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者“走心大讲”
来源:执行官 发布时间:2016年01月11日 16:05 作者:

  小编提示:2015年12月3-5日,第二届中国孤独者粘会在中国建宁举行。此次粘会以“乡。见”为主题,在福建最高峰金铙山下百亩花海万亩荷池间进行了一场大型场景式众筹年会,20位嘉宾“以天为盖,以地为舆”举行了“3分钟走心大讲”,开展了劳动竞赛,举行了“孤独星球壹号营地”揭牌仪式,令人难忘的篝火晚会,与建宁县商业项目对接交流和攀登金铙山等丰富多彩的活动。

  这次活动得到了福建闽江公社的大力协办,华耐家居集团为全程合作伙伴。同时得了包括金立通信、茅台“酒龙仓定制”酒、宏图三胞集团、将军红酒业、知白酒店管理、漫庭网等企业的礼品赞助支持。

  以下是孤独走心大讲的内容全纪录(略有删节和编辑)。

  嘉宾主持郭海婴:各位朋友,让我们把心安静下来。我建议大家把眼睛轻轻闭上,让我们感觉一下我们苍天之下,在群山之中我们感受清风从我们的身上轻轻吹过,让我们安静10秒钟。

  各位朋友,今天我们翻越千里万里来到这里,是什么样的力量将我们的聚合,是孤独者、是孤独者粘盟,有这样的号召力。其实是我们的内心每一个人那一块最柔弱的地方被触动了。在我们事业的过程中,在我们的人生奋斗中,每一个人都时时感受到了孤独的存在,随着我们渐行渐远,随着我们的年龄的增长这一份孤独,这一份不被外人的理解内心越来越在深夜的时候敲打着我们的心灵,孤独伴随人类诞生它就深深藏在我们的骨髓里。

  大家肯定听过陈子昂《登幽州台》的诗句:“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如果说这样一切一个独怆然而涕下是古人政治理想报负无以实现那一份悲哀的话。那么,张若虚在他著名的《春江花月夜》中是这样描述天地间人的孤独:

  在滚滚长江之中,在朗朗乾坤之下哪一个人在江边第一次见到明月,这一轮明月又在哪一年照到我们这个人?所以孤独是我们人类的本质。我们今天都用微信,当我们打开微信的首页,在苍穹之间那个地球,地球下那个孤单单的小人就是孤独者。因为孤独的存在,所以我们特别地想联合起来,我们特别想和别人沟通起来——如果说孤独是在过去我们人文眼中是一份无奈,是一份悲凉的话。

  在今天这个社会,孤独就是我们的力量,是我们继续前行的动力,如果我们每一个人认知孤独,每一个人去面对孤独,当我们和孤独成为一体的时候,孤独就是我们最高傲的本质,这是我们最骄傲的力量,所以当段总和孤独联盟以孤独为旗号的时候,大江南北的同仁们,我们聚集了一起没有更多的政治,没有更多的理念,只有“孤独”二字。

  最近他在微信中发了一篇文章,让我非常感动。这篇文章有这么一句话:我们该有多大的力量才能时代背道而驰、我们该有多大的内心才能够和我们以往的生活背面而驰。所以,今天能够来到这里每一位朋友,我们的内心都无比坚强,我们内在的力量都等待着再一次的勃发。

  现在让我们睁开眼,让我们环顾四方,让我们看看这里热情的百姓们。这就是我们的生活,这就是我们今天的时代,每一个人都有他内心的诉求。现在让我们一起走进彼此内心。(这是嘉宾主持、泰宁禅苑创始人郭海婴在第二届中国孤独者粘会上的主持词)

  吴勇男:孤独远行,生命似锦

  各位朋友,2007年,中国日化很著名的品牌——舒蕾和美涛以35亿人民币卖给拜尔斯道夫公司(当时吴是两个品牌所在公司丝宝日化的总裁,小编注)时候,我觉得我应该可以退休了,因为快速消费品也是快速的消费升级。但是德国人很聪明,买了品牌、买了工厂还需要买人,所以我又被卖给德国拜尔斯道夫工作了六年时间。

