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住中介红娘 科创板才能钓到金龟婿

  每经首席评论员 李伟

  科创板的脚步越来越近,监管层对科创板中介机构的监管也越来越频繁。这是一个好兆头,也是一个好现象。

  7月16日,证监会发布行政处罚决定,对科创板企业柏楚电子的保荐券商中信证券及其两名保荐人出具警示函。原因是中信证券两名保代对柏楚电子招股书注册稿的内容,擅自进行删改,同时,不同日期招股说明书注册稿及反馈意见落实函的签字盖章日期均为2019年7月1日,与实际时间不符。

  今年5月份,中金公司两名保代私自修改科创板拟上市企业招股说明书和审核问询函等注册申请相关文件,遭证监会与上交所双双开出罚单。7月5日,中金公司收到了证监会下发的警示函。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连发两起处罚决定,说明了监管层对科创板的审核之细,监管之严。但我作为一个投资者,还是不免有一些疑虑和担忧。

  首先。从已经被处罚的中金和中信及其保荐代表人来看,都是业内知名的机构和经历丰富的老牌保荐代表人。为什么删减或者篡改招股书这样的事情都做得出来呢?中信证券此次被罚的两名保荐代表人都已经有了8年以上的从业经验,取得保荐代表人资格也已经超过了3年。

  监管层在处罚决定书里,说他们没有尽到勤勉尽责的精神和态度。认真想想,最关键的恐怕还是从业道德的问题。对招股书进行删减,这不仅仅是勤勉和尽责的问题。我们想想,为什么要偷偷删减呢?难道不值得深究吗?

  第二,处罚是否过轻?违法成本太低,从某种角度上说,就是宽容和放纵了违法违规行为。

  关于证券行业违法违规行为的处罚问题,业内已经讨论了很多年。多数人认为A股市场造假问题之所以不时爆发,就是因为违法违规成本太低。

  比如,监管部门顶格处罚了康得新,而且康得新极有可能退市,但是,对于这样一个可能因造假退市的公司董事长,就罚了几十万元了事。可是康得新累计业绩造假119亿元,定增骗取融资94亿元。这些数字的对比,不可谓不强烈!那么,损害结果是谁承担了呢?是康得新超过15万的股民,而他们之中的绝大部分是中小投资者。

  长生生物造成如此严重的社会公共安全危机,也对股市上的投资者造成了莫大损失,但是,对公司仅处以60万元罚款;对高俊芳等4名高管分别处以30万元罚款;对张友奎等3名高管分别处以20万元罚款;对刘良文等人分别处以5万元罚款。

  就像本月关于科创板的两起处罚,能镇住中介机构的“不勤勉尽责”吗?

  我认为,只有巨额的罚款和刑事处罚,才能让造假者闻风丧胆,让造假者在起心造假前三思。这是确保市场公正公平和健康运行的必要手段。

  比如在美国股市,造假的事情肯定也有。但是,造假所承担的风险远比收益要大得多。2001年安然财务造假,公司负责人被判刑24年,罚款4500万美元;中介机构安达信被判有罪和巨额罚金后,彻底破产(这是一家已经有89年历史的会计师事务所);而作为投行的美国花旗/摩根大通被判向安然投资者赔偿20亿美元和22亿美元。

  业界呼吁多年的对处罚问题修法,应该引起监管层的重视。

  科创板马上就要扬帆起航了。我们欢欣看到监管层对科创板的严格监管,但是,我们深知,由于科创板是注册制试点,各类中介机构的保驾护航作用是科创板成功的必不可少的保证。因为,他们是最初和最终的把关者。各类中介机构好比是科创板的“红娘”,只有这些红娘们对受托人认真负责,才能为受托人钓到“金龟婿”。如果红娘们只管收钱,却胡乱介绍对象,那么可就真的是受托人的悲哀了。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科创板的成功,各类中介机构,特别是券商保荐人的作为,占据非常重要的地位。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