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隆药业蔡南桂:"超前"创业15年 成就一家特色医药上市公司

摘要

他在医药行业干了35年,见证行业巨大变迁。15年前,他从医药大企业丽珠集团出来,走了一条与众不同的创业路,“把握住医药行业利润的微笑曲线”,即药品的研发和销售。

  如果说不超前,那也就没有今天的赛隆了。

  --蔡南桂

  他在医药行业干了35年,见证行业巨大变迁。15年前,他从医药大企业丽珠集团出来,走了一条与众不同的创业路,“把握住医药行业利润的微笑曲线”,即药品的研发和销售。

  敢于吃螃蟹“走合作生产模式”的几家制药企业,近几年陆续资本市场。今天,他也领着自家公司上市。他说,“我们这种模式,是吻合了当时的国际潮流,也吻合了现在的国家政策。”

  全景财经《约见·资本人》赛隆药业(002898)董事长蔡南桂

  蔡南桂,1962年出生,从事制药这行已经35年。蔡南桂从湖南中医药大学毕业还不满20岁,进入岳阳制药二厂,就做起了车间主任;10年后的1992年,他南下珠海,在大型药企丽珠集团工作十年。2002年40岁,创立赛隆药业前身。

  (蔡南桂在湖南岳阳制药二厂工作期间)

  记者:你在湖南岳阳做了10年,之后作为人才引入珠海,1992年正好也是南下的风潮,你当初去丽珠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情?

  蔡南桂:我们当时是通过组织调过来的,进到珠海的高级人才库。九十年代中级职称还是相对较少的,当时还是很自豪的。在珠海还领过珠海的伙食补助,一个月5元的猪肉。我们当时去的时候,九十年来初, 丽珠集团有一个多亿的利润, AB股同时上市,整个医药行业的骄傲。所以,走到马路上,你只要说是丽珠人,大家都是感觉很羡慕,自己也非常自豪。

  记者:在丽珠干了十年,对你后来的创业带来一些什么样的帮助?

  蔡南桂:我去丽珠,就是当车间主任,我那个时候已经是高级工程师,副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只有29岁,是最年轻高级工程师。当时我管生产这一摊,我是有四年没有回去过春节,每年年底的时候,我一定要贴完封条下班才放心,上班的时候我一定要看这个有没有问题,打开封条我才放心。

  记者:你在丽珠做员工的时候就已经属于特别有想法,而且特别有责任感的?

  蔡南桂:对于产品质量,我是抓得比较厉害的。第二个,说笑话给你听,在丽珠的时候我特别想当干部,比如说我从一个部门提到子公司的副厂长,副厂长要参加集团的干部会,我是挺开心的。简单地说,我有点争强好胜,这么一个性格。

  先是当车间主任管生产,之后到总厂当副厂长,后来又到丽珠集团总部负责三十几家子公司药厂的质量管理,蔡南桂在丽珠10年的发展顺风顺水。

  (蔡南桂(右)在丽珠集团工作期间)

  蔡南桂:在丽珠我最重要的就是学到了一些大的医药企业,管理的理念,这对我来说影响是非常之大的。肯定地说,如果说没有丽珠,肯定也没有今天的赛隆,也没有我的今天。我们都是现在叫丽珠叫母校,特别是说我们丽珠以前的董事长徐孝先先生,他的远见卓识、人格魅力,对我以后的成长,我是以他为榜样的。

  记者:在丽珠的发展也是挺顺利的,为什么你们2002年要从丽珠集团出来,要出来一起创业?

  蔡南桂:现在,赛隆药业董监高中中有四名是来自丽珠的,但是我和蔡总(蔡赤农总经理)是一个时期出来的,其他的都是后来出来的。说起来很简单,当时我没有一个很远大的理想,我当时主要想把两个孩子能够送到国外去念书,一双儿女都要到国外去上大学、读博士可能有困难,能够挣200万就好了。就是这么简单。

  (赛隆药业董监高有四位出自丽珠集团)

  记者:制药研发其实跟别的不太一样,从研发出来到实验,拿证书,周期特别长,对于一个初创企业来讲,而且面临的风险蛮大的,不确定性。

  蔡南桂:医药行业的特殊性,不是说一般的特殊,是非常特殊。你首先得有药厂,药厂就必须有个建设的周期,把药厂建好了,正常情况下再快也要两三年时间吧,现在最起码建一条线都要5000万以上,你没有1个亿的资金,你干不了;三年完了以后,这个时候我们就要拿许可证,他许可你是个药厂了,只是许可你这件事,拿了许可证以后就可以干一件事,就可以报批产品,我们药品每一个产品都必须要注册的,都必须要在国家药监总局去注册......我们就按最保守的算,这个地方占了三年;就要五年了,大约十年的时间,他就给你一个GMP证书给你了,你就可以在市场上卖了,得要十年的时间。

  记者:所以你没有走这条路?