  等我六年后终于可以CEO的位置退下来的时候,我发现我必须躺在医院里。

  我得了一种和父亲一样的严重的心脏疾病——也就是房颤。我父亲就因为这个病把他的生命停留在60岁,但是,和他不一样的是,我研究了中国乃至全球最好的治这种病的专家和医生,而且我找到一个德国汉堡做这方面医疗最好的医生。后来,我进行了手术的治疗,从治疗的那天开始到今天我没有再回到医院。

  从此,我开始想人生和健康管理非常非常重要的命题,对于人生来说其实我们一次次的拼搏,一次次地想调整身体,但是这个过程中无数外界的压力逼得我们没有做这一点。从那个时候我可以开始做了,所以我们开始来和美国哈佛的他们医学院开始做中国最早期的癌症发现和癌症的逆转工作,所以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一个全新的事业,对于每一个人来说,我们都可以很早地来发现我们的肿瘤。其实肿瘤到发现到最后结果其实有8—10年的时间,在此期间我们其实可以做很多事情,但这是一个需要教育的过程。

  在这个过程中间,其实我们走在了孤独路上。我认为只要我们孤独,我们善良,不必追求太多的利益,自然生命会给我们奖赏,所以我今天跟大家沟通的题目是《孤独远行  生命似锦》谢谢大家!(吴勇男,楷恩国际医疗集团董事长)

  蒋华:在这里享受孤独

  时光催人消瘦

  黑夜照我白晰

  起跑本无忧愁

  终点牵手奋斗

  好累,世间能有多少的美好相守

  连绵阴雨沥沥

  冼净满身尘埃

  妈妈温柔声细细

  抚平全身创伤

  想睡,哪里会有懂我心意的锦楼

  青山绿水惹来一声惊叹

  青衫长袍喜欢孤单来往

  海上扬帆终是一绳靠岸

  咬牙付出就为幸福平安

  还好,这里可以享受孤独

  来吧,这是孤独者的家园  进门的人都会点赞

  来吧,这是孤独者的家园  离开后一身是胆

  鸟语花香农人在耕田

  写意此地不似在人间

  此刻感应大家期许的深情的眼眸

  我想起昨夜把酒话茶已将烦恼消淡

  来吧,孤独者的家园    

  这里不惧北风寒

  来吧,孤独者的家园    

  这里的时间从来慢!

  我是老蒋,读诗给您知,望您跟我一样共同成诗,谢谢大家!

  (蒋华,武汉品佳科贸有限公司董事)

  傅博:在折腾中幸运,在幸运中折腾

  各位朋友大家好!我叫傅博,江湖上称“富婆”——经常会被人叫错——“富婆”。我来自湖北将军红(酒业),我今天讲的题目是《越折腾越幸运,越幸运越折腾》。

  到这里真的是折腾了两天,甚至是三天。一开始我订到这里的高铁票,网上突然显示说我的身份证不能订票了。我跟漫谊(组委会人员)说:“我不能订票了怎么办。”她说:“你是不是做了坏事。”我说:“没有啊!”

  后来我就去火车站自己去买,买了以后我因为特殊的情况我又改签,本来是昨天早上八点钟,后来又没有办法去火车站改签,而且必须亲自去!改签完了以后的票是无座——本来我买的是一等座!

  我心想:没座怎么办? 从武汉到咱们建宁要站5小时?!”

  后来我下定决心,没座也行。上了车,我到这个火车站的最后一节车箱找了最后一个位置坐了下来。我非常幸运,大家知道怎么幸运,一路上大概有7站,我看到每到一站身边很多人都有被赶起来,唯一就是我没有被赶,一次坐到建宁!你说幸运不幸运?

  所以,我的体会是人真的是要有一点信念,有一点目标。

  我再讲讲个人的经历: 我做了十年的咨询和策划,我跟段总也是在十年前认识,我们当时一起发起了“中国营销高峰论坛”。2012年我就开始涉足酒行业,就是刚才大家说的将军红。我真正的感觉是:以前我们是拿着方案去折腾去别人,自己干酒业的时候我就发现是别人天天折腾我;我以前是折腾市委书记、县委书记。现在自己干酒业的时候我天天被一个农民折腾。

  但是我觉得快活,我觉得孤独者应该有一个精神就是践证(我强调是实践的践),用实践来证明自己。当我们有一点践证的时候就会觉得干什么都开心快活。我们就真正有孤独者这样强大的内心,大家说是不是这样?(傅博,将军红酒业董事长)

  郭海婴:未来30年我们怎么活?

