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降息:保险还是祸根?

  特约评论员 陈迅

  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在7月10-11日的国会证言会议上的发言被广泛认为是在向市场暗示,由于贸易争端和全球经济放缓可能拖累企业投资,美联储最快有可能在7月底召开的政策会议上降息。其后,资本市场的反应也显示交易员们认为7月末的FOMC上美联储决定降息已经是大概率事件,媒体最新报道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美联储观察”(Fedwatch)统计,市场认为7月降25个基点的概率为61%,降50个基点的概率为39%,今年9月将进一步降25个基点的概率为18.8%,降50个基点和75个基点的概率分别为54.2%和27%。

  然而美联储6月份的“点阵图”却显示FOMC过半的参会者于此没有共鸣,17名委员中8名认为维持目前利率水平是妥当的,当然鸽派人士可能会更加重视其他7名委员的意见——认为年内需要降息两次。无论如何,显然这次FOMC会议上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发生了对立是毋庸置疑的。仔细想来也不意外,一度停滞的中美贸易谈判在G20前出现转机,然后美国6月份非农数据反弹,这些都让鲍威尔等联储核心官员的“保险降息”(预防性降息)论点大打折扣,最近不断有地区联储对降息表示异议也从侧面反映了这次FOMC的不协调。

  的确ISM制造业指数等指标对中美贸易摩擦带来的不确定性有所反映,但是美国国内零售数据就刚提到的就业等指标依然显示美国经济依然坚挺,因此鲍威尔等人主张降息的唯一理据就只能是“防患于未然”的所谓“保险”。毕竟他本人也明确指出不会因为总统施压而辞职,而且在国会证言的初始就强调美联储的政策目标是完全就业和物价稳定,意思美联储不会因为现任总统的关注转移而将汇率操控揽作己任。

  实际上鲍威尔的国会证词更像是在反映他自己通过此类外界压力向FOMC里的降息反对派做进一步的工作。但是从11日发布的物价统计来看,本月下旬发布的6月份美国核心PCE通胀率可能会上升到1.7%,由于物价是滞后指标,没有很强的特殊原因短期都不大会突然大幅波动,那么近期维持略强的趋势是非常可能的。50个基点的大幅度降息显然缺乏理据,特别是鲍威尔上任以来一直还强调会根据经济数据行事。

  为了7月10-11日的国会证词,美联储在7月5日提交了金融政策报告书,里面也强调近期的核心PCE通胀率疲弱是起因于“一次性因素”,通胀预期也较为稳定。按照过往惯例,美联储主席将按照报告书对国会阐述货币政策的执行情况,然而此次鲍威尔对这点却没有进行任何触及。这更加让市场相信,他本人已经倾向于在7月的FOMC就决定降息。

  资本市场对此显然是欢迎的,虽然对降息幅度还有疑虑,但看起来至少没有从负面来解释鲍威尔的国会证词。但是市场观察者当中,对鲍威尔主张的“保险”式降息蕴含的风险也不乏警戒。首先是资本市场的反应让一些宏观经济分析师忧心忡忡,美联储降息可能真是因为担忧世界经济面临的不确定性买了个“保险”,但美国股市将其视作“鲍威尔期权”不断刷新历史新高的话,无疑是在更加扭曲世界经济。要知道由于美国总统大选期间美联储有保持中立的传统,因此加息的可能性非常低。那么从现在到明年11月总统选举结束期间美国经济可能面临过度宽松诱发新的大规模不均衡的风险。

  同时别的经济学家将视点放在了美国新的债务问题上,其中一个焦点是美国在雷曼危机后不断膨胀的杠杆借贷(Leveraged Loan),总而言之,低评级公司债市场已经扩大,企业债务也膨胀到危机后新高,美国经济已经处于完全就业状态,哪怕没有经济过热,目前的金融缓和状态已经是超逸常识。这个状态明显会抑制美国经济引以为傲的优胜劣汰市场机制,如此继续压力长期利率,会进一步促进债务膨胀,这意味着持有这些债务的金融机构正在不断累积潜在的不良债权。低利率环境中失去正常渠道的资金不断涌入黄金原油等无利率资产,甚至假想货币等虚拟资产自身对于FOMC的多数委员们而言也许已经是一种警钟。

  鲍威尔主张的贸易摩擦伴随的不确定性需要降息在理论上也存在矛盾,因为完全就业状态的美国经济再因为降息而刺激需求的话,理论上会因为国内供给已经到了瓶颈因此会导致进口被进一步刺激,因此美国贸易的赤字会进一步扩大。一面要求中国等经济体解决贸易不均衡问题,一面自己刺激贸易赤字的扩张,这种理论上的破产,从美国总统蔓延到全球经济最重要的金融核心美联储,对世界经济而言不仅是个尴尬的笑话,也是新的摩擦的开端。对于这些市场观察者而言,这次降息的副作用可能超出预期,为美国经济带来新的风波。鲍威尔对来自政府方的压力进行的妥协,短期对资本市场可能是个呵护,中长期而言不仅为今后美国经济的健全性带来风险,也可能是为美联储独立性的历史埋下了祸根,早晚资本市场要为此买单。(编辑 祝乃娟)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