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山水间的设计初心 推动中国设计力量崛起

  李刚

  [“这个赛事和人有关,和生活有关,自然也和美有关,是无关地域的。我们希望通过M+中国高端室内设计大赛,将传统和摩登共冶一炉,推动中国设计力量的崛起。在为中国的更多城市注入设计活力的同时,也为敦煌添加更多的设计元素。”陈东辉说。]

  敦煌文化属于中国,也属于世界。作为贯穿千年的见证者与记录者,敦煌石窟是中华文化传承中不可多得的瑰宝,敦煌文明值得人们一再感受及探寻。

  红星美凯龙家居集团执行总裁、新零售集团COO陈东辉告诉第一财经,通过去年的“榆林44窟”合作项目,M+中国高端室内设计大赛与敦煌研究院建立了深厚的友谊,设计师们也得以在举世闻名的文化胜地发挥出自己的职业专长,思考设计与独特历史人文环境的关系。

  在陈东辉看来,设计与历史文化、艺术密不可分,“历史文化与艺术是设计的土壤,而设计也反映出历史文化的变迁以及艺术的造诣。敦煌石窟让我们看到了千年不改的、属于中国的美好。真正的东方美学一直是包容、开放、多元和鲜明的。”他认为,在生活、美学、空间设计、匠心等层面,红星美凯龙与敦煌石窟千年前的缔造者有着相同的追求,红星美凯龙也将秉持初心,不遗余力将我国千百年文化瑰宝的精髓守护并传承下去,创造出尊崇传统的当代设计之美。

  炳灵寺石窟改造项目正是这一理念的体现。“炳灵寺石窟的改造空间独具秀美的天然景观,期待通过集合优秀设计师的智慧巧思,打造出黄河之畔的‘网红打卡点’。”陈东辉表示。

  “和光同喜”战队的导师陈耀光和厐喜,分别来自山水清丽、文化底蕴深厚的杭州和苏州,他们的设计也与这两座历史文化名城密不可分。厐喜并非设计科班出身,他成为设计师的经历颇为写意,却也体现出行业的深刻变化与转折。第一财经采访发现,他的设计师经历,正是对当代东方美学及其境遇的非常具体而形象的诠释。

  一段不期而遇的设计旅程

  8月27日,在位于苏州古城附近姑苏69阁的喜舍,主人厐喜坐在茶室,边抽着雪茄,边聊起他起始于这处宅院的设计师历程。

  停下自己的广告公司业务之后,厐喜专心打理喜舍,将自己对茶艺、奇石、传统手工艺的喜爱融入这个空间。随着来往于此的朋友越来越多,化学效应也在这个空间里发生。

  “这个空间和我的职业转换有太多的关系,莫名其妙地,开始有人和我说,你的这个空间我很喜欢,能不能帮我也做一个。”当第三个人找到厐喜的时候,他问自己,我是不是真的可以做。就这样,作为空间设计师的厐喜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同行和公众面前,设计项目屡获奖项,他也从玩票开始,越来越喜欢这个行业。“从2016年到2019年上半年,工作量越来越大,开始出成绩成体系了。”他自我评价,从门外汉的非专业的角度进入设计行业,思路和传统的不一样。

  喜舍这个融入了太多玩乐概念的空间,是厐喜不经意但又是在恰巧的时间里做的一次独特的对空间的改造实验。“它从外边看起来平淡无奇,走进来之后很舒服,很江南,又有些工业风格的当代范儿。”厐喜说。传统和当代相结合,出于他个人的脾性和审美,时尚和当代的风格,与中国传统的游艺与收藏结合,引发了很多人的共鸣。“最早在家具圈得到认可,随后在室内设计圈也得到认可,还是对空间的理解在那个阶段出现了变化。”厐喜回顾过往时说。

  厐喜的设计一直被设计同行视为中式简约风格,但他现在做的项目力求规避以往的风格。他说,自己一开始就很喜欢变,喜舍空间每两个月就会有很大的变化。他不停地买东西放进来,也不断把喜舍内的收藏以藏养藏。

  因为寻求生活方式的变化,厐喜进入了设计行业。除了爱好和赚钱,他认为其中也有寻找社会责任的原因。“我说的社会责任的一种是基于审美的发声,它不只是传统的延续,到了这个时间节点,该表达就可以表达了。我要去传递一些东西,至少不会是把垃圾展示出去的,社会责任也是这个意思。”

  厐喜说,他对所有玩的东西都很喜欢,而且喜欢盯着一件事情把它玩透。如何才是透则取决于他的主观认知,要把物很好地融入自己的生活,自己觉得舒服是最重要的,而不必拘泥于所谓的传统规范。“在意的是在那一刻感受到的自由和舒适,比如喝茶,就会变得非常简单。可以茶酒不分,也不必有古琴。”慢慢地经过两三年,厐喜看到了变化。

  厐喜最惬意的事,就是周末和家人一起去东山、西山,带瓶酒,吃点湖鲜,再去逛逛朋友的工作室,买点小玩意。看似平常,但“这需要你长期保持这样的状态,人家才会接待你。如果只是土豪,人家也不会太喜欢”。

  有些误打误撞又自然而然地进入设计圈,厐喜仍然希望把室内设计作为兴趣和爱好,他认可这样的状态,毕竟,他现在的事业和成就的确是“玩”出来的。厐喜说,自己其实特别正能量,相信只要认真做事情就能成功,“只要是往好的方向走,机会一定会有的,我的心态非常好。”