  我们中间有很多孤友已经在前一段时间到过泰宁我那里。很多朋友知道我。其实我在这里比大多数的孤友虚长几岁。前面的二十多年在事业生涯中去拼,去打。我想和大家一样不用多说,但是和我们的吴总刚才说的一样——等我们觉得自己某种程度可以休息的时候,我们发现我们病了。可能我比吴总幸运的是我没有躺在床上,所以当我看到段总讲到说我们要用多么强大的内心与过去的生活决裂的时候,我的感受特别深。

  2001年的时候我第一次退休。但是那一次退休没有做好心理准备,整整休息了两年不知道要干什么?每天醒来的意义在哪里不知道,因为内心不够强大,因为没有明白什么是孤独,所以最后怎么办?只能向外求,又去公司上班。

  然后我就想,我去找一帮人跟我一起玩,所以我对公司的理解就是这样子的,但是企业就像一条贼船,上去就下不来,逆风而行,不是前行就是颠覆。

  2012年有一天在办公室,我突然间觉得这不是我要的东西,我把总经理叫过来说:“从今天开始公司的人、财、权力全部归你,你来做董事长兼总经理。”对方跟我说,“郭姐,我行吗。”我说把这个“吗”去了,你行!我说从明天开始我就不来了。

  从2011年的5月份到现在,我去公司不超过五次,而且没有一次是因为工作去的。我基本上一年接到总经理两个电话。因为我告诉他这个舞台是你了,是你们这个团队的,跟我没有关系。

  我如此决绝地离开是为什么?是因为我终于想明白,终于感受到了人生的真正追求。从2011年的年底到现在,我用了3年多将近4年的时间,从北京来到了泰宁——这里的隔壁,离这里只有半个小时路程——一个依然这么美的、山清水秀的地方。

  我的后半生要怎么过?我要用我的时间,用我的实践,用我的所作所为告诉自己,我要怎么过?!我愿意去追求、如果前半生我追求的是物质生活的话,那么后半生我将完成我的精神追求。

  所以我在泰宁等着大家,我随着欢迎大家和我一起在青山绿水之中,享受孤独,谢谢!(郭海婴,泰宁禅苑创始人)

  丁明兰:告诉你我不完美

  我告诉你我不完美,但是我很勇敢。

  我曾与先生一个杭州,一个广州两地分居,我们两个都在事业单位。当时有一个选择:不是他选择离开广州就是我选择离开杭州。然后,我选择了离开杭州,并不因为广州比杭州好,而是因为来广州可以不用两地分居。但是在广州我一个人不认识,所以我认为我很勇敢。

  我告诉你,我不完美,但是我会选择。今天来到这里,并不是因为建宁它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或者比我们中国城市或者乡村更加惬意,而是因为建宁今天有“乡。见”——你们在这里我在这里,我们“乡。见”!

  我告诉你我不完美,人家问我你是哪里人,俄罗斯混血儿?我说:“是,我是混血儿,我是丁家庄跟方家屯的混血儿。”他们说杭州上有天堂,下有美女。然后我赶紧说,我是因为影响了杭州的市貌被赶了出来。

  我告诉你,我不完美,但是我会抱团。今天跟着大队来到了建宁,说是要PK。我把乡村丁家庄村168个村民的村长丁启明(音)请来了建宁;我会抱团,大家说要有粉丝,我把七天原来的COO李春田请来了,把知名的音乐人王闻也请过来了。

  我不完美,但是我自信!谢谢大家!(丁明兰,广东省低碳企业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

  李政:关于卖鞋的那些事儿,我要坚持!

