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经济时代,数据隐私很大程度上 成了伪命题

  孙行之

  2019年已过去大半,到了检验吴晨于去年年底所做预测的时候了。在他做出的10个预测中,除了将于10月颁发的诺奖尚未尘埃落定,其他的9条预测虽然没有按照他所说方向走到终点,但全部在今年继续成为热议话题,包括气候变暖、收取佣金的人工智能助理、适龄劳动人口短缺、终身订阅式MBA学习服务、职场人的工作节奏等。

  作为《经济学人·商论》执行总编辑,吴晨勤于阅读、视野开阔。把全球各领域专家的最新见解介绍给读者,是他工作的一部分。最近出版的《聚变:商业和科技的前言思考》,是吴晨过去一年在媒体发表的文章的合集,也是他对搭建面向未来的知识体系的积极尝试。书中的话题,涵盖了从数字经济到商业转型,从航天轶事到医疗改革,从对全球金融危机十周年的思考到以新兴市场荣枯法则看中国发展等各方面的议题。

  在中美两国,医疗改革都牵动着民众的关注。借由《美国医疗改革》一文,吴晨讲述了美国医疗系统面临的瓶颈和可能的解决方案,为中国医疗改革提供了借鉴。从美国外科医生葛文德的长文《成本谜团》(TheCostConundrum)出发,吴晨介绍了美国医疗支出占GDP比重全世界最高,但人均寿命和健康状况却在发达国家中垫底的原因:美国是其中唯一一个没有全民医保的国家,许多人的医保都是由所供职的大企业提供,而大企业与医疗机构签订的合同中,收费是根据服务项目结算的,这就导致了医院有很大的动力向患者推销高价的医疗服务,却对医疗质量并不敏感。这样的结算方式,就可能造成医疗服务“价高质次”的情况。2010年,前总统奥巴马曾开启全民健保医疗改革,逐步取消医院按项目收费的模式,改为根据成功的病例收费,比如,规定每一例成功手术的收费标准。这样就将竞争引入了医疗机构,让他们寻找更好、更便宜的诊疗方式,以增加收入。

  大数据时代的隐私泄露如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在每个网民头上。因为一家分析公司获得了脸书5000万客户数据,创始人扎克伯格不得不公开道歉,并接受国会质询。这一事件在全球引起轩然大波。而在中国,李彦宏则直接在一个论坛上说:“中国人可以更加开放,对隐私问题没那么敏感,如果他们愿意用隐私交换便捷性,很多情况下他们是愿意的,那我们就可以用数据做一些事情。”此言一出,又引起了许多中国网民的不满。一时之间,关于“数据安全”的讨论铺展开来。

  聚讼纷纭之中,吴晨厘清了问题的关键:在大数据时代,“数据安全”几乎已经成了伪命题,讨论的重点应该落在“数据完整”上。在他的定义中,“数据安全”的追求者是希望自己的信息被隐藏起来,但事实上,这是不可能实现的,因为大平台提供的服务全部是基于对个人数据的了解。而且,互联网上的数据一旦产生,就很难被完全清除。所以,人们根本无法在享受服务的同时隐藏数据。

  “数据完整”就不同了。这个概念首先承认每个人的隐私数据一旦传到互联网上,就无法隐藏。数据应该被广泛使用,但使用的权限应该被严格控制。“数据完整”意味着一套规则,保证个人信息不被篡改和滥用,就如同一个病人愿意向医生公开自己的病历,而不会担心自己的病史被篡改或者公开。

  在目前大平台垄断数据的情况下,“数据完整”要真正实现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吴晨认为,区块链是贯彻这一原则的方向。在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公共基础设施上,个人数据储存在本地,而不是集中在如脸书、腾讯这样的大平台上。所有个人数据要在通过验证后才能查看,而且每一次查看都会留下记录。未经许可查看个人数据则被视作违法行为。

  目前,这种基于区块链的数据使用模式已经在爱沙尼亚落实。不过,吴晨也指出,那是一个只有130万人口的国家,只能视为小范围的试点。而要在拥有几亿、十几亿用户的跨国“巨无霸”上运用这样的技术,目前看来依旧十分困难。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