  蔡南桂:国外的通行做法,包括其它行业,谁研发、谁拥有这个品种,谁就持有这个东西,持有这个品种,有批文以后,你就可以找若干企业去加工生产,你就不用去办厂了,苹果就是这样,他肯定不用出资,都是富士康给他干了,药品本身也是这个做法,国外、欧美也是这个做法,但是当时我们国家体制的原因,不是这么做。国内必须你有GMP证书的,有生产线的,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最大的问题就是会导致过剩产能,就是我有了品种,但是你又不允许我持有这个上市许可证,怎么办呢?我就要建厂,这不利于创新。我们刚开始有些品种,就放到一些我们的合作伙伴的企业里头去了。

  赛隆药业以药品研发和营销作为主要业务,,生产走“合作模式”,公司开发出的第一个产品“注射用脑蛋白水解物”,与山西普德进行合作生产, 2006年就实现了千万销售。之后又与西南药业合作生产GM1注射液。直到现在,这两个产品的销售额占赛隆收入超过九成,2016年赛隆药业营收2.56亿元,净利润6100万元。

  记者: 走这种模式的时候,你有过这种担心吗?大家都说前浪可能会死在沙滩上。

  蔡南桂:我们现在的合作伙伴普德药业,他们的董事长就说了,他说我主要就干一件事,我就干很大的厂,我就是要做全国最大的生产基地,你们有品种全放到我这儿来。这个时候大家有个一拍即合的思想,尽管国家政策没有那么明朗。这也是一种缘份吧。也是有一批医药人有共识,大家各取各的长处,把自己的长处做到极致。

  记者:到2005、2006年才有收入,等于有四年的时间没有收入,这四年怎么过的?

  蔡南桂:我能够做工艺,我能够做化验,我都自己亲自弄,所以就少请几个人,当时的研发成本也没有现在这么大,很多东西都是我自己去做,我自己做有个好处,我可以不拿工资嘛。

  记者:当时你们去山西普德和西南药业,你们自己是比较小的企业,你们去找这种大的企业去生产,他们看重的是你的研发能力?

  蔡南桂:他们有人说过,也看中我的人格魅力,一看我是个老实人,还懂一点技术,他们有这么说过。我们跟普德董事长接触的时候,我都记得很清楚,他正要上飞机,后面在酒店碰到他,马上要走了,他说了一句话,“来吧来吧,反正我对你放心,来吧,你抓紧来,我们谈吧。”跟我们谈的时候,当时人家是给四毛钱加工费,那我肯定不好讲,我小企业,"我说给四毛吧",董事长说,算了,“你刚起步,三毛吧,你发展以后再给我多加一点”。

  比方说西南药业,当初我谈的时候,就谈了一个大的国有企业,这个大的国有企业我都知道是谁,比我们实力强得多,为什么给我们呢?他就说,“蔡总,毕竟这个专业你已经搞得很清楚了,你已经介入了”,他非常希望有基础的来介入,而不是说那一点转让费的问题。

  记者:他是一个大企业,你是一个小企业,他愿意跟你合作,就是你这个背景?

  蔡南桂:你说的很对。我企业是个小企业,大家虽说对赛隆药业不是很了解,他们和丽珠是有接触的,其实医药圈内很小,做了什么事,长久都会人家告诉别人的。所以我们跟他们合作都非常愉快,基本上一次就谈成了,包括现在也是这样,一次就谈下来了,抓紧进货,该付钱就付钱,非常非常顺利。

  与赛隆药业同样走合作生产模式的制药企业:海思科、易明医药、卫信康,也都已登陆资本市场。值得注意的是,“药品研发机构作为持有人,委托其他生产企业生产”,也就是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制度的试点方案已在国内10个省市进行试点。

  蔡南桂:也就是说以后你有好的品种,你自己就拿到,委托加工就可以了,。

  记者:你们这种模式是在国内超前了15年。

  蔡南桂:对,如果说不超前这一点,那也就没有今天的赛隆了。

  记者:注射用脑蛋白水解物是先做产品,等于是创业一开始就跟这个东西打交道,会不会对它的感情更深一些?

