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子勋:中国宏观经济政策思路需要调和精准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发布时间:2016年02月18日 08:37 作者:周子勋

  ■时报时评

  当国内沉浸在喜庆的传统节日春节的假日之中时,全球经济下行压力却进一步加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欧盟委员会等纷纷下调经济增速预期。同时,从各国相继发布的统计数据看,一些主要发达经济体增速低于预期,一些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出现了“负增长”。而受一系列负面因素影响,中国春节期间全球资本市场发生了剧烈震荡。股市原油等风险资产暴跌,部分市场呈现技术熊市,日经指数一周重挫11%,创8年最大周跌幅。欧美股市一度全线崩盘,一周内大跌4天。恒生指数本周重挫5.02%,创2012年6月以来新低。

  猴年伊始的这场金融风暴,其根源在于全球面临严峻的结构性矛盾。欧、美、日各经济体的宽松货币政策有效性已经走到尽头。长期的低利率和货币宽松环境,使得主要经济体过度投机和资产价格泡沫,结构改革却十分不足。若要尽快推动全球经济复苏、摆脱市场萎靡状况,各国需要开启实质性的结构性改革,并配合财政政策。

  反观中国,面临的处境亦如此。由于当今的中国经济已经与世界经济深度融合,猴年伊始的全球经济,特别是各国股市急剧下跌也给我国经济带来很大的挑战和新的不确定因素。在节后首个工作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总理表示,在保持就业形势稳定的同时,必须要高度警觉,维护金融市场的稳定。李克强总理要求国务院各部门,要针对当前主要经济指标各自“对对表”,“中国经济仍有巨大的潜力:我们有这么高的储蓄率,这么大的回旋空间,一旦经济真的出现滑出合理区间的苗头,该出手时我们会果断出手。”

  从经济来看,今后中国的经济形势如何?经济政策该怎么走?这都是国内外市场关注的现实问题。目前而言,外围经济的突然恶化,导致中国出口环境变差,短期内难以指望出口拉动中国经济。投资在中国经济中仍将起关键作用,不过,2016年国内稳投资的多个支撑因素将疲弱,比如,2016年房地产市场格局依旧是以消化库存为主,房地产投资难有大的起色;再如,伴随经济放缓,制造业企业利润也将下降,将进一步拖累企业投资,加之企业高负债率、去杠杆,以及PPI持续负增长等多重因素叠加,企业经营2016年将更加困难,进一步对制造业投资产生抑制作用;基建投资增长可能乏力。而消费对中国经济将起着基础作用。当前,制造业和服务业分化明显,发展服务业、以消费驱动经济增长的新模式已经定调。2015年,消费对GDP增长的贡献达到了66.4%,是2001年以来的最高水平。服务业2015年对GDP增长的贡献为50.5%,比制造业高10个百分点。

  猴年春节消费需求的最新变化从一个侧面说明中国的经济结构正趋于平衡。国内旅游收入同比增长14.2%;商贸数据大幅增长,全国零售和餐饮企业实现销售额约7540亿元,比去年春节黄金周增长11.2%;出境旅游市场热度上升,根据国家旅游局发布的最新数据,今年春节公民出境游人数 (不含港澳地区)将创纪录地达到519万人次,同比增长约10%;电子商务助力农村春节消费,全国超过1.2万个农村淘宝服务站参加了今年阿里年货节,消费比平时增长331%;全国电影总票房高收。2月8日至13日,即大年初一至初六,全国电影总票房达30亿元,同比增长67%,成为“史上最强春节档”。不过,影响2016年中国消费的关键因素是收入和消费预期,在这两个方面都存在较大问题的情况下,中国消费能否继续保持强劲势头存在很大不确定性。

  此外,2016年国内“结构性失业”问题值得警惕。中国2015年就业指标完成得好,原因包括服务业提升,为增加就业提供了条件;经济发达地区都在推进产业转移,提供了很多新增就业岗位。2016年的不利因素则比较多,除了经济下滑和外需不振、东部地区去年已出现企业收缩之外,还有一个因素是中央下决心推动“调结构”、“去产能”,有可能缩减原有的就业岗位,加大由于调结构导致的“结构性失业”。例如已决定先行调整钢铁产能,压缩粗钢产能1亿吨至1.5亿吨的目标。以目前中国钢厂人均产钢300吨计,钢铁去产能将有约50万工人要被“去就业”。还有一些不利就业的问题浮现,如机器换人。2015年广东已大举生产机器人和用机器人替代人工劳动,随着这种趋势扩大,在短期内也会对就业问题产生一定的影响。

  全球经济严冬增加了中国经济的脆弱性,政府和市场都不再拥有经济高增长时的资源和市场环境。在这种情况下,宏观政策一定要注意平衡和稳定,要把握改革与发展的尺度,要设定以稳健为核心的政策目标,既要推动供给侧改革,又要关注扩大需求侧的既有政策。简而言之,中国经济政策要首先重视内部平衡和维持短期增速。央行最新发布的 《2015年第四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也指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短期可能会加大经济下行压力,需要做好相应的总需求管理,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若过度依靠刺激需求以及基建和房地产投资会进一步推升债务和杠杆水平。因此,还须通过供给侧改革来释放有效需求。

  说白了,2016年宏观经济政策尤其要考虑施策思路的调和,以及政策操作上的精准。所谓调和,就是既要祛病,又要固本培元,减法和加法一起做;所谓精准,是要对准病灶下刀,不能搞行政式的一刀切,一竿子打掉一船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