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人生几乎就是半部沙特石油经济史

  ――读阿里·纳伊米《石油先生》

  ⊙夏学杰

  身为世界第一大产油国沙特阿拉伯的前石油和矿业资源大臣,阿里·纳伊米是当之无愧的“石油先生”。而他从贝都因部落小孩成长为沙特阿美石油公司高管和沙特石油大臣,又深深折射出沙特乃至全球石油行业历史变迁的轨迹。这也是他这本自传《石油先生》最有意义和价值的地方。

  当勤奋遇上幸运

  纳伊米的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他1935年出生在沙特阿拉伯东部沙漠,出生后的最初8年,他随一大家人辗转于这一地区寻找水源和草地以喂养家畜。4岁时,他就开始照看小羊羔。用国人当下的话讲,他早已输在起跑线了。他那时还能读什么书呀?连饭都吃不饱。“我们的世界数百年来一直都是老样子。全家人辛苦劳作也只够填饱肚子,几无余粮。为给骆驼、绵羊和山羊寻找水草,我们听命老天随季节不停迁移。这是一种几乎没受现代世界影响的生活方式。”

  纳伊米总是称自己是贝都因人。贝都因一词出自阿拉伯语,指的是整个家族和部落都在沙漠中旅居的人。若干个家庭组成一个宗族,若干个宗族聚在一起又组成一个部落。尽管人数有多有少,但一般以50至100左右的人数结队穿越阿拉伯半岛的沙漠和灌木丛。鲍尔·哈里森在《阿拉伯医生》中这样描述贝都因人:“贝都因人生活的大部分时间都与山羊一起度过。他领着羊群,保护它们免受天敌的攻击……他带着山羊一整天漫步在一座座小山坡上,为它们寻找草肥水美的地方。作为回报,山羊为他们提供羊奶、羊肉、羊皮及羊毛。他们相依为命,一同过着这个世界上最自由却又最饥饿的生活。”

  人要学习的不只是知识,还要有生存能力,比如吃苦耐劳的品质,比如顽强的意志力。沙漠天气恶劣,条件艰苦――夏天灼热难熬,冬夜冰冷难受。9岁时,纳伊米才有了一双鞋。但他说,这样的生活让人变得坚强不屈而能幸存于世。苦难的生活培养了他的品质,锻造了他的体质。他说:“我们贝都因人性格坚忍不拔”,鲍方·哈里森亦称“他们的忍耐力好似没有极限”。难怪到老年时,他会这样感叹:“新的一天,又爬了一座山。80多岁的我依然热爱运动,这让我的团队成员十分懊恼。运动助我思考并让我克服重重困难。”

  当然,纳伊米的成才有幸运的成分。他自己也承认。“我勤奋学习,努力工作。非常肯定地说,我的这一品质有助于我在这个新的阿拉伯世界脱颖而出。不过,我的运气也非常好。”

  幸运,是诚实的人该承认的。“活着的人都是幸运儿,世上只有这一种人。”这是加缪小说《局外人》主人公默尔索的一句话。努力固然不可或缺,但是如果运气偏偏不作美的话,是无可奈何的。雷军不就说过吗:“小米85%的成功都靠运气。我现在做小米的状态不如金山时代,那时我每周上7天班,每晚12点下班,但这又有多少用呢?”

  阿美石油公司第一位沙特高管

  纳伊米的一生是与石油分不开的,他人生的转变就得益于沙特石油的开采。9岁时,他就跟着哥哥去阿美石油公司上班,上午在杰贝学校学习4个小时,下午在公司工作4个小时。到12岁时,他接替死去的哥哥的职位,正式在阿美公司上班,有了工资。当时沙特政府颁布了一套新的劳动法规,不许雇佣童工,他硬是通过“哭闹”,让体检医生把他的年龄变成17岁,勉强合法成为阿美公司的一名文员兼勤杂工。在这一岗位上,他将打字速度练到了全沙特第一,一分钟敲出120个英文单词,令同样从事这项工作的美国姑娘们刮目相看。

  他的成才得益于公司的教育政策:“阿美石油公司一直让我们这些孩子接受教育,其目的可能是我后来才知道的所谓的‘开明利己主义’。然而无论他们出于什么动机,结果却是惊人的。”纳伊米是在公司办的学校上的学,不仅如此,他还成为由石油公司送去美国读大学的第一批沙特学生之一。在上学时,他耍了一些花招。阿美石油公司只资助那批沙特学员去美国接受本科教育。但他想趁此机会继续学习,在美国拿到硕士学位。“我知道阿美石油公司的许多高管都有很高的学位,那是我今后想要不断进步的重要途径……我对阿美石油公司的领导说,既然已在美国读了本科,如能拿到硕士学位对我而言将是件好事。最终,我说服了他们。”他的运气真不赖!当然,他用功更不赖,他在美国以5年时间获得学士、硕士学位,用纳伊米的话说:“好早点回国为公司效力。”