  蔡南桂:这个是对的,但是GM1走过的路复杂得多得多,临床研究完成后,因政策因素,3年后才获批准,我倾注的精力、牺牲的睡眠可能要比脑蛋白多一些。但确确实实,这些都是非常有感情的品种。

  记者:不给批,折腾两三年,你还记得,为产品失眠过或者怎么样?

  蔡南桂:这个我倒没有失眠过,看得很开的。我的特点是什么呢?比方说我觉得这个事情还能把它办好,那我就绞尽脑汁去想,白天晚上我都会想这个事;国家政策摆在这个地方了,他不批,这不是我能决定的事,你就等待呗。

  赛隆药业2007年在湖南岳阳建立了自己的生产基地;2012年又在湖南长沙设立子公司,作为未来研发中心和制剂生产基地。

  记者:未来,尤其是上市之后,自己的生产基地会不会更倚重一些?

  蔡南桂:这次一定要建一个符合美国FDA的,高标准的一个针剂生产的生产基地,这样国家也是鼓励的。我们的想法就是以后还是要以一些附加值很高的,技术含量相对会大一些的。我的职业生涯中,.我希望能够自主的东西占到七成以上。

  记者:你觉得自己创业十几年起到的最大的作用是什么?

  蔡南桂:那是人,有了人才,什么都好办了,比方说研发需要人才,生产需要人才,销售也需要人才。找人才,人家说求贤若渴,所以说这个对企业家是一个极大的磨炼。

  记者:在公司不是很大的时候,怎么样让这些人愿意来到你们公司?

  蔡南桂:说白了跟追女朋友是一样的道理,你要让人家感到你的诚意,同时你要描绘企业的前景。我们现在在岳阳办这个厂,我们首先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员工的宿舍解决掉了,我们就买了一栋公寓楼,厂房没建,公寓楼买好了。企业家,你首先要善待你的员工。而且,我会做一件事,年终总结的会上,我们坐在主席台上,一定是要跟我们的员工90度鞠躬,一定是90度的,而且是诚信的。这次我又做了一件事,就是我的员工持股是员工持股人数很多,我希望能够让员工都享有公司发展的成果其实我想的很简单,我说我的股票如果说能够到几十元,比方说一个班组长能够持到一万股......

  (9月12日赛隆药业在深交所上市)

  记者:我看招股说明书里,公司的班长(工人)也有持股。

  蔡南桂:他持股1万股,他就有几十万的收入,在长沙、岳阳付个首付没有问题啊。

  记者:你没有做总经理,这是创业一开始就这样吗?

  蔡南桂:基本就是这样考虑的。年轻人需要历练,他需要一个舞台给他去彩排。销售这一块实际上我没怎么管,就是把个大方向。我特别在意企业的科技进步。比方说科研,这个在班子里头我强项一些。

  记者:愿意给年轻人机会,是不是跟以前你在职业当中,也是在年轻的时候比较受重视有关?

  蔡南桂:有很大的关系。任何职务我都会往下放一些,只有一个,这次我们成立了一个赛隆的科学技术审核委员会,这个主任,我是毛遂自荐了,这个我要当。

  记者:所以,你对科研对创新看得很重。

  蔡南桂:我想是两方面因素,一是人才梯队的培养,第二个,我想留出更多的精力思考企业长远的大的战略,和思考企业的科技进步。

  记者:你会觉得辛苦吗?创业十几年。

  蔡南桂:如果说没有一点身体素质,没有那点性格,我估计一般的人顶不住。如果说想做创业,最重要一点,你必须还是要有一个好的体格,你必须要吃得、睡的。

  采访花絮:

  记者:你争强好胜的性格,对创业意味着啥?

  蔡南桂:如果你说不争强斗胜,我永远干老二,那我估计不好弄了毕竟它是一条非常艰苦的路。

  记者:缓解压力的方式是什么?

  蔡南桂:追求你的过程,而不追求你的结果,你认真做了就行了,真的,如果说大的压力来了,你也要顶住,日子还照样要过。

  记者:您是严厉的老板吗?

  蔡南桂:应该说是非常严厉,我自己给我自己的总结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完)

栏目介绍

推荐阅读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