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朴拙的当代设计 构建情感与精神的体验空间

  李刚

  [炳灵寺文物保护研究所办公楼2楼的改造计划,与炳灵寺正在进行的水利施工、修复项目、公路等公共设施建设工程一起,将在不久的将来让炳灵寺以全新的面貌出现在游客面前。参与改建项目的设计师们,也由此参与到古老文化遗迹的更新中,奉献出自己的智慧和劳动。]

  甘肃省酒泉市瓜州县戈壁滩上的艺术瑰宝榆林窟,是2018年第一届M+中国高端室内设计大赛之“榆林44窟”新建项目的所在地。去年,5支设计师战队进行了激烈竞赛,最终三支战队获得了改造榆林窟三个公共空间的机会。据红星美凯龙方面介绍,这三个公共空间项目即将竣工,“预期于今年10月惊艳落成”。红星美凯龙执行总裁、新零售集团COO陈东辉现场参与了去年榆林窟和今年炳灵寺的两次驻地项目,对于即将服务于文化瑰宝守护者和公众的“榆林44窟”,他表示非常期待,希望能为榆林窟守护者和游客带来更好的体验,为新中国成立70周年大庆盛典献礼。

  “榆林44窟”新建项目的顺利推进,让M+中国高端室内设计大赛与敦煌研究院后续的合作水到渠成。通过项目合作方、第一财经公益基金会秘书长彭佳的协作,大赛再次与敦煌研究院罗华庆副院长联系,罗副院长将炳灵寺石窟推荐给大赛。经过现场考察,大赛方与炳灵寺文物保护研究所共同确定了位于办公楼2楼的改造空间。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改造计划与炳灵寺正在进行的水利施工、修复项目、公路等公共设施建设工程一起,将在不久的将来让炳灵寺以全新的面貌出现在游客面前。参与改建项目的设计师们,也由此参与到古老文化遗迹的更新中,奉献出自己的智慧和劳动。

  炳灵寺期待“出圈”

  炳灵寺文物保护研究所贺延军所长和他的同事们热情淳朴,非常欢迎设计师们加入到炳灵寺保护与发展的队伍之中。贺所长告诉第一财经,炳灵寺对保护的需求很急迫。

  50岁出头的贺所长,2014年11月来到炳灵寺工作,此前,他在甘肃省博物馆工作了23年。从兰州来到偏远而交通不便的炳灵寺,贺所长平和地说,服从工作需要。炳灵寺石窟全年开放,没有休息日,工作人员只能根据工作的轻重缓急适时安排休息。贺所长节假日也经常要留守在孤岛般的炳灵寺,不能回兰州与家人团聚,尤其是最近,“要做的事情太多了”。

  设计师们在炳灵寺驻地学习期间看到,周边环境整治和唐代弥勒大佛的保护工程正在进行中。去年是炳灵寺多灾多难的一年,“7到9月的5次强降雨,引发了泥石流次生灾害,大寺沟河床内堆积起20多万立方米泥沙,河床抬高了2.5米。”贺所长介绍说,去年的降水对炳灵寺影响非常大,“洞窟被淹,崖体渗水,雨水还加速了造像的风化,壁画、塑像的霉菌问题也更严重了。”弥勒大佛的脚部等处受到雨水冲刷,也亟待保护和修缮。

  细雨中走在大寺沟旁通往石窟的小路上,会有小石子从山崖上滚落。河床上的施工看起来并不繁忙。贺所长介绍,由于炳灵寺石窟保护区域面积比较大,河床上清理出的泥沙一时没有合适的地方倾倒,影响了工程进度。此外,今年5月以来水位比较低,导致大型运输船只不能在河道作业,也影响了水利工程进度。不过,目前炳灵寺通往外界的公路正在加紧建设,建成后将解决一系列老大难问题。

  谈到炳灵寺即将开通的公路,陈耀光、张灿、厐喜等导师从设计和游客体验的角度出发,不建议用公路取代目前的水上参观行程。他们认为,从刘家峡水库一路的风光和体验非常独特,这样的体验是公路交通不能提供给游客的。对此,贺所长也有自己的看法:“陆路和水路各有优势。水路可以感受自然风光,陆路比较近,对游客来说比较经济,成本低。”