  没有想到卖鞋的人也能上这个台。

  我卖了15年的运动鞋,前8年在线下做实体,后期在线上(卖)。实际上我跟福建的渊源是非常深厚的了,我的公司(名鞋库)在厦门,目前我们公司做的都是运动鞋,我们在所有线上的平台我们都是第一,我们公司在近期会有一些准备上市的动作,所以跟着潮鞋队没有错,我们队的潮鞋源源不断,永远都给你们提供!

  这是我第三次到建宁。来到建宁我特别佩服国安他们一帮兄弟,他们的情怀。他们对这份事业的执着和坚持,让我非常感动。感同身受的是,我们在创业过程中,也遇到了很多困难,也曾经好多想过要放弃,但是后来我们挺过来了,我希望我们所有的孤友们、以及所有在一起创业的孤友们,在我们前进的过程中要坚定的自己理想,坚定自己的梦想。是的,在创业过程可能会碰到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我们不要轻易放弃,我们贵在坚持。

  昨天,我告诉国安和老段,在孤独粘盟这一个平台上,我们在一起!

  这一年来其实我是最孤独的。因为在整个群里面就是我一个人卖鞋!所以说我希望我们以后能够参与孤独粘盟更多的事情——包括我们的一亩三分地的地主们,我们的渊源剪不断理还乱,包括我们花花队这些更加不用说。老板队我一直也在期待我们还能够再次携手!谢谢大家!(李政,广州国潮网络科技公司董事长)

  周文慧:跟爱玩的人一起玩

  我不孤独!

  但是我不知道你们怎么都要孤独?!

  我真的不孤独,我是这里玩的,

  我只想找到更好的伴玩得最开心、

  可是盟主讲这是孤独,我也没有办法,

  我就孤独吧!

  因为我觉得很好玩,我玩了两次了,这是第三次了我都觉得很好玩。我也不知道我要讲什么,我就是来玩的。

  我觉得每一个人他可能会孤独的时候,可能他那会儿就是心情不好的时候,我也没有的。因为我心情不好的时候我会喝茶,我的茶有很多内容,也有很风格,我泡茶的时候怎么会孤独呢?还是不孤独。

  我来这里(之前)早就听说,国安他很热情地在做这个东西,我也想感受一下。这种氛围也是我所能领略了,我一来就看到了,我觉得很好,这就是我所要想的生活。

  孤独什么东西,那藤子下的南瓜它会孤独吗?我们会孤独吗?刚才一路上来的时候,和平大姐她摆一个POSE,她昨天说我可能是最老,我今天你就装B吧!你是最年轻的,你装B都不要道具!

  我不孤独!但是我能够来这里,跟你们孤独者结伴真的会玩得更好。这是我想要的!谢谢大家!(周文慧,武夷山赤米茶厂总经理)

  曾磊:追随内心撒点野

  我是曾磊,电影制片人,80后,单身!

  读大学的时候,班上有一个当地的女孩子特别漂亮,我想用什么办法接近她。我是在北方读的大学,我的身高在那里完全是没有优势,在班内男生中排倒数第二。怎么办呢?我读的是工科的电子工程专业,我们专业有很多实验课,电路、模拟电路、数字电路。实验课上许多女孩子动手能力是特别差的,所以我就抓住了机会。每一次上实验课的时候我都争取和她分在一组,然后我帮助她做试验。时间长了日久生情,她慢慢对我产生好感了。

  有一天晚上我在图书馆上晚自习,她给我发短信说:“我换了一个新的发型(爆炸头),想给你看一下。”我就很期待,说好啊!那我就看一下。十分钟之后,她来到图书馆,我兴冲冲地下了楼。

  我记得那是一个冬天的晚上,刚下完一场大雪。天空的月亮特别圆特别大,映射在地面上白白一片,特别透亮。那天晚上的情景真的特别好。但是当我看到她的时候我整个人就惊呆了,因为她不是爆炸头,她把整个头发都拉直,还留了一个齐刘海,显得特别清纯,特别可爱。那个时候我的脑子一下空白了——短路……

  如果按照电影的剧情往下走,应该是两个人在一片白茫茫的雪地撒野,追打。最后两个拉手着手躺在地上看着大大的月亮,最后一个长长的Kiss结束这一段经典的往事,留下一个美好的记忆。但可惜的是,那天晚上只留下了两排遗憾的脚印——我没有去撒那个野,只是傻傻地把她送回到公交车上。

