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江新材董事长姜纯:跳到海里,奋力上岸

摘要

“只要设定正确的方向,然后按照最高的标准去要求、去执行,经过时间的积累,十有八九都会成功。”

  中国铜板带行业共有3家A股上市企业,分别是楚江新材(002171)、众源新材(603527)、梦舟股份(600255),全部来自安徽芜湖。如果你感兴趣,沿着时间的触手继续向前追溯,会发现它们都与1986年成立的芜湖压延厂密切相关。

  芜湖压延厂当年是一个濒临倒闭的乡镇小厂,后来如何成为铜板带“黄埔军校”,带动芜湖成为成为中国铜板带基地的?打开当年的历史,你会看到一个名字——姜纯。

  楚江新材董事长姜纯

  姜纯是楚江新材的创始人、董事长,2007年带领公司登陆A股,2014年实现集团整体上市。之后,姜纯并未止步,为公司寻求了一条更快的发展路径:战略并购,先后并购顶立科技、天鸟高新、鑫海高导,向下游和高端领域扩张,巩固国内行业霸主地位,并跃跃欲试,冲击国际第一的王座。

  2019年6月,姜纯当选“中国铜板带行业突出贡献人物”,这个称号对于在铜板带行业摸爬滚打30多年的他来说可谓实至名归。

  31岁的“厂长终结者”

  姜纯毕业于江西冶金学院(现在的江西理工大学)有色金属专业,图为姜纯(第三排右五)大学毕业照

  让我们把时针拨回到1986年。

  那时改革春风刚刚吹起,在风起云涌的时代大潮中,乡镇企业遍地开花,芜湖冶炼厂和芜湖市鸠江区大桥镇合作办厂,成立芜湖压延厂,主要生产铜板带。26岁的技术员姜纯不安于冶炼厂的按部就班,主动申请来到这个新成立的乡镇企业,卯足了劲,打算用青春和汗水证明自己。

  然而好景不长,红红火火的筹备期过后,压延厂就遇到了困境:项目设计的时候计划年产是2200吨,但实际产能一年还不到200吨,产量过低,品质不良,工厂难以生存,几年下来换了3个厂长。1990年工厂亏损200万,再亏下去就要关门大吉了,甚至有人开玩笑说再这么亏下去就要把铜板带工厂改成砖瓦厂。

  但说归说,毕竟投入了很多,投资双方觉得工厂还可以再“抢救”一下,就任命姜纯做厂长。1991年,姜纯31岁,接下了这个濒临破产的小厂,成为芜湖压延厂的第四任厂长。

  在那个很看重“资历”的时代,31岁做到厂长不常见,姜纯上任后,也同样遭遇了很多困难和阻力,没有现行的路可走,但他想带领大家硬闯出一条路来。

  “年轻人没路走,机会来了,一定是要抓住的,上任就是奔着证明自己去的。”姜纯回忆道,“那时很单纯,只想着要带着厂子活下去,要赚钱,把产品卖出去,就像人跳进海里,必须要奋力游到岸上去。”

  姜纯(左三)在芜湖压延厂担任厂长时期

  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姜纯发现很多人有吃“大锅饭”的思想,有的还各成一派,只顾着自己的私利,并不想真的出力一起干。他觉得要想把工厂盘活,必须要解决齐心协力一起加油干。姜纯首先对上说服董事会接受自己的一套经营管理思路,之后对大家进行思想动员:能干、想干的绝对欢迎,懒惰、图安逸的请靠边站。

  那时想要淘汰员工压力很大,但姜纯认为很有必要,得罪人也得干。“虽然我那时年轻,但我看的很清楚,这些人不走,厂子就救不活。”他说。而另一方面,姜纯大胆任命能干肯干的人,团结一致做好业务,当然也会毫不吝啬地给他们分配工厂发展的带来的利益。他在业务上也同样做减法,带领大家专注于黄铜类产品,提高品质,对客户负责。

  几年下来,压延厂扭亏为盈,1996年净利润达到500万,一跃进入“安徽省乡镇企业十强”。此外,姜纯还盘活了芜湖市金达有色型材厂等4家亏损或濒临倒闭的企业,成为当地知名的“扭亏能手”。

