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迪上调中国经济增速预期 2016年料增长6.6%
来源:中国证券网 发布时间:2016年08月18日 10:25 作者:

  新浪财经18日援引外媒报道称,穆迪表示,中国经济2016年料增长6.6%,2017年增长6.3%。穆迪称,在大宗商品价格温和反弹、资本流动状况改善,以及中国近期经济增长前景好转的带动下,新兴市场前景已经企稳。

  穆迪此前预计中国经济2016年增长6.3%,2017年增长6.1%。

  美国经济增长前景依然颇具韧性。穆迪把2016年美国经济增长预估从2.0%降至1.7%;对美国2017年经济增长预期维持在2.3%。

  延伸阅读:

   7月份金融数据下滑明显 资金“脱实向虚”亟需扭转

  央行近期公布的7月金融数据引发强烈关注。一方面,M1与M2的增长“剪刀差”已扩至15.2%,创出历史新高,加上企业贷款表现不佳,显示企业投资意愿下滑,资金“脱实向虚”依旧严重;另一方面,整个7月人民币贷款只增加了4636亿元,同比少增1.01万亿元,而住房贷款就增加4575亿元。这一系列最新公布的数据引发市场对资金“脱实向虚”、以及“泡沫经济”现象的担忧。

  企业贷款下降投资意愿低

  “住户贷款包括消费贷款、个人经营性贷款。”中国社科院金融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指出,消费贷款的主要部分是房贷。央行数据还显示,新增住户贷款中的“主力”是居民中长期贷款,新增4773亿元,占新增贷款的比重创历史新高,达到102%。根据国泰君安银行业分析师王剑的解读,这其中包括住房按揭、商用房按揭、汽车贷款等,而住房按揭是最为主要的,“不管房市好坏,每月总会有刚需购房的,所以个人长贷数据每月都较稳定。”

  在企业贷款罕见下降的拖累下,7月新增贷款“跳水”与企业有效信贷需求持续低迷有关。数据显示,7月企业中长期贷款新增1514亿元,环比少增2591亿;短期贷款减少2011亿元,环比少增3992亿。信贷表现不佳表明企业投资意愿不足。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此前表示,大量的货币发行出来以后并没有能够迅速地拉动经济,也就是企业没有进行有效投资,M2增速因此没有提高,这些钱一直停留在企业的活期存款账户上。

  资金“脱实向虚”现象严重

  贷款数据的变化表明资金正在“脱实向虚”,这也导致了固定投资规模增速下降和部分城市楼市过热的现象。国家统计局公布的资产投资情况显示,今年前7个月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与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增幅分别回落了0.9与0.7个百分点。基建、制造业、房地产三大投资增速进一步回落。此外,前7个月房地产开发企业到位资金中,国内贷款增速进一步回落至0.7%;前7个月固定资产投资到位资金中,国内贷款增速也回落1.5个百分点至10.9%。

  楼市方面,上半年全国50个主要城市诞生的“地王”多达219宗,而上一个“地王”井喷的2013年,全国的“地王”数量也不过60宗。“面粉涨价,面包跟涨。”截至6月底,深圳新房均价领跑全国,进入5万元时代,与深圳并肩领涨的上海、北京市场上总价低于300万元的房子已近乎绝迹。值得一提的是,去年上半年居民购房贷款新增1.11万亿元,今年上半年居民购房贷款新增2.36万亿元,翻了一番,月均新增房贷从2014年的1500亿元激增至今年上半年的4000亿元,而新增房贷/新增住房销售额则激增至60%。

  泡沫并不只是出现在楼市,还包括资本市场。“从2014年开始,我国就持续处在金融与实体的‘跷跷板’之中。实体经济稳增长一旦乏力,资金就会在金融市场堆积,形成资产价格的泡沫。”光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徐高称。最鲜明的一个例子是,今年4月21日,螺纹钢的主力合约成交总数是2236.1万手,一手等于10吨,即成交总吨数为2.2361亿吨,而2014年全国螺纹钢总量不过2.1527亿吨。兰格钢铁信息研究中心主任王国清指出,现货价格跟着期货走,钢材市场金融属性明显被强化。

  “抑泡沫”成下半年重要任务

  事实上,从近期高层的动向来看,扭转资金“脱实向虚”现象已被提上议事日程。7月26日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将稳增长放在更重要的位置,并且明确提出要“抑制资产泡沫”。徐高认为这意味着下半年资金将更多从金融向实体流动,在带动实体经济复苏的同时抑制金融资产泡沫。在上半年全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工作暨经济金融形势分析会议上,银监会指出下半年的工作主要任务之一是扭转资金“脱实向虚”现象,重点严查热衷当通道、做过桥、加链条等“脱实向虚”的行为。市场人士预计,今年下半年证券市场监管中亦会不断强调杜绝“脱实向虚”,提升服务实体经济能力的问题。

  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执行院长刘元春认为,在实体经济整体收益下滑的状态下,金融性或投资性的收益下滑得没有那么快,人们就会出现短期的投机行为,大量的资金脱实向虚,进入虚拟经济,就会把资产价格炒起来,从而形成未来资产价格进一步上涨的预期。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刘胜军指出,资金“脱实向虚”的现象其实已经存在很多年了,现在这个问题更加突出。我们不能继续靠货币刺激来推动增长,因为货币刺激就意味着货币超发,货币超发一定会推高资产价格泡沫,而资产价格泡沫有个自我预期、自我实现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