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爆炸和技术进步

 

  【念念有余】

  新产业大多在城市诞生,或者在城市周边,所以城市越来越繁荣。

  余胜良

  二战之后,西方国家纷纷放弃殖民地,殖民者不仅撤回了母国,连殖民地的人们也到宗主国寻找机会。

  教科书上的理由是,二战之后交战国力量削弱,自顾不暇无暇他顾,殖民地找到了独立的突破口。其实还有很多原因,比如从经济上考虑,殖民统治无利可图,还不如认真发展母国经济来得实惠。

  殖民统治结束后,穷国和富国的差距不是缩小,而是增加了。

  原因很简单,那就是人家发达国家持续掌握创新主阵地,多数发展中国家还在种植和畜牧的初级阶段。

  做个对比,就知道两者创造的财富差距有多大。

  一个年收入10万元的深圳白领相当于拥有100亩田地的小麦产值,如果算净利润的话,那么两三百亩的土地,每亩地获利300元,大概才能获得一个城市白领的收益。

  在深圳一套价值500万元的房子,需要花费农夫种植相当于300亩地50年的收益。一个人为什么可以创造出先前数百人的财富?这些财富从哪里来?

  假设以前农耕时代,社会整体GDP相当于农产品产值的三倍,那么现在就是千倍万倍。而欠发展国家还停留在原来三倍的阶段。

  层出不穷的新增产业新增了财富和机会。不要说腾讯华为阿里这样的企业,连汽车、房地产、钢铁、建材这些产业以前也没有。中国赚钱能力超强的银行,200年前还都不存在,券商、基金公司也是如此。

  股市里经常炒作概念,有些产业还处在试验阶段,就有概念股被炒作,有些只有一点点成绩,就被估值数百倍之高。这就是资金在寻找一些方向,这些方向代表了新增财富和机会,谁能占得住,就占住了一个金矿。

  就像树木有年轮一样,财富也有自己的年轮,比如人类历史上的大多数时间,拥有牲畜和谷物的数量就是衡量指标,《史记》记载范蠡经商致富,卜式放羊致富。大航海后,全球贸易打通,船运工具和金矿成为衡量工具,到了恩格斯的时代,纺织业令人瞩目,到了卡耐基时代,钢铁石油成为聚焦点,汽车、电脑产业发展起来,手机和移动互联网发展起来,未来不知道还有多少新机会。

  人类固守了以前的财富,比如史记记载的畜牧业,因为需求量大增,产业规模也高很多倍,阿根廷、澳大利亚等国家,在农业、畜牧业上有拓展,规模化种植和养殖。

  但是这些产业在整个经济体中的比重在降低,以前曾在就业中占据主要位置的纺织产业,也没消失,规模还有扩大,只不过更加集中和专业化,但是因为在整个财富格局中占比不高,已难以成为媒体和公众聚焦点。比如革命导师恩格斯的家族产业也是纺织,那时候是先进产业,可是现在纺织行业已很难引起兴趣,前几天全世界最大的纺织企业缔造者山东魏桥集团张士平去世,民众就不怎么关心。

  早期的产业都和活命有关,是财富年轮的里层,后来发展起来的产业和活得更好有关,在财富年轮的外层。外层当然要比里层面积更大。

  这些新增的财富给了我们自由,以前只有少数人才能去旅游,现在基本上都可以出去旅行一番,以前坐火车要准备很多天的饮食,现在基本上都敢于在车上消费。

  新产业大多在城市诞生,或者在城市周边,所以城市越来越繁荣。全世界最发达的国家,都是新产业发达的,穷的国家基本没有新产业,只有农产品种植和简单的商贸。

  在中国农民家庭拥有的财富,绝对是高速增长的,但横向比较其实被边缘化,所以要走出农村,到城市去谋得一席之地。

  传统行业改头换名,有的时候做点创新,就能爆发出巨大的财富机会,比如优衣库和西班牙的ZARA,还有做家具的宜家。

  没有什么资源的国家如日本,可以领先全球,那些资源很好的国家,照样受穷。稳定靠基量,繁荣靠增量。如果一个国家没有新增产业,没有办法和全球接轨,那就丧失了增量。

  (作者系证券时报记者)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