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政府信息公开更加务实精细

  公开透明是法治政府的基本特征,法治政府同时也是阳光政府。

  刘武俊

  国务院近日公布修订后的《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进一步扩大了政府信息主动公开的范围和深度,明确了政府信息公开与否的界限,完善了依申请公开的程序规定。新条例将有助于更好推进政府信息公开,切实保障人民群众依法获取政府信息。这次修改的突出特点是更加务实精细,积极扩大主动公开,坚持政府信息“公开为常态、不公开为例外”的原则。

  《条例》明确,各级行政机关应当主动公开机关职能、机构设置、行政处罚等行为的依据条件程序、公务员招考等十五类信息,并规定设区的市级、县级人民政府及其部门,乡(镇)人民政府,还应当根据本地具体情况主动公开与基层群众关系密切的政府信息。

  《条例》进一步明确不公开政府信息的具体情形,让“以公开为常态、不公开为例外”的原则更加精细化和可操作化。除《条例》规定不予公开的政府信息外,政府信息应当公开。不予公开的政府信息包括:依法确定为国家秘密的政府信息,法律、行政法规禁止公开的政府信息,公开后可能危及国家安全、公共安全、经济安全、社会稳定的政府信息,公开会对第三方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政府信息。《条例》同时规定,行政机关内部事务信息、过程性信息、行政执法案卷信息可以不予公开。《条例》明确了政府信息公开与否的界限,推动政府信息依法公开。

  新修订后《条例》删除了现行《条例》第十三条关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申请获取相关政府信息需“根据自身生产、生活、科研等特殊需要”的限制条件,保障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依法获取政府信息的权利。同时,对于少数申请人反复、大量提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的问题,规定了不予重复处理、要求说明理由、延迟答复并收取信息处理费等措施。

  公开透明是法治政府的基本特征,法治政府同时也是阳光政府。全面推进政务公开,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对于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提升国家治理能力,增强政府公信力执行力,保障人民群众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具有重要意义。现行《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是2008年5月1日起施行的,至今已经11年。坦率地讲,现行《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存在过于原则粗放,与政务公开的现实需求不太适应等缺憾,特别是政府信息公开的范围相对不够宽泛、不公开的事项不够具体、相关问责机制不够健全、条例落实力度不够被束之高阁问题严重等,有必要进行进一步修订完善。

  建议进一步加大对民生领域的信息公开力度,扩大民生领域信息公开范围。原则上讲,民生领域的政府信息都应当一律公开,一般不存在涉及国家安全、公共安全、经济安全和社会稳定问题。例如,社会抚养费的征收标准特别是具体数额、具体去向和用途,应该纳入政府信息公开范围及时全面地向社会公开。近些年来,各地社会抚养费征收一直是一笔糊涂账,征收数目、征收标准、资金去向均秘而不宣。每年征收额高达数百亿元的社会抚养费到底去哪儿了?公众对这笔特殊资金的用途一直存在质疑,也有权利知晓社会抚养费的具体去向。

  建议将政务服务的流程纳入政府信息公开的范围。政务公开包括政务程序公开,各地各部门的政务办事流程应当大大方方向群众公开,让办事群众尽量少跑冤枉路。很多地方政府明确提出政务公开“最多跑一次”的要求甚至设立相关机构。而要实现“最多跑一次”的愿望,就得强化政务办事流程的公开力度。

  《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修订完善固然重要,但关键还是要狠抓落实,让修订后的条例真正落到实处,真正发挥政务公开工作的保护伞、推进器和杀手锏作用。

  (作者系《中国司法》杂志总编)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