  我相信,我们每一个人都会有过傻傻的经历,还有懵懂的青春。我对傻傻的那个认可就是孩子气。中国当代文学大师、画家木心先生曾说过一句话,“所谓的元气都是孩子气”。今天我们来到建宁我相信每一个人的心里都有那么几分孩子气,有那么几分纯真,那么,就让我们一起追寻内心的那份纯真,一起来撒野,好不好!(曾磊,金川影业制片人)

  包晓峰: 我要做农民!

  我要做农民!这一句话我憋了30年!

  我今年40岁。30年前,因为我父亲工作的原因,从城里搬到乡下,那个时候对乡下特别有感觉,对山上砍柴、下地干活感觉非常好。但是那时不敢说,我不敢说我要做农民,因为那个年代读书唯一的出路。我在乡下呆了三年后来又到城里上高中,到后来又来到广州成立了自己的公司。

  到了2012年,当我的公司10周年的时候,整个广告行业的市场面临(包括新媒体、新营销)转变,公司处于极大的转型时期。这个时候非常痛苦。我又回到我10岁时生活过的故乡。在那里我住一个星期,每天晚上八点半睡觉,早上五点钟在鸟叫声里醒来,我感觉这就是我的生活。这是在城里所缺少的。我要留下来,我要做什么呢?我要做农业,我要农民。

  我做什么呢?正好那个时候广州刚好做了一个茶馆,我就做茶叶。后来我到了江西老家,到了附近的婺源那里,我跟一个农民谈好,准备租他100亩地茶园。我跟他说:“给我一个月,等我广州回来就跟着你农民。”

  但当我回到广州,面对公司三四十个同事、面对着客户跟我在电话沟通的时候,我觉得我离不开了。我又留在了广州。我还是做不了农民!

  但是,去年的时候我回到了家乡,我又买了一片地。我给自己下了一个决心,五年到十年之内,我一定会回到故乡,我要做农民!我要做创意的农民,我要农民所做的是优雅的工作,谢谢大家!(包晓峰,唐龙品牌营销策划公司总经理)

  谢美灵:我要成为期待中的自己

  小时候努力长大,幻想着能到外面的世界去闯闯看看,大学的时候去了上海、杭州、苏州才发现,这些城市和其地区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只是部分有特色而已。后来我又去了心心念念的乌镇,恍然有一种回到老家的感觉。曾经的老家全都是这样的房子,那个时候的自己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大二的时候,我的想法就开始渐渐的清晰——我要回家,我要从政。大学毕业我顺利地通过了“国考”,成为一名大学生“村官”,被安排到我们美丽的高峰村。在这里,我遇到一群领导、同事,他们对我呵护备至。

  建宁县虽然小,但是确有各种美好;村村都在赶在进步,机会都是人创造的。

  有人担心官场复杂,但是我确认为即便有这种情况,也不代表每一个都是这样,我相信自己可以像我们的荷花一样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成为自己心中期待的自己。

  我最喜爱的语文老师她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成为我们所期待的自己,风雨不惧,这也成为我人生的座右铭。

  我所期待自己就是做好每一件事情,经济独立,偶然做一点让自己羡慕不已的事,比如说拍照、旅行。

  我很幸运,工作四个多月我既然没有遇到什么麻烦,就是担心自己做得还不够好,尽力去做每一件事,却还担心努力太少。

  平台大小不重要,我只关注当下我是如何努力,用行动和积累去挑战自己;城市大小有不重要,喜欢旅行的我的可以去很多地方,有思想和互联网连接世界。

  一句话我要成为我所期待的自己,就像现在我的就是小时候期待的模样,我相信身为90后的我,可以做得到,谢谢!(谢美灵,建宁县睢溪镇高峰村大学生“村官”)

