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施策守住就业基本盘

  尚鸣 国家开发投资公司改革办公室副主任、政策研究室主任

  稳就业关键是稳什么样的就业,稳谁的就业。去年国家统计局首次公布调查失业率数据,虽然比城镇登记失业率更加科学,但仍然存在着样本数量过小,数据过于单一,难以反映失业结构特点的局限,给充分掌握真实的失业状况,精准施策带来一定影响。

  就业是民生之本,教育、住房、医疗、养老等社会保障不足的情况下,居民对失业的承受能力是有限的。当前经济增速下行的情况下,稳谁的就业,政策的着力点要聚焦,要加强对重点地区、重点行业、重点人群就业形势的监测分析,把稳就业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政策上应进一步细分,举措上进一步细化,精准施策。

  稳就业的核心是稳投资,有投资就有增长,有增长就有就业,没有增长,从哪就业。现在经济下行压力很大,固定资产投资、企业投资、民间投资逐步萎缩。没有投资,没有新的产业和新的增长点,就业的容纳能力就低。投资既创造短期的需求,也创造长期的供给,对短期和中长期经济增长都有影响。2018 年投资下降速度比想象的快,固定资产投资持续下滑,基础设施投资增长只有3.8%。投资增长不足,给就业带来很大影响。所以稳就业的核心是稳增长,稳投资,投资应紧紧围绕增加就业和减少失业进行。政府要将稳就业作为国家宏观调控的首要目标,将经济增速保持在合理区间。确保完成城镇新增就业,就可稳住就业的基本盘,这就需要加大对新增就业的能力仍然很强的新兴产业的投资。芯片产业是国家重点扶持和培育的方向,既集中了很多资本,也实现了很大体量的就业。寒武纪、富士康的厂子有几万人就业,此类就业力比较强的企业,也应该给予扶持。

  当前就业压力增大,成因虽多,但主要是由这几年进入新常态,经济下行压力逐渐增加引发的。民营企业融资更加困难,经营难以为继导致的失业;近几年推进去产能以及环保加强也导致一些企业关闭,也增加了失业群体;贸易摩擦给相关产业的就业带来不确定性;金融强监管叠加全球资产表现低迷冲击金融行业就业,企业招聘需求减弱,预期招聘数量显著下滑。

  当前经济运行稳中有变、变中有忧,下行压力传导到就业领域,不仅有总量上的压力,也有结构上的压力。2018年全国城镇新增就业1361万人,城镇调查失业率保持在4.8%—5.1%之间,但 2019年高校毕业生达到834万,较上年增加14万,再创历史新高,我国城镇每年新增的需要安置就业人数大约在1500万,如果经济增速下行,会导致新增就业机会减少,促使失业人数增加。就业总量压力不减,促进就业任务更为繁重。

  从容纳就业人口的市场主体看,80%的就业是中小企业解决的,而中小企业绝大部分是民营的。在一定程度上讲,民企稳则就业稳。拿出实招,着力解决中小企业、小微企业在经济转型期间面临的困难,特别是融资难的问题,降低企业运营压力,为民企营造公平竞争环境,真正改善民企预期,进而扩大投资,创造更多就业,稳住这一容纳就业的最大主体。比如:纺织服装业是劳动密集产业,过去一年受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长三角、珠三角一批做服装加工的企业拿不到订单,有的倒闭,有的维持,有的发不出工资。对这些中小企业,政府应该帮助。通过补贴、培训,或者是政府资金支撑,保证其能够生存下去。

  守住就业基本盘, 要突出重点群体就业。一是要解决受过良好教育人群的就业,保证每年800多万高校毕业生达到充分就业。二是要安置好最近两年从传统重化工业转移出来的这批人,特别是从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淘汰出的部分劳动力。比如,北京亦庄开发区向新型产业转型。诺基亚过去落户亦庄开发区,带动国内外近20家主要手机零配件厂商和服务供应商安营扎寨,组成了星网(国际)工业园,创造了两万个就业岗位。现在诺基亚兵败中国市场,撤离开发区,这批人面临转岗就业问题,北汽新能源进驻,就解决了这一问题。三是城镇困难人员、农民工、退役军人等重点群体的就业创业工作。这类群体人数多,就业难,尽最大努力促进这些群体实现就业。该人群的就业解决好了,整个就业工作基本盘就守住了。

  第三产业对就业的吸纳能力要远远大于一、二产业。目前我国服务业仍有巨大发展空间,无论生产性服务业还是生活性服务业,都应进一步打破隐性壁垒,放宽市场准入标准,注重以人为本,通过发展服务业提供更多就业机会。

  我国农村就像一个劳动力的“蓄水池”,调节着就业市场的供给和需求,保证登记失业率和调查失业率都维持在较低水平。2017年我国农民工总量为2.9亿人,他们中的一部分需要转化为城镇居民。农民工作为一个庞大的群体,成为就业市场的最大国情。我国经济正处于转型阶段,如果模式转换不能与国情相容,经济和社会发展就会缺乏持续动力。要通过改革,健全城乡一体化发展体制机制,加快推进以人为核心的城镇化,消除城乡、行业、身份、性别等一切影响平等就业的制度障碍,逐步把符合条件的农业人口转为城镇居民,完善城乡均等的公共就业创业服务体系,构建劳动者终身职业培训体系,提升城镇化促进就业的功能水平。

  (本文系作者在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举办的博智宏观论坛月度会议的发言,文章经作者审核)(编辑 李靖云)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