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马背后的隐形“王朝”

  张锐

  来自中国汽车业协会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尽管2019年国内车市销量出现了8.2%的深度跳水,但德国三大豪华品牌奔驰、宝马和奥迪却在中国市场全线飘红,尤其是宝马汽车去年在华累计销量超过72万辆,同比大幅增长13.1%,且创下该公司自进入中国市场以来的最好销售纪录。有意思的是,中国市场的亮眼业绩还将宝马一手托举到了全球车市豪华品牌销量冠军的宝座,并使得宝马大东家匡特家族在德国的首富位置得到了进一步夯实。

  作为国际驰名品牌,宝马可谓家喻户晓,但提到匡特家族,却鲜有人知,而且也很难将宝马汽车与匡特家族直接联系起来。之所以如此,最主要的是历经四代传承的匡特家族至今都刻意保持着令人窒息的低调。

  位于德国首都柏林东北130公里处的巴特洪堡是匡特家族的商业原点,而埃米尔·匡特则是匡特家族的商业大厦奠基人。从岳父手中接过当地一家织布厂后,埃米尔接着收购了除岳父手中之外其他投资人拥有的股权,从而实现了对纺织厂的全资控股。命运为埃米尔打开一扇财富窗口。1870年普法战争爆发,对军服和被褥等纺织品形成巨大需求,埃米尔的纺织厂趁机开足马力全线供给,匡特家族的原始资本积累由此迅疾完成。

  研究德国企业历史的学者发现,不同于美国的家族企业主允许自己的孩子根据个人意愿选择职业,德国的家族企业几乎都希望子承父业。为此,德国很多的富豪家族都制定了严格的教育与继承制度,家族的每一个孩子从小会安排在封闭的环境下培养,了解家族文化,学习各项技能。因此,作为家中长子,京特·匡特从小学到中学都被父亲送到柏林最好的学校学习,之后又在父亲的安排下进入普鲁士纺织工业中等专科学校就读。不仅如此,为了让儿子提前长见识,埃米尔不止一次地带着京特参加巴黎的世界博览会。由于在一次体检中埃米尔被检出患有严重的胆病与肝病,为防不测,埃米尔火速将儿子从柏林召回,并提前将家族帅印交到了京特手上。

  京特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接手家族企业不久,京特便斥资110万德国马克买下了亲戚手中一个织布厂,并进行了持续六年的增量投入与扩建。好运再一次降临到匡特家族的头上。随着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仓皇参战的德国急需大量织物被服,京特的纺织厂的产量被迅猛拉大到平时的四倍之多,白花花的银子也开始昼夜不停地流进了匡特家族的口袋。

  “一战”结束后,战胜国要求德国支付巨额赔款,导致德国货币持续贬值,通货膨胀率一路飙升,大部分中产家庭因此破产,但京特却提前看到了战后通胀必然升级与蔓延的结果,未等战争结束就将手中现金转换成了实物资产,不仅如此,通货膨胀也让京特轻易地还清了对银行的借款,而且京特当时在二级市场上买进了20多家公司的股票。

  蓄电池厂股份公司(AFA)进入到京特如鹰犬般的视野。经过分析,京特发现尽管货币急剧贬值,但AFA的股本从战前以来就没有增加过,说明它的股票一定具有相当大的实物价值。基于此,京特开始在市场上持续买进AFA的股票,最终成功晋升为AFA的大股东,并被推选担任AFA监事长。紧接着,京特采用同样的办法取得了德国最大的军工康采恩(商业垄断组织的一种)德意志武器和弹药厂(DWM)的控制权,而且被推选为DWM的监事会主席。这样,连同AFA一起,匡特家族又实质性地掌控了两家地位显赫的军工企业,为日后在战争中获取超额利润做好了铺垫。