  炳灵寺文物保护研究所对改造空间的设计要求很实在,“完善服务功能,让游客有休息、休闲的空间,能解决他们的餐饮问题。”对于相关的人力配套问题,贺所长坦言还没考虑好,“建好后是承包出去还是研究所自己做(没有确定)。今年我们成立了旅游服务公司,改造后的空间是否由公司经营,还没确定。

  炳灵寺石窟的公共设施正在进行全面的升级改造,包括道路、公共卫生设施等,为提升接待能力和服务水平做准备。据介绍,目前附近区域的黄河岸线加固工程也在进行中。

  保护与开发工作压力不小,但贺所长认为前景很乐观,“现在挺有信心,政府对甘肃石窟的确非常重视。”他说,管理所这边主要对空间的风格、风貌等方面进行把握。其他方面的问题,会有专业人士一起把关。

  2017年,炳灵寺的游客有11万人。去年,因为强降雨造成安全隐患,炳灵寺在游客最多的7到9月关闭了将近两个月,全年统计下来共有7万多游客。今年截至8月28日,游客数为75000人。贺所长告诉第一财经,炳灵寺的游客接待能力还有较大提升空间,各项服务措施完备后,希望更多人能来参观游玩。

  朴拙的文化与服务空间

  8月8日,张灿在炳灵寺的演讲成为驻地项目的一大亮点。作为“张张王牌”战队的导师之一,一直强调“要么不出手,出手就要取胜”的张灿,毫不掩饰对这个项目的渴望。参与过多家美术馆和博物馆的设计,他对文化空间的设计颇有心得。他在演讲中说,这一次参加炳灵寺公共空间改造,是真正要忘掉预算的问题,做一次纯粹的设计。

  “最先讨论的是项目定位和角色,就是我们要设计的这个空间,在炳灵寺这样一个地方处于什么样的地位和角色,要担当怎样的功能。”张灿告诉第一财经,驻地行程结束之后,他给了战队5位设计师3天时间,让他们在没有任何约束的情况下各自发挥创意,拿出自己的方案。

  “参与是最重要的,希望每个学员都能体验构思的过程,而不是说每个人最擅长什么就做什么,如果接触不到前期、后期或者某项工作,我觉得是不太好的。”张灿说,从构思阶段就要激发起每个人参与其中的状态。

  此次参与炳灵寺驻地项目的设计师,都是第二届M+中国高端室内设计大赛的优胜者,作为成熟的设计师,他们在市场上独立打拼,很多都已经在管理团队。但来到炳灵寺,他们的短板也很明显。“我这个队的队员没有一个人做过文化遗产保护建筑或文化空间,大部分都是做时尚空间、家装等。大家把构思汇集到一起讨论时我发现,自我表现太多了。”张灿说。

  张灿把设计师比作空间的导演,“我问大家,在(炳灵寺)这样的环境里,如果排序的话什么是最重要的?石窟、黄河、已有的建筑、其他环境因素、对面的山峰等都要排序。讨论下来大家都认可游客还是冲着炳灵寺石窟来的,而不是冲着茶或咖啡空间来的。”“张张王牌”的另一位导师张清平也发了一篇文章给战队的设计师们,认为新建空间的功能是让人作片刻停留。

  这个片刻停留的空间,也非常重要。张灿问大家,这个空间要让游客体验什么?大家认为这个项目已经不只是室内设计,还包括了环境改造。因此要完整地了解空间的原有状态。“我们把这个空间所在的建筑的结构全部了解清楚,还要把炳灵寺码头设计出来,相关的模型都建出来,从游船抵达的码头开始分析空间。”

  张灿强调设计的“不装”和“不作”。“现在这个阶段,要让建筑语言越来越单纯,建造结束装修就结束了,基本上没有装修。材料也很质朴,就是一种材料,很纯粹的,与建筑原本的颜色差不多,体现出石窟的神秘和感染力。我们不希望这个空间太炫酷,所以不会使用任何当代材料,这个空间要拙一点,不那么精细。”

  在张灿的设想中,这个朴拙的空间里甚至没有桌子和椅子,游客可以直接坐在台阶上休息、喝茶。“茶具要用土碗。其他器皿都不当地。以前的画工、匠人,画壁画的时候都是喝的煮茶,我专门请教了贺所长,当时的茶都是从茶马古道上运来的砖茶、树茶,而且要用铁壶去煮。到炳灵寺石窟,要体会的就是那种融入当地的感觉。”光与影的设计,则将通过处处油灯灯盏来处理。“我们可能不会设空调,夏天通过通风降温,冬天烤火供暖。”张灿说,他不希望这个空间成为视觉表现上很当代的一个场域。