  随后,他的职业生涯几乎是一路顺风顺水。1972年,因成功解决一些停产井的复产问题,纳伊米晋升为艾卜盖格油田的石油运营部副经理,这是他管理生涯的起点。3年后,纳伊米升任阿美石油公司负责油田开发事务的副总裁,进入公司管理层,这是阿美石油公司历史上第一位升任副总裁级别的沙特人。起初,阿美石油公司是美国的,后来一步步变成沙特的。虽然公司沙特化了,并且也在不断提升沙特本土化程度,但名字仍叫沙特阿美石油公司。为此,曾有人质疑:如果说阿美石油公司的名称最初是来自阿拉伯美国石油公司,而在实体企业中不再有任何美国股份后,为什么还要保留这个名称?当时的沙特石油大臣纳扎尔给出的理由是,保持名称的连续性对公司未来的成功非常重要。直到现在,沙特阿美仍是一家具有跨国石油公司文化和底蕴的国家石油公司。

  事实证明,这种有序的过渡,使沙特与美国石油界保持了良好的关系,使沙特阿美公司可继续保持与世界最先进石油技术和市场的互动,为沙特阿美进军美国能源市场的炼油和分销板块打下了基础。在多种因素的共同作用下,沙特阿美避免了中东地区其他国家急速国有化带来的效率低下、贪腐和技术落后的弊端,成为一个综合性、技术先进、在全球能源市场拥有举足轻重地位的大型石油公司。

  在纳伊米掌门期间,公司最亮丽的业绩当推在第一次海湾战争和第二次海湾战争等重大危机时刻,在稳定市场上的优异表现。此外,当美国技术和管理团队主力离开沙特后,阿美石油公司在开发后续几个新的大型油田上取得的成功,而这几乎全部是依靠沙特人自己干成的,纳伊米对此当然十分自豪和欣慰。

  对OPEC“限产保价”战略的深刻反思

  正当纳伊米准备从阿美公司总裁位置上退休时,又被沙特国王任命为沙特第四任石油部长,他一干就是20年,且合纵连横,大大提升了沙特在OPEC和全球石油市场上的分量和地位,成为沙特乃至全球石油工业史上,能与亚马尼相媲美的最有权势的石油部长。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期间,以及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期间,纳伊米组织OPEC成员国采取一致的减产行动,让油价逆市而升。2011年和2012年,纳伊米连续被国际媒体评为“全球最有权力的50人”之一。

  2014年11月,仍是沙特石油部长的纳伊米兼任OPEC轮值秘书长。在此期间,为应对低油价,谋求在全球石油市场上更大的话语权,OPEC对长期以来执行的“限产保价”战略做出重大调整,由限产保价变为“降价保份额”。纳伊米的目标很明确,这次干预油价,是要让市场发挥其应有作用,利用沙特低廉的石油开发生产成本优势,挤压成本高企的页岩油和非化石能源的市场份额。

  这番重大的战略调整,无疑是有深刻反思的。在这本自传中,纳伊米就此谈得非常坦率。在他看来,限产基本上都是靠不住的,而石油禁运从长期来看不仅是无效的,也有害于禁运发起者利益的。禁运,一方面会便宜了对手,一方面会倒逼消费国提高能效、寻找新产地和开发新能源,这些都对石油输出国不利。石油价格高涨也当作如是观,在一定时间内,油价高升会让石油生产国大获其利,但这也会导致投资过度,以致产能提高过快加剧未来过剩,也会如禁运般倒逼消费国采取种种反制手段。

  这位呼风唤雨的石油先生,在日常生活中也是个讨价还价的好手。一次,他和家人外出度假,路过一家珠宝店,见橱窗里有一条标价3.5万美元的钻石项链。他起初说只愿付2.5万美元,售货员显出一副惊恐的样子,说得问问老板看能不能那么便宜卖。两分钟后售货员回来了,说可以。这时纳伊米又说还是太贵,1.5万美元如何?就这样来来回回地讨价还价,最后以5000美元买下。

  石油先生,果然精明!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