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康意识

  让意识讲究起来、文明起来,还是很有难度的,因为这要涉及积习的改变、认识的提高。

  木木

  我本人去“爱康”体检,对它的总体印象还算不错。

  总体印象,当然是比较感性的印象,缘起也无非预约是否顺畅、交通是否方便、环境是否整洁、服务是否周到之类,只要这些方面表现尚可,体检者的整体感受一般就不会太差。不过,这个世界上,十全十美的东西几乎没有,即使像“爱康”这种让人印象不错的专业体检机构,如果硬挑,也能挑出“骨头”来。

  比如,体检场所的男女洗手间,不但你左我右地紧邻在一起,而且从门口跨出两步,就靠墙摆了一张不大的检测样材留置台,碰上人多、工作人员收取不及时,留置台上密密麻麻一片“留样”,场面就多少有些“穿越”;通道狭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体检者,双手举了或空、或有“内容”的“留样杯”,出出进进、相互交错间,气氛也不免有些尴尬,尤其手中“留样杯”充实者,都格外礼貌且小心,直到把杯安放到留置台,才能长舒一口气。

  这种地方,如此设置,蓝图描绘者的“立意”,显然也是直来直去,不但前期装修成本低,而且运营起来成本也低,效率却高,至于体检者的感受、会不会有所不适,体检机构或者没有考虑,或者考虑之后仍旧选择“基本款”,别管是哪一种情况,体检机构的态度和做法都有点儿不讲究。

  体检机构不讲究,当然也自有原因:一方面是自己真不讲究,压根儿没觉得如此安排有何不妥,另一方面是体检者不讲究、没要求,体检机构自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另外,还有一种情况,就是专业体检市场供远远小于求,就那么几家机构、几个点,面对每年巨大的体检需求,在类似的细节处讲究不讲究,实在没意义。

  别管是哪一种情况,不讲究的态度和做法,都算得上“前小康阶段”的一个重要标志物,即在刚刚解决温饱、正在奋力向“小康”迈进的过程中,别管是个人还是机构、抑或是某个层级的政府组织,需要操心的“大事”太多,像专业体检机构里的男女洗手间应分开设置、“隐蔽”设置之类的细节,还无瑕顾及。随着发展阶段的跃升,类似细节的认知权重,肯定会越来越大。

  人均GDP升破1万美元,虽然为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敲响了“暖场鼓”,但需要强调的是,小康社会不仅仅是GDP的小康、物质财富的小康,还需要人的意识的“小康”,如果腿脚已经迈进小康,而意识还留在“小康前传”,小康社会的成色肯定会因此打折。

  虽然在现实生活中人们总是习惯强调“物质决定意识”,认为收入水平上来了,人的行为、习惯等由意识决定的许多东西自然会“更上一层楼”,但要真的“更上一层楼”、更快地“更上一层楼”,恐怕也需要强化一下意识的能动性,因为现实总会反反复复提醒、教训我们,物质和财富并非意识“进阶”的唯一决定因素,有时候、甚至许多时候,在这个“意识进阶”过程中,甚至与“决定”二字不沾边儿。

  意识由“小康前意识”升级到“小康意识”,核心还是“讲究”二字,要在许多事情上表现得讲究起来、文明起来;而“讲究”和“文明”的本质,就是有要求,既对自己有要求,也对别人有要求,不能什么事情都“糊弄”着来。比如男女洗手间那样设置,就完全是“糊弄”,机构即使再有档次,服务对象即使再“白领”,双方即使早就跨过了“小康线”,但本质上还属“前小康人群”。

  让意识讲究起来、文明起来,还是很有难度的,因为要涉及积习的改变、认识的提高。比如,吃野味这种习惯,算得上“后小康人群”的一种贵恙,给旁观者的印象是改造难度极大;再比如,把车开进故宫去之类的炫耀,意识层级当然就更等而下之,更无要求,更不讲究,也更不文明,样貌虽然年轻而鲜活,但神态和体味却如千年坟墓里爬出的古尸。对这些意识的改造,任重而道远;为了不使旁观者心情悲观下去,恐怕还是很需要下一些功夫才行。

  (作者系证券时报记者)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