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宇宙自然对话, 找到更真实的自己

  第一财经:从戈壁挑战赛到冷湖的“火星营地”,这两个项目向参与者提供的产品体验有什么不同,两者有内在关联吗?

  曲向东:戈壁挑战赛和冷湖“火星营地”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很极端的项目,“火星营地”是一个面向未来、让你去充分思考的地方,在冷湖你想象的对象是宇宙,是向外的,而在戈壁,你会向内思考,往历史想,往内心想,正好是两个反过来的方向,但又有内在相关性,内在相关的都是人的很深层次的本性,比如好奇、探索,对终极的渴望,我们总想找一个终极的东西。这是人本主义的东西,是对终极的渴望。这是很极端的两个不同的项目,但它们都在追问,无论是意义、价值,还是身处的边界等问题的终极是什么?

  第一财经:十多年前做戈壁挑战赛,所关注的人群是怎样的群体?这一群体的身份和心理特征是什么?

  曲向东:十多年前刚开始做戈赛的时候,我并没有明确的意识,做的过程中逐渐意识到戈赛是中国先富裕起来的一个群体,他们正在形成巨大的社会影响力,并且正在创造巨大价值的一群人。这群人的走向决定了未来中国社会思潮、经济,甚至文化的走向。戈赛当中遇到的一些问题,其实也是这些人身上的问题,无论好的一面、不好的一面,焦虑的一面或者自豪的一面,其实都是这个社会在转型过程中的一种反映。

  很早我们就跟北师大合作,对参加戈赛的人做心理学研究。很多人来过三次五次,甚至十次以上也有很多位,他们的韧性、信念感,对看不清的目标的相信,很多指标都比普通人高,但有一个指标是低于普通人的——敬畏感。当时看到这个结果大家都觉得奇怪——为什么他们的“敬畏感”比普通人的指标低,当然比赛之后高了一些,但还是五个指标中最低的。我一看就明白了,他们没有那么多的束手束脚,他们敢于触碰你的规则,戈赛本身就是一个选择,走戈壁的人本身就是一种选择,他胆大、敢于冒险,他的敬畏心不是那么强。

  敬畏给我很大启发。还有一个给我很大启发,就是“心境”,开始我以为是“心态”,但不是心态,是“心境”。“心境”是无论在什么事情发生时,保持一种情绪稳定的状态,他们的心境控制能力比常人强。房多多的创始人,也是我们十年的老戈友段毅曾经对我说:坚持是一种宁静,是经受各种诱惑之后的宁静。这就是“心境”。这跟心理容量的大小有关系,场上场下的情绪控制能力很强。戈壁挑战赛是一个非常杂糅的东西。

  第一财经: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创造出一个产业或项目,你感觉自己依凭的才能是什么?

  曲向东:我对地理有很直觉的东西,一个从没去过的很荒凉的地方,我会有很好的方向感,但在城市里我反而没有方向感,在一个很荒的地方,我对地貌、地理方位有一种很直觉的东西。我第一次去的时候是下午黄昏的时候,崭新的彩虹墙围着一座空城,然后你会发现还有边境检查,特别魔幻。我想可以把这些东西都利用好。

  当然还有探索感,如同我们公司名字一样,我们所有项目都要追寻一种探索感,无论是向外的探索,极致到茫茫宇宙,比如我们的冷湖火星镇;或者是向内的探索,比如我们的戈赛,我们的八百流沙。通过和宇宙自然的对话,找到那个更加真实的自己。

  (本文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