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化转型,CFO准备好了吗?

  眼下已经进入数字经济时代,人工智能、物联网等技术的触角早就伸向了商业世界,推动着商业模式的转化。在日前上海国家会计学院联合阿里云、德勤和ACCA推出的CFO数字化领导力课程上,有业内专家更是直言:“改变是必然的。未来生存下来的一定是最能适应环境的,如果不知道这个世界发生什么变化才是最可怕的。”

  “为什么做数字化?环境变了,消费者变了,竞争对手变了,基础设施变了,打法变了,驱动力也变了。”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阿里云智能新零售总裁肖利华博士明确表示,数字领导力,一定要抓紧做好提前的准备。

  技术迭代,商业逻辑持续“进阶”

  阿里云智能副总裁高飞表示,阿里一直不认为有什么传统不传统,只有创新不创新,“从科学到技术再到产业再到商业,这些之间变化的速度是非常非常快的,从一个技术到一种商业模式,原来可能会需要几年,现在实现的周期正在越来越短,可以说这是一个大融合、大协同、大渗透、大交叉的时代。”

  按照肖利华的观察,从产品主导到品牌主导,再到现在的消费者主导,技术迭代带来了商业逻辑的“进阶”。以购物来说,整个商业赖以生存的基础都发生了巨变。大家现在如果拿出手机打开淘宝,各种店铺的淘宝直播一点进去,就可以看到一大早都会有十几万人在直播里了。实体店铺做直播,网上下单快递送回家,门店或者仓库负责发货,很多网上下的单就近门店、就近仓库就发货了。显然,线上线下已经融合在一起了。

  肖利华进一步指出,“过去的1.0阶段强调渠道为王,谁的店铺越多越厉害。第二个阶段叫PC互联网,强调爆款为王,第三个阶段强调互动与体验,现在已经到了4.0阶段,谁能够连接和洞察更多用户才有可能,不只是连接更多用户洞察更多用户,谁能更多反向去做产品服务的创新,这才是核心关键所在。”

  他表示,“时代在快速演变,消费者现在已经在线了,我们的店铺、商品、导购的服务是不是在线?如果不在线意味着消费者找不到你,这是很大的问题。数字化在线化只是第一步,未来所有企业都会是数字化、智慧化的。消费者已在线,倒逼企业组织、业务、生态都在线,如果不在线很大一半战场都没了。”

  高飞则举出了“吉利淘宝卖车”的案例,点明传统行业数字化转型带来的改变。吉利六分钟在淘宝平台上卖了1万辆车。为什么要把汽车首发放在网上做?吉利卖的是预售品,预售结束后,淘宝平台会把1万个客户的画像给厂商,这1万个客户是来自哪些区域,消费能力、学历等情况是如何的等等都非常明确,而未来定量产的时候,就可以相应的重点投入,减少库存成本。

  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阿里云智能新零售总裁肖利华博士

  企业“全链路数智化”要走五部曲

  肖利华说:“我们过去觉得天经地义的资产负债表、现金流量表、损益表,现在就不只是那几个表了,你的数字化消费者资产表到底怎么样,你能够连接到多少用户,你连接的用户有多少价值,能够给你带来多少将来的想象空间。你连接的用户数越多或者你连接的合作伙伴越多,连接质量越高,连接频率越高就越有价值。”

  传统意义理解的数字化就是数据库,做服务器带宽,网络安全存储、弹性计算。据肖利华透露,“为什么阿里巴巴在这么大体量的情况下还能做到高速增长,因为早在2013年开始,就把企业内部的业务中台、数据中台搭起来了,把所有的孤岛都打通,打通了任督二脉。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小前台、大中台、强后台、富生态。”

  他认为,数据即业务,业务即数据,真正做到这一点才能实现数据驱动,一切业务数据化,一切数据业务化,无业务不数据,无数据不智能,无智能不商业,“数据化、在线化这是第一步,智能化才是未来。”

  肖利华概括出了企业的全链路数智化的五部曲:第一个步骤就是基础设施云化,你到底有多少服务器、多少存储、多少带宽等全部都上云;第二个全面触点数字化,通过门店数字化(扫码、刷脸支付、云码等)、IOT中台等把各种数据采集回来;第三是核心业务在线化,包括所有的业务中台的建设、钉钉系统集成;第四个是数据中台建设,加上数字化营销、营收、运营等环节;第五个就是供应链智能化、端到端全业务链的智能化,最终在商品企划、渠道、开发等环节实现智能化。

  CFO引领企业数字化转型战略

  2019,是财务数字化元年。基于对企业和财务数字化未来的深刻洞察,上海国家会计学院联合阿里云、德勤和ACCA推出了CFO数字化领导力课程。“从财务、业务到领导力,我们携手国内最顶尖的专业机构共同探索数字化转型之路。”上海国家会计学院副院长刘勤教授说。

  他认为,CFO需通过数字化项目帮助财务团队建立数据分析和预测、战略洞察和决策支持、风险管控等方面能力。作为CEO最重要的战略伙伴,CFO更需要参与数字化建设过程中的战略、风险、预测等,并组织对数字化投资项目进行投资回报率分析,包括管理投资决策、定义新成本模式、追踪投资回报、参与技术取舍。

  “目前大部分的财务都是在干会计电算化的事情,基本上只是完成事后的事实记录。现实的情况是,很少会有公司的CEO会根据报表做出决策,最多就是放在那边看一看而已。”在肖利华看来,CFO必须得“小心”了——大部分的财务工作实现自动化后,CFO的价值在什么地方,这是需要思考的问题。他指出,“例如,能不能前瞻性地做更多预测的工作,能不能做更多财务分析,能不能把资金周转、上下游打通,包括融资收购等等,这些可能才是未来CFO更有价值的能力。”

  刘勤则表示,“在协同企业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CFO需要思考五个关键问题:决定企业成功的核心因素是什么?数字化能否真正助力企业发展?CFO在数字化进程中的作用是什么?CFO如何评价企业数字化的绩效?CFO如何实现自身工作的数字化?”

  他相信,通过十天的系统培训,从数字化的理念、原则到方法和策略,CFO能都有清晰的认识,最终能强有力地引领企业的数字化转型战略。

  上海国家会计学院副院长刘勤教授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