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请对中年人友善一些

  中年人,肚腹微鼓,钱包微鼓;钱包随时有可能缩水瘪下来,而鼓起来的肚皮和秃掉的头发,一个再也下不去,一个再也长不回。

  马虹玫

  这人世间,总有太多悲欢离合,还没来得及感叹,一觉醒来,日历已翻新到2020年。每逢新的一年,人们总要借势抒情,借机立下Flag,为自己做些新的谋划和打算。人到中年的我,就站在中年人的立场上说说吧。

  有研究表明,中年危机的确实存在,它是一种全球化的普遍现象。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网站发布一项研究称,经过调查,发达国家居民的最不幸福年龄为47.2岁,发展中国家居民则为48.2岁。绝望、焦虑、孤独、悲伤、压力、抑郁和情绪不佳,恐慌、低落、睡眠差,失去自信,失败和挫折感等负面感受,让中年人备受煎熬难以承受,却又不得不竭力应付。

  研究又称,中年危机的痛苦和收入水平以及寿命长度均无明显关系。看到这儿,我知道肯定有人要呵呵了。我们普通中年人还在为孩子的学位房发愁,为最近老板脸色不好看而忧心,为合同快要到期,而下个月房贷月供在哪儿呢?还没着落而着急……这些不都是钱就能解决的问题吗。如果是实现财富自由的中年人,比如“马爸爸”这样的,他们所拥有的资源,足以对抗来自生活方方面面的击打。虽然富人也有富人的烦恼,可是和普通人面临的的压力比起来,富人好比童话里的豌豆公主,他们的烦恼就像那颗压在公主床上二十层床垫和二十床鸭绒被下面的豌豆,完全不影响睡眠,咋就矫情成这样?广大普通人固执地认为,拥有的财富和资源越多,抗击打能力就越强。回顾过去一年,工薪阶层的996被全社会广为谈论,富人阶层们闹出来的事儿也挺热闹,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在社交平台上频频开爆婚变细节,成为大众茶余饭后的谈资笑料。还有那些曾经风光无限的大佬们,贾跃亭成“老赖”了,罗永浩也貌似被爆出为微商站台,投啥啥不成,曾被他寄予厚望的电子烟,也因政策调整而发展受阻。从高处掉落下来的他们,内心得有多么强大,才能撑住人生际遇落差的变化。

  这个世界扔给中年人一地鸡毛,中年人太难了。相关研究指出,金融危机和日益加强的全球化是造成“中年危机”的因素之一。对40岁至50岁的中年人群体来说,全球化的不断发展,削弱了他们与社会的连接。在一些高科技公司,把裁员——主要是裁减中年人——说得画风清奇。公司A,这是放弃平庸员工;公司B,这叫结构性优化;公司C,这是淘汰掉因身体原因不能拼搏的员工。还是马云有大局观,他表示,未来每年,都将向社会输送千名在阿里工作十年以上的人才。“员工能在阿里熬到3年非常难,熬到10年都是宝贝。往社会送出去是因为经过阿里严格训练后,他们对数字经济、执行力等超越了很多其他公司,就应该去政府部门、大学等其他地方”。长篇大论这么多,无非就是不把裁员说成裁员呗。

  2019年末,中国国务院发文再提稳就业。据统计,2019年底全中国城镇登记失业率为3.62%。财富对应着体面宽裕的生活,成就感通常是个人价值的体现,家庭是港湾,是一个人在外搏杀之后,休整疗伤之地。才女张爱玲带着时代局限性在其小说《半生缘》中这样写道:“人到中年的男人,时常会觉得孤独,因为他一睁开眼睛,周围都是要依靠他的人,却没有他可以依靠的人。”中年女人面临的压力丝毫不比男人们少。丈夫钱包缩水,全职太太们的日子自然要俭省着过。丈夫面临失业,太太们晚上也睡不好觉。如果是职场女性,除了操心家里的闹心事,还得随时担心着自己位子不保。不定哪天来个活力无限工资还低的年轻妹子就把自己给挤了。再遇上夫妻情殇,情人反目,这劈头盖脸的感情+生活的双层暴击,中年女人可没有机会像年轻女性那样,再来一次。社会没那么宽容,世界很少展示它的温柔。

  中年人,肚腹微鼓,钱包微鼓;钱包随时有可能缩水瘪下来,而鼓起来的肚皮和秃掉的头发,一个再也下不去,一个再也长不回。2020,请对中年人友好友善一点。

  (作者系深圳作家)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