  马建国:人生的攀登

  大家好,非常有幸参与孤独者的活动,华耐立家集团是我们建材行业的一个企业,我们组织中国首支的企业登山队。非常有幸,我任这支登山队的队长。

  我们的目标是是7+2,攀越七大洲的最高峰以及南北极的极点。我们已经攀登了欧洲的最高峰。厄尔布鲁士山(海拔5642米),南美洲最高峰阿空加瓜山(海拔6964米)以及非洲的乞力马扎罗山(5895米),以及我们在2005年的7月份刚刚登顶的美国麦金利山是(6193米)。这是我们人生经历里面我觉得非常重要的。这也是人生的不断攀登,我们认为是非常难得的经历。

  分享一下我们在美国麦金利山攀登的一个真实经历:在我们从海拔5000米向5550米冲击的时候,一名队员突然下坠。当时我们每个人本身的负重就已经将近20公斤,但是在他下坠以后要把10公斤的帐篷背在我们身上。我们呈人字形走在一个像陡峭的峭壁上,道路大概只有20公分的宽度。我们背着将近30公斤的背包,然后系着缆绳拼命向前走。

  那个时候,我们的感觉就是脚每动一下的时候,自己的生命是否还有继续的可能,但是我们还要去帮助去其他人。

  但在那个过程中我们一直在坚持。后来,我们当下卸下背包的时候发现背肩上全是血印,我们在攀登和前行的过程中实际也遇到了很多的风险和困难,比如说你可能遭遇冰裂缝。人生也如此,各位成功的企业家也是如此,你们可能经历了更多的风风雨雨,但是这种坚持将成为你永恒不变的一种经历。

  人永远摸不着自己的天花板,我也希望我们的孤独者能够更多比参与攀登中,参与我们更多的实践中,谢谢!(马建国,华耐立家建材连锁北京销区马可波罗品牌部加盟部总经理)

  叶发青:老板娘,在路上

  1972年我就生在这样一个地方,21岁的时候去南京读书,读书以后毕业就在那里工作;后来又在上海,一直在城市工作。

  我在上海呆了12年,我一点都不喜欢。从毕业到现在已经是22年,我现在觉得有两个地方特别喜欢:

  第一,没有人的地方我特别喜欢。第二个我跟女孩子在一起的时候特别喜欢。去年的时候在广东茂德公草堂讲这个99个老板娘的故事,那是我新的创业——我去年7月份开始准备的一件事——我把以前那些公司卖了,然后我们希望在中国最美的地方,做一些客栈。

  一年下来我觉得我特别高兴。我就从零开始,确实我们目前开业的只有一家店,但是云南我们有五家店在装修,四川有一家店刚刚上一周在签约——明年的6月份会开业。

  现在他们问,你找了99个老板娘你找了几个了,我说我现在已经有92个了!我的后半辈子都会去做这件事情,我不去改它。既然喜欢一件事你就去做!

  我为什么说我喜欢女人?因为我从小是我母亲生的,我奶奶带大的。我在18岁以前我一直跟女人睡在一起,18—22岁就没有跟女人睡到一起,22—30岁之间偶尔睡在一起——现在跟我老婆也偶尔睡在一起。但是我觉得99个老板娘这件事情是我喜欢的事情,我要做好。

  所以我现在大部分时间在丽江、大理这样的地方。同时我希望,在建宁、泰宁,在中国的更美的地方我们一起来做。你们有三个选择,第一个选择成为老板娘,第二个成为老板,第三个过来旅游。(叶发青,上海知白酒店管理公司董事长)

  王诚莹:社群的未来

  我在品牌领域里面我们做了20年。在2012年我和中国传媒大学我们有一个研究,我们发现在这个移动互联的时代有三个鲜明的特征:第一个非常鲜明的特征就是圈层化;第二个是透明化,这个时代越来越透明;第三个就是专业化。

  基于这些研究,2015年我在深度参与了三个活动:一个就是2015年1月23日我们(第一届)的孤独者粘会,一个就是我们(现在)的第二届的孤独者粘会,再有一个就是7月17日在青岛我发起的一个社群营销试验活动——中国社群营销高峰论坛。在三个活动过程中我们越来越清晰感受到,社会的发展,是有为那些情怀的人带来前景的动力,就像今天很多的演讲人带给我们强烈的感受一样。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发现那些有需要的人,他都是想让自己的生活更加美好才购买你的品牌,这个过程中如果你作为一个经营者,你是发自内心让你越来越好、也让别人越来越好的时候,你就可以得到发展。这是我们一个全新的发现,其实这个发现一直就在。这也是我为什么深度地参与这三个活动的根本原因。