  作为一个文化古迹旁边的公共空间,来到这里的人们多多少少带有某种情结,“这些东西很隐晦,不能用太多的形式去表达,必须要用当代但是又很简单的语言来表达。”8月26日张灿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张张王牌”战队的设计方向已经很清晰。作为导师,张灿把队员们的巧思粘合起来,“把主线捋一捋。他们都是独立设计师,我做一些引导,主要还是把他们提出来的东西进一步进行思考并理顺。”

  张灿希望在设计中可以“减得可以让别人看到韵律,看到整体的意义”。他所说的减不等同于无,而是“在少中可以看到很多,不是苍白”。

  可以后退的设计

  简而拙的设计方案,内里是与文化传承紧密相关的空间的气质,是人们在炳灵寺的感受,包括敬畏感和对文化的理解。公众如何与炳灵寺及其所在的地理与文化空间进行对话,是设计的核心问题,“每次到关键阶段,张清平老师都会写一些文字给大家,比如,他提到这个项目和环境,包括石窟、黄河、原有建筑、地形和功能进行怎样的匹配。怎么研究它们之间的关系和进行分寸拿捏,这对于设计师来说是很重要的。”

  出生于1990年的夏伟是“张张王牌”战队的成员之一,作为公司的设计总监,他手头进行中的项目就有十几个,以家装项目为主。此次参加炳灵寺驻地项目,是生长工作在杭州的夏伟第一次去西北,“地貌和江南完全不一样,辽阔的土地和景观对我的冲击力比较大。”夏伟说,作为设计师,到各地旅行、参加活动虽然不会一下子就对工作有很大影响,但接触到的不同东西会累积在心里,慢慢地会体现在作品中,这是一个学习、储备,不断地内化的过程。“灵感来自很多方面,电影、漫画都是累积,听音乐也是。”

  张灿对项目概念的提升让战队成员都非常激动,夏伟觉得此前自己的想法比较表面,主要在想建筑本身的结构和吸引力。“张灿老师强调在地性、在地文化,这才是对项目的尊重。而张清平老师提出了奉茶等概念,将空间的功能设计具体化。”历史上炳灵寺地区徒步行进的商旅很多,那里的大路路边上都放着茶壶,是当地人免费给路人喝的,这是奉茶概念的来源。团队讨论认为,这样的设计与空间和历史有内在连接,“这个空间不能太商业”。

  从背景音乐到动画、模型、效果图,“张张王牌”战队的方案注重细节,完美主义色彩浓郁。“每个环节都要做到最好,要有必胜心态,不允许将就。”夏伟说,做住宅设计,套路化比较多,大家的手法都差不多,很少考虑背后的核心概念。此次参加“奇遇M+敦煌石窟之炳灵秘境新建计划”,他学到了以后不再是先做项目平面图,而是要先找出核心概念,围绕概念做设计,做到有故事,有叙事性,而不是先做材质、颜色这种表面的东西。“很多设计师做的其实是视觉设计,参加这个项目对我来说是一次很大的升级”。

  承认自己是完美主义者的张灿告诉第一财经,虽然自己在这个项目中的参与度很高,但他尊重队员们的选择,遇到不同意见,就由队员们来协商决定。队员们的心气比较高,但在张灿看来,设计师应该是咄咄逼人的还是后退的,这一点很重要,“我强调设计师要会往后退,把别人包容进来,而不是咄咄逼人和别人较量。”

  在张灿和队员们的设计中,来到炳灵寺的游客下了船登上码头,在通往改建空间的梯道上就会有特别的感受。上楼梯时他们在方向转换的时候可以看到不同的景观,“有一个角度能看到一块特别的石头,下一个角度就能看到黄河,停下来休息,可以欣赏不同的风景。”

  在炳灵寺演讲时,张灿说这个项目不考虑钱,他进一步解释,这句话有两种解释,“第一种是钱太多不考虑钱,第二种是没钱的情况下不考虑钱。我当时说的是第二种。我们的方案不需要装修,施工做完就完了,墙壁不用刮那么平整。我们选择的手法可以容忍不那么规整。”设计可以让人的关注点从视觉表象移开,关注到它与环境的多重关系,关注基于情感和精神的表达。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