  姜纯在芜湖压延厂时期创立的芜湖铜板带独特的盈利模式和管理模式,奠定了芜湖在铜板带行业的全国优势地位。后来芜湖诞生的三家上市公司都与压延厂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芜湖压延厂被并入鑫科材料(600255,后更名为梦舟股份)、压延厂最后一任厂长姜纯下海创建了楚江新材(002171)、曾在压延厂和楚江新材负责销售工作的封全虎后来则创立了众源新材(603527)。

  下海再造一个上市公司

  1998鑫科材料改制(证券编码600255,后更名为梦舟股份),芜湖压延厂并入该公司,由于业绩突出,姜纯被委任为上市公司总经理。当时有一次去日本考察,姜纯见识到了真正国际先进的铜板带企业,其自动化程度、现代化管理、产品品质和规模都给了自己很大的震撼。回来后他就树立了一个目标:要在10年内做成这样的企业。

  姜纯是“实业”思维的人,他认为一心把业务做好就行了,但股东更擅长资本运作,理念上产生了分歧和矛盾。虽然在上市公司年薪不菲,但姜纯还是决定跟之前压延厂的一批兄弟重新创业,重头再来。

  2007年精诚铜业(002171)在全景网进行IPO路演

  十多年公司管理经验和行业资源,姜纯驾轻就熟,很快新公司精诚铜业就走上了正轨,不仅铜带板块越做越大,还陆续设立了特种钢和管材、铜合金线材等专业生产工厂,成立了楚江集团。

  集团选择了以产品为单位的事业部经营体制,把大船变成舰队,推行目标管理、经营用人自主,奖优罚劣、高度自治,大大激发了员工活力,几年时间精诚铜业的生产规模就超过了鑫科材料。2001年底,中国加入WTO,政策和资源的放开给铜板带行业带来了又一轮的起飞,2006年精诚铜业营收达到20.52亿元,净利润5283.44万元,2007年公司经过层层审核,成功登陆资本市场。

  说起上市,姜纯现在回想起来还会觉得非常“庆幸”,因为他之前一直对资本运作不感兴趣,只想做好实业,认为上市对公司来说,“步子迈的太大了,想等几年,公司各项完全成熟后再说。”但在券商、董秘以及当地政府的游说下,姜纯被推着开启了公司的上市之路,然后用上市的标准倒逼公司各项业务和管理制度规范化,加速了公司的发展进度。

  “可以说是他们三个(券商、董秘、当地政府)把我抬起来上的市。”姜纯说,“后来楚江集团整体上市后,我才真正理解资本市场对企业的意义太重大了,一方面可以规范经营管理,打好根基;另一方面上市把公司放在公众的监督下,可以更自律。”

  楚江新材2010-2018年营收及净利润增长图

  然而,公司上市之后的道路也并不是一帆风顺。2011年到2013年,虽然公司的规模依然保持了稳健的增长,但效益却没有同步:2010年上市公司效益创出新高,利润8308万元,但2012年出现大幅亏损,亏损5697万元。

  当然,公司效益陷入低谷离不开当时的大环境:经济增长放缓,产能过剩凸显,市场竞争加剧,而铜价下行,且大幅波动。姜纯认为公司业绩下滑的根本原因还是内因。

  “公司经历了十年的快速发展,取得了巨大成就,大家滋生了自满自大的情绪,觉得做企业也不是太难,对自己的要求也松懈了,难以适应外部环境的变化。团队要始终保持创业的精神与激情,这是解决企业所有问题的源泉。”姜纯说,“集团化的运营管理模式还不成熟,基本停留在过去单体运营管控模式上。发展需要背后逻辑支撑,否则‘发展是找死,不发展是等死’。”

  面对严峻的内外部形势,姜纯决定带领骨干团队重新出发,不断总结、调整、反思与再实践。精诚铜业的控股股东楚江集团旗下铜加工资产众多,但较为分散,为解决这一问题,楚江提出了整体上市的想法。

  2014年,楚江集团整体上市

  2014年,公司将主营各类铜杆材的森海高新、主营各类铜合金线材的楚江合金、主营各类特种带钢、钢管的双源管业和从事配套物流服务的楚江物流四家公司的业务全部纳入上市公司体系中。这使得楚江原来分散的资源实现了整合,也化解了上市公司与控股股东之间的同业竞争问题,公司的采购、生产、销售规模进一步扩大,协同效应增强。

