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潮探路万物互联 以“智”造促转型

  宁佳彦

  在浪潮内部,最被津津乐道的是2019年百度为了春晚发红包下的订单。浪潮是在2个月内交付四万台服务器的原定订单之外,承接了百度2周内生产交付1万台服务器的紧急突发任务。在短短15天内完成了原本至少需要25天的3万节点的生产交付,帮助百度在不到2个月时间里搭建起5万台服务器规模的春晚红包保障平台。要知道,全球观众参与红包互动的累计人次达到了208亿,需要承受的是10亿次/分钟的流量峰值。

  百度订单的及时交付是浪潮转型的一个缩影。踏过黏性胶毯去除鞋底的灰尘,套上一件防静电服,经过风筒吹掉身上的杂物,就站在了浪潮集团位于济南孙村的一个生产车间。在这里,探寻云计算、大数据厂商如何把万物互联引入生产线,为制造业转型提供了一个有趣的视角。

  升级“智”造车间

  浪潮济南车间里生产的是为云计算和物联网服务的服务器,同时,整个车间运行的信息数据交换也需要服务器和云计算支撑——头顶上方的屏幕就显示着客户订单的开工情况和完成率。

  在这里,生产车间分成了两个区域,在组装区,AGV无人驾驶的托盘小车在设定的流水线上运输材料,一旦有人挡住去路会原地等待;机器人手臂一丝不苟地为整柜服务器定向拧100多颗螺丝,据说1小时可以完成人类8小时的工作量,同时精度提升4倍;流水线上的工人对产品安装进行肉眼检测;完成初步检测的产品会被送到另一个区域——老化车间,模拟产品在现实使用条件中涉及的各种因素对产品老化的情况加强实验,以减少产品出厂后所遇到的各种问题。一行行跳跃的代码在车间外的电子屏幕上闪烁,服务器将按照最终购买方的要求进行不同的软件测试,完成老化后的服务器会被格式化,安装初步的软件,再通过物流体系送往客户的指定地点。

  这条2017年建设的生产线就是为了应对大规模定制化全新设计的,和一般的生产车间有何不同?浪潮互联网行业部产品部总经理熊鑫介绍说,对于通用产品,工艺指令不会为哪个客户再去定制,但是针对一些有需求的客户,必须要用专用指令,生产后还要做联合测试,以及配置检验的一些程序,“比方说12条内存,你应该插在哪个槽上?插错了要能检测出来。之前我们有个客户来了,就想检验一下这个功能,把内存换了一下槽,结果在后边两个环节都被卡。”

  这就是浪潮特色的智慧物联网车间,但绝非物联网的全部体现。“因为这不是一个生产环节就能完成的事儿。”浪潮集团高级副总裁兼互联网行业部总经理王虹莉告诉第一财经。浪潮自2003年就开始尝试互联网行业定制化的道路,作为做过品牌、销售、产品等跨部门的复合型高管,王虹莉敏锐地洞察到要想缩短交付工期,不能只在生产环节加速,还会涉及物料准备、发货物流等上下游环节,她将内外部的相关流程、方法、组织架构模式等总结为JDM(联合开发,JointDesignManufacture)模式。

  这个新模式专用于承接大客户的订单。将“客制订单”和“智能制造”结合,实现IT数据和OT系统的互联互通,完成多样化需求的快速响应、客制化产品的快速研发、实现大规模订单的快速交付以及全生产流程的严苛品控,都受益于物联网的JDM成为全产业链的定制化。在全流程的升级下,浪潮服务器的研发效率提高3~10倍,产品上市时间缩短一半,组装效率为40秒/节点,年产能200万台,并且可以整机交付,日交付万台。

  “我们和上、下游的商务模式和组织不一样,那么比如说我们看到有一个客户,会从我们内部的研发平台的搭建专门的R&D(研发)组织予以配合,而不是平台性的。”从王虹莉的话中,听到的不是对某几项制造技术的追求成就了“智”造车间,而是一次整体的变革。

  倒逼组织变革

  成功的花,人们只惊慕它现时的明艳,然而当初它的芽儿,浸透奋斗的泪泉。

  说到从定制化升级到JDM,还要把时针拨回到2010年。那时,3G网络的商用刚开始不久。2010年上半年,国内手机网民较传统互联网网民增幅更大,成为拉动中国总体网民规模攀升的主要动力。