  在这个以人的连接的根本里面,当我们连接在一起相互传递价值的时候,我们就可以进行全新的关系构建。释放你的情怀,匹配你我的需求。这种构建可以让我们的存在更加美好,这就是社群的未来。(王诚莹,青岛智诚灵动品牌策划机构董事长)

  廖 欣:越过一座山看见一片天

  昨天我带着我们的一批团友来到了建宁,高铁一到站马上放下了我们的行装。我们来到了建宁为的是“乡见”,“乡见”在这里一展我们心中对乡村的留恋,对故土的留恋,以及对我们心中那美好的田园风情的留恋。

  我是一个旅游人。我在旅游行业已经耕耘了30年,我曾经开玩笑地和朋友说了一句话,我是一个很执着的人。哪怕我看电视,这一场电视节目再不好看,我也会坚持下去一直看到说再见。不管好坏我觉得当你能够坚守,你就能看到不一样的风景。

  实现梦想的过程注定就是孤独的旅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每一个人都会感受到各种荣辱辛酸,别人的理解不认可。可是我们常常会有一句话激励着自己,越过一座山,看见一片天。只有你坚守,只有你执着地往前走,美好的风景才会向你招手。

  我们孤独群中每一个感受到孤独的人,都会有这种深刻的体会,只有当你能够坚守,能够把每一个事情把它能够过去,你就能够看到光明的未来,谢谢!(廖欣,武汉美博旅游营销策划公司董事、武汉旅游集散中心总经理)

  祁国安: 六个人的一个梦想和三个承诺

  2013年的年初,我跟爱人决定要小孩,那时候我们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但内心还是有一个担忧,就是食物的安全,为此我们特意拜托在农村老家的大伯种蔬菜千万不要施化肥,打农药。那段时间我们每个周末都会回老家带一些新鲜的蔬菜回来,而这一趟的来回需要花掉3个小时。后来我算了一下,从老婆准备怀孕到小孩半岁我总共往返近百趟,花了近300小时。

  宝贝出生后,一直厌奶,大多以辅食为主,五个多月的那一次尤其严重,体重从18斤降到14斤,那段时间爱人非常焦虑。后来为了给宝宝找到相对放心的食材拜托了很多人,直到遇见陈超,我现在的搭档。所以我敢跟所有人讲,我们家的小闺女从在妈妈肚子里开始接受的都是相对放心的食品,因此有了现在的健康乖巧。

  后来我了解到身边每个年轻的父母都有这种担忧,也基本没有太多选择。从那时候开始有了一个农业梦。

  我跟建宁的结缘是在08年。那是一次偶然的路过。住在酒店晚上我能听到青蛙的叫声,打开窗户能闻到泥土的味道。这种感觉视乎在记忆中过去了很多年。2013年我真正来到这里,更发现这里不仅能找到小时候的味道,而且还是一个生态保护非常完整的小城。好的环境才能种出好的粮食,这就是我们选择建宁的理由。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想法,让我们放弃了在大城市的工作和生活,举家迁到这里。现在我爱人工作也调到建宁,一家人在这儿,一点儿也不觉得背井离乡。

  我们从最初的六个人、一个梦想来到这里就是为实现对自己的三个承诺。第一,坚持无公害化种植,只要是闽江公社种出来的产品一定是安全的,通过我们的这个行为,希望未来有更多的人能吃到放心食材;第二,公社的所有基地看不到一片垃圾,我们的第一个基地已经实现了,未来还会引导村民自己做垃圾分类和回收再利用;第三,我们要带着村民一块赚钱,如何赚钱?帮助我们兑现前面两个承诺,就可以实现收入增长,我们会把品质安全和环境卫生跟村民的收益挂钩,最终形成一个良性的生态圈。