  与商场上如鱼得水不同,京特的婚姻与家庭命运却是坎坷不平。首任妻子在为京特生下了两个儿子赫尔穆特·匡特和赫伯特·匡特后于37岁时病逝,第二任妻子虽然也为京特产下了小儿子哈拉尔德·匡特,但二人的婚姻维持了10年便不欢而散。让京特倍感悲催的是,三个儿子中赫尔穆特本来是钦定的掌门继承人,但19岁那年患上急性盲肠炎且不久便辞别人世,二儿子赫伯特虽然能够作为家族业主的候选,但却患有天生的眼疾,视力差到连字也看不见;三儿子随着母亲的改嫁进入继父家中,47岁时遭遇空难而亡。当然,在哈拉尔德遇难之前,京特已经在两个儿子之间做好了遗产分配:赫伯特·匡特管理蓄电池与汽车的股份,哈拉尔德·匡特负责德意志武器和弹药厂等企业。就管理权而言,赫伯特出任AFA董事会主席,哈拉尔德出任监事会主席,而在德意志武器和弹药厂则正好相反。资料显示,京特去世时,匡特家族的业务涉及200多家公司,并持有汽车企业奔驰集团近15%的股份。

  作为“二战”期间只能为德国军队生产飞机引擎的宝马集团虽然在战后重启了汽车生产业务,但开局始终难如人意,甚至到了1950年代中期,宝马公司出现了600万德国马克的年度亏损。而就在此时,赫伯特克服了哈拉尔德等家族成员的一致反对,在二级市场连续吃进宝马股票,并且在宝马公司推出的非定向增发方案无人问津的情况下,赫伯特拿出匡特家族的全部财产作为抵押,购买了宝马的全部剩余股份,最终对宝马的持股上升到47.6%,并取得了完全的控股地位。虽然当时几乎所有人都相信赫伯特不可能让宝马起死回生,但后来的事实却证明赫伯特当初的抉择无疑是正确的。

  然而,哈拉尔德的不幸遇难除了将家族企业的管理重担全部撂到赫伯特肩上外,也撇下了遗孀英格·哈莱姆和五个女儿,且英格与赫伯特之间在家族利益上产生了分歧,双方也逐渐产生了分割家族资产的想法。最终,在法学家的监督下,匡特家族先后进行了两次财产分割:英格和5名女儿获得了家族拥有奔驰的股权以及德意志武器和弹药厂等企业的股份,同时赫伯特获得了宝马的全部股权以及阿尔塔纳药业公司等企业的股份。

  英格去世之后的哈拉尔德分支并没有在实业之路上继续走下去,5位女儿不仅将手中的奔驰公司股票抛售变现为15亿德国马克,而且将各自均分得到的资产重又聚合起来,成立了家族单一办公室(SFO)哈拉尔德·匡特控股公司,负责管理家族本身的金融资本,同时,五姐妹还创建了联合家族办公室(MFO)哈拉尔德·匡特信托、PE另类投资咨询顾问公司Auda International等,为外部家族提供差异化的金融投资与增值服务,目前共计受托与管理的外部资本超过200亿美元,匡特家族也由此完成了从产业资本到金融资本的转移。

  作为匡特家族的第四代传人,苏珊娜·克莱腾和斯特芬·匡特姐弟俩在父亲赫伯特去世后成为了匡特家族在宝马公司股权的主要继承人,前者目前持股比重达到29%,后者持股比重为21%。与其他的家族企业不同,匡特家族一直以来没有一人出任公司董事长之职,同时公司业务也交由职业经理人进行打理,苏珊娜·克莱腾和斯特芬·匡特目前也只是宝马公司监事会成员,但这并不影响匡特家族对宝马公司“绝对发言人”的地位。无论是庞克还是雷瑟夫和科鲁格等,宝马公司任何一届董事长与首席执行官的人选最终都由匡特家族选定与聘任,至于公司的重大业务决策,匡特家族同样操于股掌之中。据2019年胡润全球富豪榜显示,苏珊娜·克莱腾和斯特芬·匡特个人身价分别为160亿美元和150亿美元,但这只是两个在宝马公司的财富显示量,如果加上他们操控的阿尔塔纳药业公司等企业股份,再算上哈拉尔德分支旗下的不菲财产,匡特家族所拥有的财富体量实际已经超过2900亿美元。

  (作者系中国市场学会理事、经济学教授)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