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子勋:稳增长关键在于稳投资 稳投资要靠市场化改革

  继上半年中国取得6.7%的经济增速后,下半年中国经济形势开局的情况表明压力仍存。国家统计局最新公布的1~7月经济数据显示:7月工业增长、社会消费有所回落;投资增速降至16年半低位,民间投资连续第二个月下滑;房地产市场则“全面降温”,中国经济仍深处调整之中。市场普遍关注,不太理想的数据是否会对下半年的经济政策和走向产生较明显影响。

  经济金融数据不理想

  具体看数据,在投资方面,1-7月,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8.1%,创下1999年12月以来最低。而最受关注的民间投资进一步下滑,1~7月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增长2.1%,增速回落。受投资放缓的影响,7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在消费方面,7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10.2%。在外贸方面,7月出口(按美元计)同比减少4.4%,进口则下滑12.5%。

  而央行公布的金融数据显示,7月新增贷款4636亿元,创2014年7月以来新低。其中新增的居民中长期贷款为4773亿元,占比达102%。7月个人按揭贷款增幅高达54.6%。此外,7月非金融企业及机关团体贷款减少26亿元,为2007年以来首次出现负值。其中,短期贷款减少2011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1514亿元,票据融资增加276亿元,显示7月对公贷款是负增长。而住户部门贷款增加4575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减少197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4773亿元,显示居民新增贷款主要流入中长期按揭贷款大幅增加。与此同时,7月社会融资规模4879亿元人民币,也较6月的16293亿元出现大幅回落。其中,未贴现票据大幅减少5122亿元,创历史最高降幅,票据风险明显影响银行开票积极性。货币供应方面,7月底M2(广义货币供应)余额同比增长10.2%,较6月的11.8%回落了1.6个百分点;M1(狭义货币供应)同比增长25.4%,大大高于市场预期的24%。7月M1-M2增速剪刀差达到15.2%,创出历史新高,超过2010年的最高水平12.98。

  国债牛市今年将持续

  显而易见,当前中国经济面临下行压力仍然很大。一方面,在当前中国宏观经济持续减速至25年来最低的背景下,伴随着Shibor利率持续走低和多次逆回购操作使得中长期流动性充裕,企业投资意愿低迷,资金“脱实向虚”依旧严重;另一方面,国内银行有1.5万亿元不良贷款余额有待化解。

  更值得注意的是,“资产荒”背景下资金将大量涌向国债市场。随着流入中国的境外资本有所增加,再加上一系列公司违约,投资者正加速涌向安全资产。

  2026年到期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下跌至2.7265%,迈向7年来的最低水平。1年期国债收益率跌至2.18%,创今年4月以来新低。有市场分析师表示,经济放缓降低了投资者的风险偏好,而不断增多的企业违约风险使投资者对国债更有兴趣。国债的牛市将在今年持续。支撑因素包括:(1)下半年利率债供给将大幅缩减。根据测算,未来4个月,国债月均发行量将边际下降超过700亿元,而地方债则已经发行了近70%的量,金融债(以国开为主)也已经发行了超过70%的量;(2)政策去杠杆,导致“资产荒”进一步加剧。央行在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提出要加强MPA宏观审慎监管,限制货币、信用的表外扩张,这将进一步减少高收益资产的供给/需求,增加了对债券的需求。

  财政政策加码刻不容缓

  客观而言,7月各项经济数据不甚理想,这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特别是去产能、去杠杆推进过程中经济减速和经济数据恶化不可避免的阵痛。面对这种经济情况,市场普遍认为保增长始终是首要任务。

  也有机构观点认为,由于货币政策对经济刺激的边际效果已减退,只要就业、民生形势保持稳定,没有爆发系统性经济及金融风险,下半年货币政策大幅宽松的可能性较小。更何况,现在市场并不缺流动性,如果继续放松货币将助长资金继续“脱实向虚”,推升资产价格泡沫。因此,稳增长的重任将落在财政政策持续加码和相关改革不断推进,经济已走到短期关口,积极有效的财政政策刻不容缓。

  毋庸讳言,下半年稳增长的关键依然在于稳投资。国家发改委8月15日发文也直言,下半年要着力推进重大项目建设,发挥中央投资计划稳增长、补短板、保就业的杠杆效应,加大对中西部铁路、棚户区、水利、城市地下综合管廊等重大项目和重点民生工程支持力度,增加就业岗位。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在国内投资增速下滑的背景下,中央和地方政府都对推进PPP模式寄予了厚望。来自国家发改委系统的数据显示,自2013年推行PPP项目以来,截至2016年2月29日,全国各地共有7110个PPP项目纳入PPP综合信息平台,项目总投资约8.3万亿元,涵盖了能源、交通运输、水利建设、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市政工程等19个行业。

  不过,坦率而言,PPP不是拯救投资下滑的灵丹妙药,真正要刺激投资,还要靠市场化改革。通过市场放松和改革来改善投资环境,唤醒和引导民间投资来投入市场,并有利可图。

  未来经济工作的重点是要维持稳增长与推动转型的平衡,一方面要推进改革,一方面要防止发生系统性经济风险。也就是说,未来经济工作必须围绕企业债风险高企、资产泡沫膨胀、市场出清不力、关键改革迟缓、金融机构呆坏账持续增加等课题,让一些问题主动得到暴露并有序释放相关市场风险,降低经济的脆弱性,提高金融系统的稳健性,防范系统性风险的发生。特别是“去产能”带来的僵尸企业倒闭和下岗人员的安置问题,以及房地产市场中存在的资产泡沫问题,都有必要稳妥应对。整体来看,未来受财政政策的继续发力、基建等投资活动的支撑以及简政放权等政策红利的缓慢释放,中国经济不太可能出现所谓的“硬着陆”。

  (作者系中国经济时报社评理论部评论员)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