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nk Stella:除却所见,别无他物

  “所见即所见”,对于Frank Stella来说,一切问题和答案都已包含在作品里。

  成立短短两年,由当代艺术经纪人Dominique Lévy和前佳士得资深高管Brett Gorvy联合创立的国际顶尖画廊Lévy Gorvy已经将其业务版图从欧洲拓宽到亚洲。今年3月,画廊进驻位于香港中环黄金地段的展览空间,开拓了继纽约、伦敦之后的第三个总部。5月24日,Lévy Gorvy画廊的香港展览空间迎来了开幕展后的又一场重量级展览——美国极简主义大师Frank Stella的“波兰村庄”系列,这也是艺术家在大中华区的首次个展。

  “我今天早上才到的香港。”这是Brett Gorvy在预展开幕前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说的第一句话。由于年事已高,今年83岁高龄的Frank Stella未能亲临香港展览空间参加预展开幕。作为Lévy Gorvy的男当家,Brett在预展当天特地从纽约飞到香港为媒体团作导览,足见此次展览的“重磅”。一身干净笔挺的藏蓝西装搭配简洁的小波点领带,后梳的灰白头发整齐妥帖,说话时眼角带笑,但目光始终专注,这一万三千公里的风尘仆仆也未能让他露出疲态。作为曾经在佳士得供职了15年的战后及当代艺术部主席兼国际主管,Brett对这次展览的主角Frank Stella的背景履历和创作理念熟稔到如数家珍。

  

  Lévy Gorvy香港展览空间“波兰村庄系列”展览现场。-梁信 摄

  一个人,就像一部艺术史

  Frank Stella1936年出生于美国马萨诸塞州,从高中开始跟随老师学习绘画,并由此接触到原始抽象表现主义先驱Hans Hofmann的理论。1958年大学毕业后,他搬往纽约,并逐渐对当时主流的抽象表现主义思潮产生了怀疑和反叛。在评价Jackson Pollock及Williem De Kooning这两位抽象表现主义绘画大师时,Frank曾表示:“我感受到犹豫以及含糊其辞,这正是他们作品的动人之处。然而,这对我来说太过脆弱了。”与之相比,此时的他更为欣赏Jasper Johns创作的“旗帜”和“目标”系列所体现的克制和逻辑。Brett解释道:“抽象表现主义重在创作者在创意表达里包含的情感或意图,但Frank并不想在作品中掺入个人情绪,他想要的是理性逻辑。因此Frank最有力的举动是选择了做主流的叛逆者,拒绝跟当时的抽象表现主义艺术家一样地创作。但他亦未因此扬言抹杀其他绘画理念,实际上他希望的是把绘画推往下一个层次,由此找到新出路。”

  20世纪50年代后期,Frank Stella实验性地创作出其极简主义名作“黑色绘画”,通过突出几何图案最简单的平面性,展现了作品去芜存菁的极简状态。从该作品中不难看出他坚持反对幻觉技法,强调以对称构图、克制用色及剥去个人情感影响的笔触作画的理念雏形。凭借该系列作品,Frank开始在艺术圈崭露头角。1964年,他提出“所见即所见”的极简主义名言,并被认为是定义了美国战后艺术发展的重要艺术家之一。“尽管听起来非常简单,但Frank这句话的真正意思是,一切问题和答案都已包含在作品里,不存在任何外部的指涉或参考。”Brett指出,虽然“波兰村庄”确实有参考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被纳粹摧毁的波兰东部17至19世纪木质犹太教堂,但实际上Frank在创作这组作品时更关注色彩、形状等要素的动态平衡,利用目之所及的绘画基础元素进行创作。他强调:“Frank本质上想讨论的问题还是单纯的如何构建画面,并没有其他社会性或历史背景参考和深层隐喻。”

