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记者跨界做集成电路,他用9年时间带领自己的“中国芯”登陆资本市场

摘要

“创业将近十年,我感觉这行太难了,很多企业都倒下去了,不进则退,不引领行业就要被行业淘汰。”

  在农村长大的80后、90后都有这样的记忆:电视看着看着突然没信号了,要去摇一摇天线……然而,即使架上高高的天线、大大的“卫星锅”,也收不到几个台,很多频道都是白茫茫的“雪花”,空留孩子们的一声叹息。

  老电视的雪花

  为了让广大农民群众看上电视、看好电视,1998年党中央、国务院决定启动广播电视村村通工程。2008年6月“中星9号”直播卫星成功发射,农村偏远地区也可以收看卫星数字电视直播节目。3个月后,一家做广播电视芯片的集成电路设计企业在湖南成立,它设计的产品为中国广播电视“村村通”、“户户通”工程、国标地面数字电视提供了一系列成熟的芯片及完整解决方案,服务千万家数字电视用户。

  这家公司就是湖南国科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国科微,证券代码:300672),从2008年到2017年,这家高新技术企业只用了9年的时间就做到A股上市,这其中又有着怎样的创业故事?

  全景商学院对国科微董事长向平进行专访。他曾做过记者,既有媒体从业者的健谈,又有科技从业者的严谨

  小商科普:我们通常说的集成电路、微电子、IC、半导体、芯片(大陆称谓)、晶片(台湾称谓)都是一个东西,即很多电路集合在一起。

  科技记者跨界做芯片

  与大多数A股上市公司创始人不同,向平既不是做技术出身,又不曾从事科技研发。在创业之前,他一直从事的是媒体行业。在中国科学院科学时报社做记者的时候,向平采访、接触过很多科学家、专家、学者,培养了对科技的敏感性。

  向平在科学时报社每个月能拿到5、6千元,虽然工资现在看起来不高,但当时深圳华侨城的房价也才6千一平,在报社体制内工作还是相当安逸。但或许是基因中的不安分让他蠢蠢欲动,不甘于一眼看到老的平淡生活,2004年,向平毅然从报社辞职,开始了他的创业之路。

  但创业做什么好呢?向平也曾这样问过自己。“那时我就想,我要做就一定要做科技含量高的,要有一定门槛,而且还得是未来对于国家有重大战略意义的行业。”

  经过考察分析,向平瞄准了集成电路设计行业:集成电路多年来一直是我国最大宗进口商品,进口额甚至超过原油,贸易逆差太大。此外,广播电视芯片还涉及国家信息安全,未来定会越来越受到国家的重视并获得发展契机。

  “中星9号”直播卫星成功发射

  2008年6月“中星9号”直播卫星成功发射,从此农村偏远地区、有线数字电视未通达的地区也可以收看卫星数字电视直播节目。在直播卫星发射之前,大部分农村看到的其实是地面发射塔转播的“模拟电视”,经常有雪花、重影,体验很差。

  直播卫星发射之后,广大农村就可以看到非常清楚的直播卫星电视,而且是免费的。向平判断,广播电视系列芯片未来将会有很大的市场。2008年9月,国科微在长沙成立,最初主要设计生产广播电视系列芯片。通俗地说,这种芯片的功能就是将来自直播卫星的电视信号转码为画面呈现在电视上。

  典型的数字电视机顶盒解码芯片应用框图

  从媒体跨界到高新技术产业,向平坦言压力很大。“虽然我没吃过猪肉,但天天看猪在跑,对集成电路行业多多少少了解一点。决定创业的时候也没有设定目标,也没有想过有多大把握能做好,能做到哪一步真不知道,但拼了命去做。”

  回到家乡长沙坐“冷板凳”

  向平此前一直在深圳工作,在大家的印象中,一线城市似乎更适合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但向平却舍弃一线城市将公司放在长沙。“北上广深人才虽然多,但流动性很大。做芯片研发需要一到两年的周期,要坐得住冷板凳。长沙这个地方生活成本不高,适合关起门来踏踏实实做科研,而且本地还有湖南大学、中南大学、国防科技大学等名牌院校,有充分的人才资源储备。”

  中国的芯片行业起步晚,技术底子薄,广播电视芯片进口依赖很严重,几乎被国外品牌垄断。为了维护国家信息安全,国家鼓励搞自主创新,广电总局也颁布了一系列的中国自己的广播电视标准。这对中国芯片企业来说无疑是一个机遇,但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要直接跟世界顶级大芯片公司竞争。

  国科微研发人员工作场景

  集成电路设计大量的人才都在欧美、台湾,中国芯片技术起步晚,没有技术积累,人才很少。向平说,创业之初最难的是找不到合适的人才。而且刚开始创业,公司小没有名气,优秀的人才都愿意去大公司。“为了引进人才我用尽各种办法,三顾茅庐我认为都没什么用,最有用的是建立良好的激励机制,员工可以和公司一起能够成长、受益。”

  为了吸引、留住人才,2011年刚成立3年的国科微就专门成立芯途投资作为员工持股平台,IPO前占股比例为16.06%,既有公司高管,也有普通员工。目前,国科微研发人员有344人,占总员工数71.82%,在成都、上海、深圳、北京都设有研发中心或分子公司,近三年研发投入都超过当年总营收的20%。

  国科微的招股说明书显示,作为董事长,向平的薪资不是最高的,总经理傅军和首席技术官兼副总经理姜黎的年薪都比他高。傅军曾担任华为的高管,姜黎在担任日本富士通研究所研究员期间曾开发出HDTV、MPEG-4Codec芯片,并作为核心人员承担了日本国家项目(TAO)-无线通讯 SDR SoC平台体系结构的研发。或许在向平心中,实打实的报酬也是表达对人才尊重的一种方式。“公司核心骨干都比我能力强,他们的工资比我高也很正常。”向平说。