  设计的在地性与国际化

  这次与前辈设计师陈耀光一起担当“和光同喜”战队导师,也让厐喜第一次去了炳灵寺。他对那里的第一感觉是船上看到的大山大水,丹霞地貌的山峰令他印象深刻,“我一直站在船舱外,特别喜欢山水自然的感觉”。

  谈到项目方案,厐喜夸赞起自己战队的5位队员,称大家都非常认真投入。“实战以5位设计师为主,耀光老师给出大概念,我给一些方向。他们的想法有时候超出了我的想象,我也非常认同。与“张张王牌”战队的理念方向相似,“和光同喜”战队认为设计要保持炳灵寺原有的空间特性,包括山上石头的肌理,这也是一种当代性的呈现。“我们更希望它像个美术馆,同时又兼顾炳灵寺方面的要求,服务于游客,也有文创产品的售卖。”厐喜说,设计要与天然的元素相关,与当地的原生态存在对接。

  作为导师,厐喜自然对团队会有一些提醒,但是他也看到了年轻设计师们的反抗性。“这很自然,大家的思维方式不一样,我更注重文化,因为有传承才有了(炳灵寺)现在的状态,他们会认为这只是其中的一个点,会更注重空间视觉效果,我则希望通过空间的温度去表现效果。”厐喜思考后认为,自己的思路对于大赛来说可能并不合适,他认同了战队设计师们的思路,“这毕竟是一个竞技项目,要排出名次”。

  空间的在地性与设计的国际化并不冲突。“炳灵寺石窟的改造应该做得国际化,文化传承的影子要有,但是元素不能太多,所有的保护和传承还是在石窟里。”厐喜举例说,如果把这个休闲空间做得特别乡土,甚至农家乐,那就错了,那就不是世界的炳灵寺了。

  谈到水域、码头和新建空间的关系,厐喜与张灿意见一致,认为游客一定要乘船前往炳灵寺。“下了码头,怀有期许之心,又被周围的大山大水感动。码头可以做得很好,要有当地的感觉,上来后到了设计空间,在简单的、有温度的国际化空间里休息停留。”

  厐喜有自己的茶具品牌,推出的铁器系列曾轰动一时,引来众多模仿者。目前,他的茶具设计产品体系完整,注重汲取传统设计的精华,并从现代人使用的角度进行改良,“所有的东西都要基于我的审美标准,好看,实用。”

  谈及炳灵寺方面对新建空间的文创展示与销售功能需求,厐喜说,如果有机会他希望可以合作。但基于在国内外的考察,他也清楚地看到文创行业的现实瓶颈,“文创产品不能太贵,但便宜的话就要降低质量。可能一部分文创产品要走高端复制的路线,还有就是做有创意的旅游商品。种类也要多一点,实践起来很难。”

  厐喜观察发现,设计师群体都在寻找新的生活体验,对自身的生活方式的要求很高。“国外的很多设计师都是收藏家,有很大的社会影响力,但在中国,设计师一度是没有地位的,但发展到现在,设计师可以说不了,有底气去说服甲方。”

  中国设计崛起的路径

  中国经济的蓬勃发展,让中国设计师有了前所未有的机遇。“比如五六百平方米体量的设计,国外设计师想做到很难,但在中国,哪怕是一两千平方米的项目,如果你机遇好,出道没几年也可以拿到。”厐喜说,这么多机会,中国设计师肯定会越来越好,发声也会越来越多。

  同样,红星美凯龙和M+中国高端室内设计大赛认同设计需要关注时代变化,陈东辉解读说,这不是说一定要强调“设计应该是什么样的”,而需要更多考虑什么样的设计能够与受众产生更多的互动。“作为行业领军品牌,红星美凯龙能做的就是通过敦煌驻地这样的活动,呼吁整个设计师群体更多地思考设计与独特历史人文环境的关系,从而推动行业的升级、变化。”

  通过驻地项目这样的创新型实践,红星美凯龙和设计师们一起观察、理解并改进改变当地人文环境,使其融入到当地发展与振兴的潮流之中。这与红星美凯龙所做的关于家、关于空间、关于居所的尝试与努力理念一致。

  竞赛即将拉开大幕,张灿说,如果“张张王牌”战队的方案中标,他将和队员们拿着方案申报世界性奖项。“就算没有中,也可以申报奖项,继续做下去,如果比赛结束造好就完了,太可惜了。”

  新建计划这个机会太难得,张灿鼓励成都的设计师参加下一届比赛,“M+大赛可以让设计师有机会从现实工作中脱离出来,做设计研究,进入探索性的领域。这次,作为导师的IP也能得到拓展。有这么好的研究性的项目,能像建筑师一样去研究,为什么不做?”他告诉年轻的设计师们,“这个项目可能会改变你们的设计人生。”

  “这个赛事和人有关,和生活有关,自然也和美有关,是无关地域的。我们希望通过M+中国高端室内设计大赛,将传统和摩登共冶一炉,推动中国设计力量的崛起。在为中国的更多城市注入设计活力的同时,也为敦煌添加更多的设计元素。”陈东辉说。他期待在9月7日看到三支战队的方案呈现,也希望能在作为游客再一次抵达炳灵寺时,感受到设计师们的拳拳初心和设计带来的改变。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