  1970 年,Frank获MoMA邀请举行首个回顾展,及后1987年该馆再次回顾他过去17年的作品。两次回顾展之间,Frank Stella的创意试验田尝试从原来的二维平面向三维立体再“进化”。此次展出的七件“波兰村庄”系列正是这个创作演化关键点的标志性作品——突破平面,从早期的拼贴画逐渐演变成浮雕,最终再演变为复杂的空间结构。后期作品也一改早前钟情克制的特点,转而变得大胆及华丽。后来,Frank Stella把自己1950年代末以来的作品演变,形容为从“极简主义”变成“极繁主义”。“Frank Stella是艺术史上举足轻重的艺术家,他的创作理念成为了当今许多艺术家的表达方式。他的所思所为对他的时代而言是革命性的,但直到今天你再回看它也历久弥新、充满活力。”Brett评价道:“人们欣赏Frank Stella的作品,就像见证了艺术史一般。”

  总在质疑和拓宽边界

  佳作本天成,妙手偶得之。对Frank Stella来说,“波兰村庄”系列的创作灵感也源于一个很偶然的契机。1970 年夏天,因伤住院的Frank Stella从他的建筑师朋友Richard Meier处得到了一本犹太人建筑师夫妇玛丽亚与卡齐米·皮耶霍特卡伉俪的著作《木制犹太教会堂》,书中汇编了71座波兰犹太教堂摄影作品及线稿。这些木制犹太教堂建筑复杂的几何形状和高度繁复的外立面深深地吸引了Frank,他被其中的建筑美学打动,于是着手创作了这个系列。

  Brett表示:“Frank Stella是一个总是寻找问题而非答案的人。我认为‘波兰村庄’系列有趣的地方在于它体现了艺术家创作理念的不断进步。Frank先是在自己‘黑色绘画’系列作品中探索极简主义的可能,而随后推出的新系列画作又是以前想法的延伸。”

  Frank Stella是艺术史上第一个使用异形画布创作的艺术家,因此他本系列的创作也回归以前熟悉的几何画创作工序。他先用机械制图的图纸画出构思的小模型,再用大木板做出大模型,最终才还原到画布上。在历经每一步几何数学计算、建筑逻辑构建和木工工艺后,还有对木板、毛毡、瓦楞纸板等材料的选择和研究,最后才诞生了这个基于精确计算和缜密构思的理性艺术品。

  但在“熟悉的配方,熟悉的操作”之外,新添的是Frank对犹太教堂中垂直度、对角线、倾斜屋顶和木梁结构的关注和尝试。为了再现教堂棱角分明的肌理和巧夺天工的木艺,他首次直接将雕塑性的浮雕元素加入平面画作中,试验二维平面与三维状态下的张力。除了吸睛的畸零形状之外,漫步在展览空间,大胆跳脱的用色也或多或少让观众感到困惑:相比于“黑色绘画”等早期作品中的克制,“波兰村庄”的彩色为何这般放肆?对此,Brett也给出了自己的理解:“当Frank选择使用粉红色反衬黄色时,这也不意味着他试图描述某个特定意象。实际上他是试图用颜色创造一种视觉平衡,以此创造出独特的肌理。”而Lévy Gorvy的资深总监李丹青则认为:“Frank从一开始建构极简主义理论本身就是反解读以及反隐喻的,这在他过去的绘画里已经是老生常谈了。他想做的是把这些东西全部剔除干净,回归作品最基本的形式、结构、颜色。所以在‘波兰村庄’系列里,人们说它的用色活泼也好,跟之前不同也好,可能单纯只是艺术家的主观选择。”

  对于Frank Stella总是不断寻求创作理念的“进化”,Brett毫不掩饰对他的欣赏之情。他说:“作为一个艺术家,Frank总是在质疑和拓宽边界。他这么做不是为了破坏已有的创作艺术的理念,而是因为他真的信仰艺术。这种探索精神不仅为Frank自己的创作打开了进步的大门,也为很多其他艺术家开辟了更多的可能。”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