  2011年,公司研发的解调解码SoC芯片GK6105S投放市场,成为了“村村通”、“户户通”机顶盒市场的主流方案。该芯片曾荣获2015年第十届“中国芯”最佳市场表现奖。

  坐了5年的冷板凳,科研基础打牢了,国科微生产的芯片性价比比国际品牌还要高。俗话说,机遇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2013年国家政策放开,允许农民使用“卫星锅”接收信号看电视,市场哗啦一下打开,2013年底国科微年营收突破亿元大关。

  2014年底,凭借解调芯片的超低接收门限和解码芯片的超高图像质量、高稳定性以及强大的技术服务队伍,国科微生产的广播电视系列芯片已经取代了NEC(日本电气股份有限公司),成为市场主流产品,截至目前已服务超过3000万的中国数字电视用户。

  “智能视频监控是物联网的眼睛”

  虽说已在广播电视系列芯片领域站稳脚跟,但国科微并没有停止研发的步伐。早在2012年,公司就开始研发智能视频监控芯片。

  在外行人看来,智能视频监控和广播电视芯片似乎没多大关系,但实际上是相通的。“以前的监控是通过光纤传送的,是模拟的;现在的智能监控都是网络摄像机,是数字的。智能监控用Wi-Fi就可以连接,不管你在什么地方都可以通过手机看到监控的情况。我们当时就看到了这一转变趋势,并着手研发。”向平解释,“广播电视和智能监控本质上都是图像的转码和处理,在技术上大面积是相通的,但智能监控对图像的处理更难一些。”

  典型的网络摄像机部署方案

  智能网络摄像机(Smart IP Camera)SoC芯片是智能监控网络摄像机的核心。芯片包含ISP模块、视频编码模块、智能视频处理算法模块和网络接口等模块,摄像机前端图像传感器采集的视频原始数据经过ISP模块处理后,分别送到智能算法模块和视频编码模块进行处理。智能算法的处理结果同时叠加到压缩后的视音频码流,通过网线或者无线链路传输到后端NVR,NVR对视音频数据进行接收处理并存储、显示至屏幕。后期需要回看时可通过车牌、人脸、颜色、细部特征等检索出相关视频后回放或进行其他处理。

  听起来像科幻电影里的场景一样有没有?但在这群高科技人才的手中已经成为了现实,并收获了可观的经济效益。经过3年的研发,2015年6月,国科微发布了工艺领先的高集成度、超低功耗高清网络监控芯片,当年实现销售收入2893.61万元,占全年总营收的7.88%;2016年,智能视频监控系列芯片实现总营收1.863亿,占总营收的38.09%,大有赶超第一大业务广播电视系列芯片的趋势。

  国科微公司园区

  面对如此巨大的市场,向平表示智能视频监控行业的需求量还没有真正释放出来,这个需求的爆发点来自物联网和人工智能。“智能监控未来是网络化的,将会成为物联网和人工智能的眼睛。传统的汽车没有摄像头,但你看看智能汽车有多少个摄像头?特斯拉装了8个!扫地机器人也需要摄像头,看见哪里有垃圾才能去清理,未来这将是一个海量的市场。”

  “现在人工智能、机器人都还处于热点话题阶段,真正的商用还没有开始,等到商用普及了,需要的摄像头会是非常巨大的数量。”向平说,“我认为随着通信技术的普及、5G的推广,五年之内这个时点就会到来。”

  不进则退的“摩尔定律”

  向平说,集成电路行业有个“摩尔定律”,产品迭代特别快,如果你不引领世界潮流,那就会很快被别人超越。或许是出于这种危机意识,国科微的科研创新一直马不停蹄。2015年智能视频监控系列芯片刚推出,2016年国科微又推出固态存储系列芯片和物联网系列芯片,当年销售额分别达到7032.78万元和467.31万元。

  小商科普:摩尔定律是由英特尔创始人之一戈登·摩尔(Gordon Moore)提出来的。其内容为:当价格不变时,集成电路上可容纳的元器件的数目,约每隔18-24个月便会增加一倍,性能也将提升一倍。换言之,每一美元所能买到的电脑性能,将每隔18-24个月翻一倍以上。这一定律揭示了信息技术进步的速度。

  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与国科微签约

  凭借先进的科研技术,2015年国科微成为首家获得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注资的集成电路设计企业,获得“国家队”投资4亿元。“这个基金是国家为了促进集成电路产业发展而设立的基金,他们对投资的把关非常严格,审核门槛不亚于上市。”向平说,“跟现在上市一样,获得这么多资金的支持我感受到更多的还是压力,因为要拿出更好的业绩回报国家和股东。”

  “很多人看到我们又获得了技术专利,又推出一款新产品,其实这背后倾注了大量的心血。一两年的研发周期看起来不长,但IC行业更新迭代速度太快了,芯片产品一代不成功、两代不成功,三五年不盈利,一般的风投就没有耐心再投资,你就干不下去了。”向平感慨道,“创业将近十年,我感觉这行太难了,很多企业都倒下去了,不进则退,不引领行业就要被行业淘汰。”

  2017年7月12日,国科微在深交所敲响上市钟声,正式登陆创业板。

  从开始创业到正式上市,国科微只用了9年的时间。“现在美国芯片企业不超过100家,欧洲和台湾只有几家,都是大企业。中国芯片行业现在处于起步阶段,注册的芯片公司有一千多家。我认为,未来中国芯片行业也将迎来兼并潮,形成巨头效应。所以上市要趁早,这样才能在竞争中占领先机。”

栏目介绍

推荐阅读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