  2014年7月10日,精诚铜业新增股份获准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标志着公司本次重大资产重组圆满成功,楚江集团整体上市完成。同年7月21日,精诚铜业正式更名为楚江新材。

  战略并购撬动更大版图

  精诚铜业上市、楚江集团整体上市,给公司带来了很大的发展,这也让姜纯感受到资本市场的力量,而让他感受资本更大能量的是后来的三次并购。

  谈到并购的方向,姜纯说:“以前一直做基础材料,虽然规模挺大的,但毛利不高,想提高一下公司的毛利率。并购不是为了挣快钱,而是是看好航天军工及新材料产业,探索技术研发,发展升级之路,更好地发展材料产业。”

  2015年,楚江新材并购顶立科技,进入高端装备制造和新材料领域;2018年并购天鸟高新,进入碳纤维复合材料领域;2019年公司并购鑫海高导,向下游延伸,助力深耕精细铜加工主业。

  三次并购帮助楚江新材打通了上下游产业链,并成功进军高精尖领域,形成先进铜基材料研发和制造、高性能碳纤维复合材料研发和制造、特种装备研发和制造三大业务齐头并进的局面,给公司带来了质的飞跃:年营收从2015年的80亿元增长到2018年的131亿元;年净利润由2015年的7044.92万元,增长到2018年的4.09亿元,增长近6倍;公司的毛利率也由2015年的4.14%提升到2018年的7.96%。

  并购顶立科技后,公司在高性能碳纤维复合材料研发和制造、特种装备研发和制造领域也取得了重大突破。如果说并购顶立科技是楚江新材迈向新材料和军工的第一步,那么并购天鸟高新则是其军工新材料战略的一次跨越。

  天鸟高新成立于1997年,是一家民营军工企业,也是国际航空器承制A类供应商。公司具备二级军工保密资质,是国内最大的军品碳纤维预制件的研发制造企业,军品批产重点型号19个,在研重点型号14项。天鸟高新在军品领域处于垄断地位,承担国内所有生产飞机碳刹车盘单位的碳纤维预制件供应,是C919、CR929、ARJ-21等国产民航飞机碳刹车预制体的唯一供应商。这项并购不仅受到市场的高度关注,还为楚江引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战略股东。

  2019年6月18日楚江新材公告称,公司完成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的配套融资发行部分。其中,国家军民融合产业投资基金有限责任公司认购9124万股,占公司已发行股份的比例为6.84%,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国家军民融合产业投资基金是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国家队”,由财政部以及中航集团、中国电子科技集团、中核集团等多家央企、国企共同出资设立,致力于推动军民融合产业发展,这也是该基金首次投资上市公司。

  楚江新材生产车间

  近些年,公司进一步优化战略,明确了先进铜基材料和军工新材料双主业模式,铜带要率先突破,实现产业登顶,从中国第一迈向世界第一;铜导体材料要在五年内实现进军国内前三、十年内成为行业第一。控股鑫海高导后,楚江新材的规模、资金等优势与鑫海高导市场、技术、人才优势等有机结合、协同发展,公司铜导体材料业务横向扩产能、纵向提品质,为铜导体材料产业链布局和战略发展形成了有力的支撑。

  2018年,楚江新材实现高精度铜合金板带材产量18万吨,占国内市场份额的10.32%,稳居全国第一位,在国际上仅次于年产量20万吨的德国企业维兰德。但姜纯并不满足,就像1991年刚当上压延厂厂长时一样雄心勃勃,他表示行业整合时机已经到来,公司铜板带业务的目标是占据国内市场25%到30%的份额,赶超行业第一维兰德。

  “中国的铜板带产业在国际上市场份额最大,产能最高,但企业却都不强,没有龙头企业,这对我们来说这是使命和责任,也是一个很大机遇。”姜纯说。

  从最初的想要压延厂活下去,到后来工厂扭亏盈利500万,再到重头再来再创一个公司,带领楚江新材上市做到国内第一,利润过亿营收破百亿,以及现在想要冲击国际行业老大,姜纯事业的“海洋”越来越大,而他所做的,也跟当初一样,只是“跳下海里,奋力游上岸”,尽管目标很大,但他非常自信,“只要设定正确的方向,然后按照最高的标准去要求、去执行,经过时间的积累,十有八九都会成功。”

http://www.p5w.net/qjsxy/201911/W020191122516771041130.jpg

栏目介绍

推荐阅读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