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光电龚俊强:技术男创业12年 让中国镜头看遍世界

摘要

中国工程师比外国工程师勤快得多,所以中国现在很多产品世界领先。--龚俊强

  中国工程师比外国工程师勤快得多,所以中国现在很多产品世界领先。

  --龚俊强

  五个不安分的技术男,一起来创业,理想很丰满,“打破日本在变焦镜头的垄断地位”,然而遭遇骨感现实,“创业一年遭遇资金链断链,差点活不下去”。

  也算运气,有公司开了很好的价钱要收他们,但是,五个技术男不甘心.......

  今天,他们的高倍率变焦镜头,远超日本,做到世界第一。他说,中国工程师,比外国工程师勤奋得多,所以中国现在很多产品世界领先。

  全景财经《约见资本人》联合光电(300691)董事长兼总经理龚俊强

  以下为视频正文:

  龚俊强,长春理工大学光学仪器专业毕业,曾在外企亚洲光学和国企凤凰光学工作,2005年与4位同事,都是工程师出身,在广东中山联合创立联合光电。此时龚俊强32岁,已做到上市国企凤凰光学高管的位置。

  (大学毕业时期的龚俊强)

  记者:你在2001年(28岁)就开始担任凤凰光学的高管,其实蛮年轻的。创业之心大概是什么时候有的?

  龚俊强:其实(我们)这种人往往就是不安分。之所以离开凤凰,因为它以来料加工为主,我们想自己开发产品。中国在照相机的行业,机械相机的时候,我们有海鸥、凤凰,国内都有。到数码介入媒质的时候,你看几乎全军覆没了,沦为大部分都是来料加工了。如果能自己开发出能自动对焦、自动变焦,应该有很大的机会,竞争对手主要是日本企业,那我们怎么会做不过他们呢?

  记者:五个人出来创业,你们原来的同事当时看好你们五个人吗?

  龚俊强:惋惜的有,鼓励的也有,很多人肯定是没信心的,你想,2005年的时候,创业气氛没现在浓。

  (联合光电的五位创始人)

  记者:在凤凰光学那时候拿多少年薪?

  龚俊强:三十多万。

  记者:你们创业第一年,你们五个人的生活状况是什么样子?

  龚俊强:是急转直下,一下子变得不知道明天有没有工资拿了,因为一下子工资锐减,几个人每个月就发点生活费而已。你想想这个变化有多大!

  技术出身的龚俊强,一开始就想做国内还没有的变焦镜头,相与日本企业竞争,但创业先得养活自己, 2005年中国山寨手机正风声水起,龚俊强就从相对简单的手机镜头做起。

  记者:我看一个资料介绍说,你创业半年(一年),资金链就断了。

  龚俊强:当时确实资金上面临一些困难,反正各种问题,觉得有可能会活不下去了。当然很焦虑、很忧虑了。我那时候就养成了钓鱼的习惯,有时候整宿去钓鱼。,晚上大概八九点跑出去钓鱼,第二早上回来,咬一身包也没钓到什么鱼,心情能平和一下。

  记者:前三年属于公司的初创期,第一年比较难过。

  龚俊强:真正是第二年难过,第一年开始问题爆发,真正难过是第二年。

  记者:差点想把它卖掉?

  龚俊强:当时我们是想卖给现在一家公司,给一个非常好的条件,收购的那公司现在也是一家上市公司,他真的很有诚意。这个应该要感谢的。

  记者:把公司给别人收购,那时候你内心是什么感受?

  龚俊强:我们几个内心还是不甘心吧。

  记者:后来说是渡过这个难关,是有朋友主动借了你150万?

  龚俊强:有一个朋友,当然现在也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老板,他当时还没上市,规模比我大,他创业比较早,在看到我比较困难的时候,这个朋友,真的是非常感谢,他帮了我一下,借了150万给我,那时候公司不是很大,一下子就这么多注入,至少它能开始运转下去了。第三年年底,到第三年年初,我们状况已经好起来了。

  记者:2007年、2008年,那时候你们手机镜头,市场做的怎么样了?

  龚俊强:最早,2007年的时候,我们手机那时候其实,如果单纯的出货量,我们应该那时候差不多是全国第一名了,我们那时候一个月能做到500万个手机镜头了,所以我说手机镜头不好做原因就是它规模要求量很大,快速的起量,快速的减量,这个对于一些初创的公司来讲,它没有那么大的吞吐能力。

  记者:就是变换的节奏感非常的激烈。

  龚俊强:对,所以也逼迫我们想做变焦的镜头,它市场的门槛很高,技术的门槛很高,所以相对变化就没有那么快,我们就去做那块,就把原来得那块放掉了。

  变焦镜头,正是龚俊强开始创业就想做的产品。2008年,联合光电开发出22倍安防高清一体机变焦镜头,在安防视频监控领域,这一产品取得巨大成功。从这一款产品开始,联合光电填补了国内变焦镜头的空白,并逐步取代进口产品,成为全球安防高清一体机变焦镜头的第一名。龚俊强对这款产品有着特别的情怀。

  (特别买了尾号是581的汽车牌照,而581正是此款产品的内部研发编号。)

  龚俊强:那真的非常开心,所以现在我们公司几辆车的车牌都用当时那个机种的编码。我们公司买的第一辆车是这个编号,我自己买的车也是,我太太买的车也是。

  记者:现在来看,安防市场这几年是爆发式的大增长,在2008年你进入这个市场其实是非常具有前瞻性的,第一,你怎么能够发现安防这个镜头市场?第二,日系垄断,你怎么能够突破这种垄断?

