,人工增雨不仅是能够带来水库的增容、灌溉,另外在城市里面,它可以消除一些空气局部的污染,特别是大气污染日益严重的情况下;再一个就是高温天气,高温天气能够实现城市降温,还有应用的比较特殊的领域,特别是大面积的森林火灾,要靠人工降雨来完成这件工作;还有人工干预雨凇,有效化解冰冻天气对于森林、对植被的破坏;像我们在黄山,在庐山,在很多风景名胜的地方都有我们公司的产品,制造雪景,可以让冬天的雪更加漂亮,更加美。

  记者:有产品走出国门的想法吗?有在这方面做一些试探或者尝试吗?

  金卫平:人工影响天气是世界各国关注的。特别是在中东、非洲、亚洲、南美这些国家,大部分地区气象灾害还是比较频繁的,特别是非洲、中东地区的干旱,特别急需人工影响天气,我们在人工影响天气跟国际合作上是有先例的,主要停留在科研、技术合作这个阶段,产品推广和应用服务方面,我们想,借助公司上市这个发展契机,我们加强国际合作,跟随国家“一带一路”战略,我们走出国门,完全有可能的,还有极大的市场发展前景和机会。

  记者:火工品军品业务、民用人工影响天气装备。上市之后,军品和民品两块业务的比例,公司未来是怎样的一个构想?

  金卫平:火工品,是国防科技工业核心基础性的元件产品,军品是我们的核心,作为军品的发展速度是稳步增长的;但是我们更多的把发展的机会放在军民融合的产品上面,我们人工影响天气产品的业务和技术也是源于我们军工火工品的核心技术发展而来的,将军用技术不断地转为民用,我们人工影响天气、气象观测装备业务,包括一些特种火箭业务方面,我们要投入更多的资本,我们目前的军民和民品的规模基本相当,我想未来军品的规模也会增长,但是它的比重会逐年下降,但是民品的发展,我们一定要快速发展,做大做强军民融合产业。

  记者:这个行业对安全性的要求特别高,在安全性如何防控?

  金卫平:火工品的性能特点就是爆炸燃烧,所以它本身的属性就决定了它整个过程,安全性始终是最重要的。像我们的药剂生产线,基本上过去是有人的,现在都是无人化的操作,包括原来的高危行业的工序,我们都采取了机械手,一些自动化的生产线,减少了对人的安全的影响。(安全保障),这么多年靠的是本质安全,靠的是人的专业精神,靠的是我们企业的安全投入,靠的是严格的管理和制度,能够把这个企业管好,管好细节。

  (自动化生产线监控)

  记者:这个行业有危险性,在我们外人看来又有些冷门,能坚守这么多年 真是很难得。

  金卫平:我们行业比较特殊,还有一定危险性,但是大家在有压力的环境下能够坚守,确实来之不易,很难的。我们企业大部分技术人员都有十年、二十年,也有三十多年的在从事这个企业的技术工作,大家在自己的本职工作岗位上默默无闻,都发挥了各自的贡献。虽然我们2008年改制,但是我们仍然延续了我们军工人这种不怕困难、不怕牺牲、不怕流血的军工精神。核心的东西在于对这个事业的执着和坚守。

栏目介绍

推荐阅读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