  以洞察互联网趋势著称的互联网女皇MaryMeeker(玛丽·米克尔)在2010年的报告里提到,将有两大压倒性的趋势影响消费者:既是硬件/基础架构行业,也有网络的商业潜力,那就是移动和社交网络。

  也是在2010年,欧盟公布了互联网未来10年发展规划, 规划提出,至2015年,实现网络购物者比例达到总人口半数;20%的人通过网络跨国购物;33%的中小企业开展电子商务。计划2015年前将网民比例从60%提高至75%,计划2013年前实现基础宽带网络覆盖率达到百分之百;至2020年,所有人享受每秒30兆或更高带宽服务,至少一半欧盟家庭网络带宽达到100兆以上。

  这都预示着处理和存储数据的服务器市场将迎来一次爆发性增长,王虹莉敏锐地察觉到了商机。“硬件还是依赖规模,如果客户的规模不增长,成本下不来。市场在蓬勃地增长,我们要打破既有竞争格局,要走定制化路线。”这与浪潮的集团目标是拿到国内服务器市占率的第一名有了某种内在的共鸣。

  那时的服务器市场如何呢?放眼全球,研究公司Gartner的调查数据显示,2010年全球服务器市场出货量上升17%,同时利润比上年增长了13%。彼时,浪潮、联想、曙光是国内同行的佼佼者,但IBM、惠普、戴尔才是这个市场的主要玩家。

  “我们看到了两个场景,一个是超大规模数据中心的发展前景。与移动相匹配的云计算后面就是大规模数据中心的发展,也就是说大家对算力的需求出现一个爆发性的增长,需要有更强的计算能力。另外一个就是中国的这种移动互联网和云计算,在部署前期的一个投资阶段。”王虹莉说。

  一方面,对接客户让王虹莉判断服务器井喷式增长阶段即将到来,另一方面她也在思考如何围绕客户需求实现公司的组织优化。“JDM很关键,一个组织架构优化,怎么能够让我们的第一的核心资源再往前走一步,就像销售一样去直接跟客户对接。这个过程其实还是挺艰辛的。”她说。

  王虹莉的预见没有错,2011年4月,百度应用平台正式全面开放;6月,腾讯宣布开放八大平台;7月,新浪微博开放平台正式上线;9月阿里巴巴旗下淘宝商城宣布开放平台战略。2011年中国互联网大企业纷纷宣布开放平台战略,改变了企业间原有的产业运营模式与竞争格局,截至2010年年底,中国网民规模达4.57亿人,其中,手机网民规模达3.03亿人。这些都拉动了对服务器市场的需求。

  但是为了把握这个机遇而成立的项目看起来只花钱、不赚钱,在内部引发了争议,不仅如此,一些业界知名供应厂商也表示并不看好,“一个整机柜老大个儿,涉及结构件、几十个板卡,光一台样机搭建起来就要好几百万,开发一个系统往往就要十几台样机。”

  从开始做产品到能够落地采购,经历了两代零产出。凝聚在产品特点背后的是几近流产时内部的挣扎和痛苦。有个场景印在了同事们的记忆深处,为了协调,那时王虹莉已有了八九个月的身孕,还要从早上9点在会议室开会一直开到晚上10点,“一直看,一直听,哪里有什么问题立马给你指出来。虹莉总思路很活,我们得集中精力跟随她的思路。”

  要不要投入,投入要多大,到底能不能成?大家心里都没有数。这一段历程浓缩在了王虹莉的一句话中,“同事和我说,虽然看起来有挑战也很新鲜,但实际上年底发奖金一算账就不对了。”

  产品落地的辛酸,不足外人道。这款最终命名为SmartRack的产品总算有了这些特点:功能模块和支撑模块彻底分离,更加可靠高效;灵活架构容许网络、计算、存储有机共存;简易维护,无需繁琐拆装;轻松实现统一门户集中管理和业务自动部署。

  客户定制化需求越多,需要对接的系统和人就越多。“像我们客户的供应链的系统都是跟我们CRM系统直接对接的,包括ERP系统,物料有多少,现在有多少台机在生产进度,什么时间可以交付,都可以直接通过系统来看。人员对接上,就是客户有自己供应链的人,我们有供应链的人,通过对接再把需求快速传递到我们后台。”