  这一年来,我们坚持着这三个承诺,表面上看很难,其实也没那么难,因为只要我们坚持做了,总会被人理解。县委县政府对我们的支持很大,给了我们很多的优惠政策,包括了对本次粘会的大力支持。

  最后我想感恩一下跟我并肩作战、不离不弃的团队:(团队集体亮相)黄波,77年,来自著名的“体操之乡”湖北仙桃,曾经是国内最大的日化企业高管,现在是闽江公社的媒体运行官,负责公司的品牌传播。张宇,80年生人,IT男,来自大别山区的将军县黄冈,曾经在国内一家知名企业担任企划经理一职,现在负责公司的文案、设计。老鄢,60后,曾经是我的茶友,可以为一件事情较真到底的人,他负责公社农田管理和品质控制,我们今天吃的饭菜就是他安排的,所以你们可以放心地享用。陈超,生于82年,有着7年的有机农业种植经验,“其实我很喜欢做一个农民”他的这一句话打动了我,最后他成为了我们农业技术的保障。

  我很感恩他们在梦想道路上的坚持。同时也要特别感谢我的妻子,因为她的焦虑促生了一个伟大的梦想,她的理解和支持给我继续前行的动力。(主持人引导妻子上台)谢谢!

  农村需要我们大家共建。这条路会很艰辛。只要我们一直坚持,不忘初心,我们的梦想就会实现。颠覆者总是孤独的,而现在的我们不再孤独,因为有你,感谢你们,感恩建宁!(祁国安,闽江公社创始人)

  段传敏:一个人要有多坚强的内心,才能与这个时代背过身去?

  第一届中国孤独者粘会结束之后,我最大的感受是我彻底孤独了。因为经常被听到很多来自各行各业人的思想、他们发自内心的各种追求,他们的坚持。每一次的探讨都让人激动,都让人享受,以致于我们忘了很多东西,忘了商业。我们说在这个社群发展当中我们尽可能去连接,用我们的全部力量情怀、思想、商业以及我们人。是的,社群的本质是人,新时代模式的核心也是人,但在探索社群发展的过程当中我们感受到这种孤独的东西。

  然后9月份的一天,我们因为一个偶然的机缘来到了福建。

  然后发现自己似乎进入一种“盗梦空间”。盗梦空间里有的三个“窃贼”:是郭姐、国安还有五姐。每一次跟他们聊天,都感受到内心涌动强大的东西,我看到他们的选择,我从内心深处为他们赞叹。

  前几天我看到一篇文章,其中一句话打动了我,叫“人该有多么强大的内心才能对这个时代相背而行”。来到国安这里,我扪心自问,我有勇气在这样小城生活吗?可以坚持多久?去到郭姐那里,她说要做内心当中的孤独者的梦想家园,那是她理想中的王国——我称之为“新桃花源”。在与他们交流的过程中,我想,我能在这里像她一样吗?来到五姐那里我看到她对茶叶的坚持,她们三个也注重互联网,也在寻求与很多人连接,但是她们三个本质上却在坚持自己的东西,坚持自己的内心。

  这个情结促成我无数次福建之旅,我到建宁这一次是第七次。短短两三个月的时间我来了七次!我试图让各个人看到我所看到的一切,很多人可能已经在这个路上前行了很久,所以这一次“乡。见”是孤独者的一次发现,也许很多都已经在那里,所以我们感谢这三位盗梦的高手,让我们来到了这里,让我们能够听从自己的内心,敢于与这个时代相背而行。

  无论是相背还是相向,我想每个人都在反复地追问我们内心关于成长、成功、生活的意义、生活的价值。孤独者就是这样一个群人,无论身边有多少的声音都不能让我们停下内心逐梦的脚步,也不能让我们为周围的短暂的物质、商业而放弃。

  今天非常感谢大家能来到这里,因为我们在追寻我们的内心的声音,无论是好玩、无论是相处,无论是这一片土地、无论是我们未来所想象的一切,都是因为我们内心深处有这样一个越来越强大的声音:我们应该怎么活,我们为谁而活,我们应该活出怎么样的自己?!(段传敏,孤独者粘盟-创新联盟创始人、孤独蛋孵化器董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