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兴经济形态落地中俄边城 资本与科技下沉冰雪式体验

  本报记者 李维 呼伦贝尔、北京报道

  今年1月份,中泰证券研究所所长、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有关“中国还有10亿人未坐上飞机、5亿人未用上马桶”的分析引来了市场有关“下沉经济”的讨论。

  与此同时,2018年,美团点评和蔚来汽车分别在港股和美股市场上市,标志着内地的移动互联网O2O服务、新能源汽车等新兴产业的资本化正在提速,其服务下沉能力也在进一步提高。

  春节前后,笔者通过返乡有幸见证到那些刚刚完成资本化的新兴产业在次线城市(泛指三线及三线以下城市)“下沉”影响。

  作为一座冬季气温经常在零下30度左右徘徊的北疆之城,内蒙古呼伦贝尔市显然对上述新兴经济形态的落地构成了有力验证。

  外卖服务依旧

  无论对于外卖服务还是纯电动汽车的使用,严寒带来的极端天气都会带来明显的负面影响。

  令笔者感到意外的是,冷酷的严寒并没有阻挡互联网外卖服务在这里的展业。在笔者家乡所在的海拉尔区,包括美团外卖在内的一些主流外卖APP,甚至仅能够在气温更低的深夜提供线上叫餐等服务。

  春节前夕某日的22点,笔者尝试通过一款外卖软件进行了点餐,仅仅不到40分钟过,外卖员就完成了送餐。

  这意味着,送餐员要顶着夜间零下30度的低温去送餐,这无疑加大了其送餐成本,因此这里的送餐、送货等服务,也基本由店方自行提供;值得一提的是,外卖费用的定价仍然由距离决定,并未因较低的气温而带来价格的上扬。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一些互联网外卖平台抽成比例较大,以KFC为代表的大型快餐品牌为提高毛利率,往往在一、二线城市选择指定平台甚至自建外卖平台提供送餐服务,而不与综合型外卖软件合作。

  但在海拉尔地区,由于市内短途物流行业发展并不充分,这让当地的KFC不得不选择和外卖平台开展送餐合作,但这也给当地的外卖软件用户提供了更大的便利性。

  笔者同时发现,在外卖软件中提供外卖服务的饭店、商店数目并不少,且销量可观。

  事实上,在忙碌的一、二线城市往往被视为,年轻人不做饭的生活习惯滋生了巨大的外卖需求;但事实证明,即便在严寒、消费能力相对更低等因素的叠加下,次线城市仍然让外卖服务有了明显的下沉空间。

  纯电动车闪现

  移动互联网的下沉并不止于外卖服务。笔者同时发现,当地一些中年人开始玩起某品牌的“互联网书店”,其内容形式与当前的得道、喜马拉雅等知识付费平台类似,均是由用户来付费收听一本书核心内容的音频。

  这意味着,知识付费模式也在以其特定的方式向次线城市下沉。但在平台推广和获客手段上,该平台却采取了与传销模式类似的用户推广激励制度,即用户可支付一元开通书店,吸引其他用户收听,并从中获得少量回报。

  更加让人震惊的是,这里冬天布满沉雪易滑的马路上,已经能看到纯电动车的上路。仅以笔者观察,就先后看到一辆蔚来ES8和一辆比亚迪宋。

  考虑到锂电池的特质和冬天空调需求等因素,纯电动车的续航里程不但会因气温下降而打折,电池损耗也会加剧。

  困难不止于此,一方面,和一二线城市相比,当地人的收入消费水平相对有限,而纯电动汽车往往面临着较快的折旧和更高的价格,就连很多厂商也并不看好纯电动车能够在这里获得推广,因此当地也几乎不可能拥有相应的服务中心。

  另一方面,海拉尔所在的呼伦贝尔市地域辽阔,占地面积相当于山东、江苏两省的总和,驶向与之距离最近的地级市齐齐哈尔市的最短路程也要超过450公里,这超过了目前绝大多数纯电动车的满电里程,而且或因高寒地区,沿途高速公路尚未普及充电桩建设,因此这里的纯电动车几乎难以从市外开进海拉尔,相反大概率是拖车运进来的。

  但即便在重重困难面前,纯电动车的出现或许仍然呈现出这一行业的潜力。这也让笔者联想到了高寒气候下电动车市场崛起的另一个欧洲代表——挪威,2016年底挪威成为纯电动车人均保有量最高的国家,这固然有北欧新能源汽车政策倾斜的作用,但也佐证了严寒气候并非纯电动车的硬阻碍。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