  凭创新立潮头

  JDM模式如今不仅仅应用在服务器,还包括浪潮的存储业务。智能制造的经验是可以拓展的。“只要有大客户,只要有定制化需求,然后有量,也愿意投入共同研发,就直接按这个模式来走。”九年来,王虹莉估计最初的JDM客户服务器量级有接近10倍的增长,“互联网企业的成长周期在缩短,有些客户用了九年时间,一些新增的客户走过这样的路就用了三年,这个速度越来越快了。”

  “我们跟客户合作这么多年,他们更看重的是弹性的服务和质量,以及快速响应,包括研发设计,这几方面的因素合在一起,而不是说单纯比价格。”和客户面对面打交道比较多的熊鑫这样描述他理解的JDM竞争力。

  不仅如此,JDM这种敏捷制造的理念也在向浪潮的合作伙伴处延伸。比如格力和浪潮合作打造了企业大脑,格力提供了数据,浪潮则进行分析,实现了算力提升3倍,研发周期缩短了10%。企业的IT基础设施不再仅仅是生产的辅助,而是变成了核心的生产力,成为提高竞争力的最关键优势之一。

  “互联网行业是新的IT技术应用的排头兵,他们的技术需求引领了整个产业界。从互联网行业凝练出的技术和产品代表了产品的趋势,在非互联网行业得到很快的认可和普及应用,从互联网行业凝练出的业务方法论也是快速发展的其他行业的需求,尤其是在工业互联网的大趋势下,传统企业都在积极地进行数字化转型。”中国工程院院士、浪潮集团首席科学家王恩东在浪潮合作伙伴大会上说。

  随之而来的是浪潮在服务器领域排名的变化。根据Gartner统计,2018年,浪潮在全球服务器市场占有率快速提升,以排名前三的公司来看,戴尔的市占率下降了0.3%,HPE下降了2.8%,浪潮则增长了1.7%,并且增速全球第一。IDC的统计则指出,从厂商市场份额来看,按出货量前三名厂商依次为浪潮、戴尔易安信和华为;按销售额前三名厂商依次为浪潮、华为和新华三。在互联网行业,浪潮已经五年蝉联第一。

  “我认为在任何一个行当里面,第二名其实挺好做的,你会更敏感,还有第一可以去模仿,对吗?其实第一挺难做。”今年王虹莉获得了行业信息化领军人物奖,但她依旧清醒地意识到内外部风险一直存在:人才可能被“挖墙脚”,内部可能开始对客户“挑肥拣瘦”,甚至JDM模式也可能被效仿。

  更重要的是市场环境的变化。2019年第一季度,全球服务器市场收入198亿美元,同比增长4.4%;出货量同比下降5.1%,约为260万台。中国X86服务器市场同样遇冷,出货量同比增速自2010年以来首次出现负增长,出货量增速同比下滑5.3%。

  IDC全球基础架构平台和技术部研究经理SebastianLagana(塞巴斯蒂安·莱格那)表示:“企业用户和超大规模公司通过ODM采购的需求相较前几个季度减少,在第一季度影响了市场增长。虽然单价的同比增加支撑了销售额的增长,但本季度服务器出货量下降非常明显。不过,一旦客户不断追求更高配置的服务器,就可以持续推动服务器均价的增长,从而抵消出货量下跌所带来的影响。”

  如果成功的路径可以被模仿,外部形势会发生变化,浪潮下一个难以被超越的优势在哪里呢?

  答案是继续转型。浪潮内部确立的目标是从领先的云计算、大数据服务商,通过云、数赋能构建平台型生态企业,打造云服务运营商、大数据运营商、智慧城市运营商三大新运营商,向“云+数”新型互联网企业转型。

  实现智能制造是转型升级不可或缺的部分,想要乘风破浪、迎立潮头,终究离不开能够驾驭新技术,实现生产力创新突破的人。

  “济南人都知道浪潮的S0楼。什么时候来都能看到有灯在亮,亮着灯的都是在加班的。”一位浪潮人这样告诉第一财经,这在“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的济南其实还是少数人的选择,“其实在于氛围,我觉得这里不是那种很刻板,可能一个人一待就待到退休的地方。”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