  龚俊强:安防就是在2007年、2008年,中国的企业开始起步,起步的时候,也是一起步就需要自动对焦和自动变焦,高倍率的变焦镜头,那时候来源只有日本,只有日本的时候,相对国内企业就急需,其实新的公司对这个新的资源是需要的,我们如果能帮他们做到,肯定是很好的机会,我们就发现了这个机会,就从这里开始着手了。这个东西相对比较复杂,技术的门槛很高,谁先做出来,相对来说你的议价能力就很强,你有一定的积累。

  记者:这个积累是来自于你们之前多年在这个行业的经验?

  龚俊强:是。你没有积累,很难的。

  记者:您觉得更多的是依赖于发现这个市场的眼光,还是因为技术的原因?时间点的把握?

  龚俊强:我觉得是两个点的结合,刚好这个行业起来,刚好我们一直在研究这个技术,刚好就在那个对的时间、对的产品。

  国内安防三大巨头海康威视、大华股份、宇视科技,为联合光电最主要客户,2016年度联合光电年营收7个多亿,安防老大海康威视占比就超过五成。

  记者:产品打破日本垄断,被国内这些安防巨头采购,最主要的核心要素是因为性价比、价格比较便宜?

  龚俊强:最初一定是性价比了。到国内这些,像海康、大华这些在国际领先的时候,剩下的就是技术领先了,而不再是性价比了。现在中国公司真的是制造能力很强,我们不会比国外的制造水平差,另外一个,中国的速度快,而恰恰以网络为载体的、IP为载体的摄像机起来的时候,你说传统的德国、日本,他们在民生产品这快肯定速度太慢。

  近几年联合光电也开始开拓车载镜头、视频会议、运动DV、智能家居、航拍等新兴领域的镜头产品。

  记者:在2012年、2013年之后也涉足一些新兴的应用市场领域,这些市场都很时髦,但是这个市场恰恰也是非常分散,而且快速迭代,怎么来把握这样一个市场?

  龚俊强:这个行业它之所以变化快,是表示它不够成熟,有足够的可发展空间。我们就采取了,我不一定要全力去进入这个,不要把所有精力关注在上面,我跟着它发展就好。我在这个市场里,而不要把它作为主导。

  记者:视频监控镜头这一块,你们对它的定位或者说关注点是什么?

  龚俊强:第一个,镜头对它很重要,它是整个视讯的入海口。第二个,在它整个成本里面,镜头占的比例又比较大,所以这就是我们一定要主攻的方向。再加上,这个东西随着4K的起来,人工智能的出来,各种机器视觉出来,这东西应用会越来越广,它要求的越来越高,这就意味着真正比拼的是公司的实力,这个就好了,我们觉得这个行业就是应该我们要花主要精力去做的。

  记者:光学是被认为偏传统技术类的行业,人工智能这样一些新兴的技术,一些互联网基因的企业,可能会对这个行业有颠覆的可能性吗?你担心吗?

  龚俊强:我不觉得它有颠覆性的可能,它对行业是具有颠覆性的,但是视讯、流媒体一定是要有一个入海口的,它相当于人的眼睛,我不管后端大脑如何先进、如何处理,它一定要先看得到。如果未来的发展不通过镜头了,我只要在光学的行业,它一定有其他的方向来实现的,至少目前在有限的年里,它一定是要通过镜头,并且对镜头的要求越来越高。

  (8月11日,联合光电上市现场)

  记者:对同行的追赶和超越,你在这方面是怎么想的?

  龚俊强:因为光学是个传统行业,又是个基础产业,这个东西需要很多年的积累,等你看到领先,再去想办法弄,那个已经是花了很多年功夫了,后面的追赶者真的也挺难的。

  记者:日本这些光学的公司是PK的对象,过去是,现在还是吗?

  龚俊强:现在我们领先于他们了,现在至少在我们所擅长的,我们绝对领先他们,所以要保持领先优势。

  记者: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未来的竞争更多的是你要自己跟自己比,超越自己?

  龚俊强:对,我们现在在内部就是讲,最重要我们自己有多强,内部管理有多好。

  记者:上市之后,公司具体的规划发展方向是什么?

  龚俊强:我们现在就沿着光学技术跟着走,从可见光过渡到不可见的光,加上感知系统,最后可能会做一个对外界感知的公司,就是对可见光感知。现在镜头其实就是提供外界对可见光感知的一个入海口,可能未来的感知会有不可见光,比如说热,比如说在将来对距离的感知,对障碍物的感知,可能都是通过光学,或者接近光学的方式来实现的。

  记者:创业12年,你觉得自己做的最成功的一件事?

  龚俊强:把这四个伙伴团结的非常好。

  结尾花絮:

  记者:五位创始人,大家中间怎么协调走这12年?

  龚俊强:互合伙人的相互信任非常重要。非常了解对方的个性人品。

  记者:您做老大,大家一致认可的核心点是什么?

  龚俊强:我性格可能比较强势一点。

  记者:五位创始人一起12年,大家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

  龚俊强:我们相互的信任跟别人的不一样,整天要一起吃饭,坐一下,我们很少,工作完之后就很少在一起,但是说什么事,我们到现在几家人,甚至可能互相都不认识。家庭都没有交往过,互相有的还不认识。

  记者:你个人加班多吗?

  龚俊强:我基本都会在晚上九点以后离开公司,我早上大概八点多会准时到公司,周六肯定是在公司。

  记者:其他几个技术派的老总呢?

  龚俊强:也是。我觉得中国的工程师比外国的工程师更勤奋,勤奋得多。中国现在很多产品会领先是什么原因?就是中国人比较勤奋。

  记者:现在还钓鱼吗?

  龚俊强:现在比较忙了,没有时间,偶尔也是想去钓,但是没有时间了。

栏目介绍

推荐阅读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