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松成释疑M2增速超预期回升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发布时间:2015年07月15日 06:52 作者:王晓

  表外融资同比大幅萎缩1.83万亿

  7月14日,中国人民银行公布2015年上半年金融统计数据报告。

  报告显示,2015年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8.81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减少1.46万亿元。这一增量的下滑,主要是受表外融资大幅萎缩的影响。

  报告还显示,6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达到133.34万亿,同比增长11.8%,增幅超出市场多数预期。

  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表示,M2增速回升主要和央行连续降准、降息有密切联系,而企业融资成本也在降准降息后持续下降。下一步,央行将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更加注重松紧适度和预调微调,为经济平稳增长与结构调整提供充足和适度的流动性。

  表外融资萎缩拖累社融增量

  央行报告显示,2015年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8.81万亿元,与近六年来同期的平均水平基本相当,比去年同期少1.46万亿元。

  增量减少的主要原因在于表外融资大幅萎缩。统计显示,上半年实体经济以委托贷款、信托贷款和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方式合计融资5933亿元,比去年同期大幅减少1.83万亿元;占同期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的6.7%,比去年同期低17.0个百分点。

  而一般情况下,这一占比约为25%,最高时曾接近30%。

  盛松成表示,表外融资大幅萎缩与防范金融风险意识增强、金融监管力度加大有一定关系。金融机构大量表外业务转移到表内,这种结构性调整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少融资风险,缩短融资链条,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将有利于金融机构的稳健运行,增强金融机构对实体经济的资金支持。

  此外,地方政府债务置换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人民币贷款和委托贷款、信托贷款的发放,从而影响社会融资规模。

  尽管一、二季度社会融资规模增量均同比下降,但近几个月数据正在逐月回升,成为一抹亮色。社会融资规模增量在4月、5月、6月分别为1.06万亿、1.24万亿和1.86万亿。盛松成表示,这说明整个社会的流动性在逐步增加。

  此外,社会融资结构也有所优化。直接融资占比明显上升。上半年,非金融企业境内债券和股票合计融资1.35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少1379亿元;占同期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的15.3%,创历史同期最高水平,比去年同期高0.8个百分点。其中,企业债券净融资9286亿元,比去年同期少3751亿元;非金融企业境内股票融资4245亿元,比去年同期多2372亿元,增长1.3倍。实体经济通过直接融资的比例有所提高,表明融资结构有所优化。

  M2增长11.8%超预期

  央行报告显示,6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133.34万亿元,同比增长11.8%,增速比去年末低0.4个百分点;狭义货币M1余额35.61万亿元,同比增长4.3%,增速比去年末高1.1个百分点。

  M2的增速大幅高于市场预期。此外,M2在二季度也从4月份的历史低点10.1%逐月回升,5、6月份分别回升0.7和1.0个百分点,增速达到10.8%和11.8%。

  对此,盛松成表示,这和人民银行近几个月以来连续降准、降息有较大关系。具体看,M2增速回升主要有四个方面的原因:

  第一,各项贷款同比多增,派生存款增加。今年以来,金融机构相应增加了贷款投放,尤其是中长期贷款和票据融资投放较多。今年上半年,人民币各项贷款新增6.56万亿元,同比多增5371亿元。其中,中长期贷款新增3.67万亿元,同比多增3848亿元,票据融资新增8692亿元,同比多增6256亿元,增幅巨大。

  盛松成表示,中长期贷款增加说明投资持续增加,说明经济增长潜力在逐步发挥作用。而票据融资反映了企业短期融资的活跃度。

  第二,降准提高了货币乘数,增加了货币供给。今年2-6月,M2货币乘数连续4个月上升,由2月的4.21上升到6月的4.62高位。同时,降准也增加了银行体系资金供给,银行放贷意愿上升,超额储备率下降。

  第三,降息引导市场利率下行,刺激了贷款需求。据央行统计,截至6月,企业整体融资成本为6.32%,比上年末下降68个基点,比上年同期下降85个基点。

  最后,今年以来,我国积极财政政策逐渐发力,财政支出增加,导致财政存款相应减少,间接增加了一般存款。

  不过,业内也有不同看法。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副总裁、宏观经济研究主管章俊认为,6月份M2增速反弹一方面源于新增信贷的派生存款,另一方面主要是因为居民存款在季度末(特别是半年末)基于存贷比考核而回流表内的季节性因素。而由于M1增速依旧低迷,从上个月的4.7%小幅下滑至4.3%,说明实体经济的活跃程度依旧低迷。此外,章俊还认为,票据融资规模增长迅速,这说明银行通过票据融资冲贷款规模的倾向明显,银行由于风险偏好下降而惜贷和实体经济贷款需求疲弱的情况可能依旧存在。

  招商证券也在报告中提出,信贷结构继续恶化,企业中长期贷款占比继续下降,票据继续冲量,反映出企业投资意愿依然不足。

  中信建投证券认为,实体经济走出通缩路途漫长,货币政策具有继续宽松的必要性和可能性。章俊也表示,鉴于实体经济虽然可能已经触底,但在短时间内缺乏向上的内生动力,他认为央行在货币政策方面会继续维持并在边际上增强宽松的力度,但在实施层面会从之前单纯的货币宽松转向有规划的配合“积极的财政政策”的推进。

  盛松成表示,下阶段,人民银行将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更加注重松紧适度和预调微调,为经济平稳增长与结构调整提供充足和适度的流动性。

  (编辑:韩瑞芸,如有意见或建议,请联系hanry@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