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公务航空集团创始人:18万一张票不算贵

  记者|武辰

  疫情之下,百业待兴。

  有一个行业近期突然走入了大众视野,源自“18万一张的回程机票”。

  有网友近日发帖称,海航集团旗下的金鹿公务航空有限公司在推出从伦敦飞上海的包机航线后,每张售价18万元、一共40张的机票迅速售罄,这一消息引发热议。

  事实上,由于疫情期间航班的大幅度减少,一部分春节出国旅行的群众被取消了返程机票,一部分海外华人选择回国躲避疫情,这为公务机包机业务带来了巨大的机遇。

  深耕公务机行业20年的中国公务航空集团创始人廖学锋向凤凰网财经表示,近期包机业务的需求增长达到了300%,但是“拼团包机”只是特殊时期的一个特殊产品,不具有常态化的条件,18万一张票的定价对于公务机来说属于合理价格。

  他同时指出,中国的公务机保有量目前在500架左右,是美国的2.5%。面对近期包机业务需求的爆发式增长,最多只能满足其中的30%。以中国当前的经济体量和超高净值人群比例来说,未来的公务机市场至少具有20倍的上涨空间。

  “买私人飞机是为了炫富,这个理解是很偏执的”,廖学锋认为,公务机就是交通方式的一种补充,它最大的好处是具备私密性,既是一个高效的交通工具,也是你的家,你的会所,你的酒店,你的办公室。

  另一方面,廖学锋表示,在这次疫情中,公务机充分发挥了“随时随地”起降的优势,频繁用于紧急救援物资的运输,这在中国历史上也是第一次。

  01

  18万一张票不算贵,拼团包机难成常态

  凤凰网财经:近期有乘客通过拼团包机的方式从伦敦返回上海,票价是18万,这是一个正常的价格吗?

  廖学锋:这架飞机是波音787梦想客机做的公务机,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超豪华公务机,全世界现在也就两三架,一般配备4到8个空乘人员,主要是满足一些大型集团、中东富豪或者总统专机这类需求。

  40个座位也不是我们常用的公务机,在国内售卖较多的机型一般乘坐10到20人。

  一张票18万的价格其实不贵,在我看来并没有因为疫情而涨价。

  我们不能从民航机的角度去看待公务机的价格,因为公务机从来也不这样卖,这是特殊情况下产生的特殊产品。

  公务机包机的价格,通常都是整机出租,不存在拼团包机的情况,它的定价主要以飞行小时来衡量,跟出租车算公里数是一个道理。

  787梦想商务机。 图源自金鹿公务官网

  凤凰网财经:您认为拼团包机这种疫情期间的特殊产品,后期有没有可能成为公务机的一个通用产品呢?

  廖学锋:有,但难度很大。

  因为公务机最大的其中的一个好处就是隐私性,它既是一个高效的交通工具,也是你的家,你的会所,你的酒店,你的办公室,如果是和很多你不认识的乘客共用,那么使用公务机的一大部分功用就失去了。

  凤凰网财经:一个正常的包机流程要多长时间?

  廖学锋:现在很方便,有的时候就几个小时。

  02

  公务机需求增长300%,最多只能满足30%

  凤凰网财经:疫情期间,公务机发挥了哪些作用?

  廖学锋:比如说前一段时间疫情最紧张的时候,我们很多客户的公务机都用于向武汉运送医疗紧急物资,这些成本都是由机主个人承担的。

  他们全世界去买口罩、买防护服,买好以后用自己的飞机拉回来,这是最方便快捷的。相比较来说,如果选择民航,这个过程就会漫长很多。

  有家公司在欧洲的一个小城市买到了一批医疗防护服,原打算用航班飞机运输回国。但需要先把物资运到一个有中国航班的城市,再由这个城市用航班把物资运到北京,在北京清关后再找飞机送到武汉,找到合适的航班飞机非常困难,需要好几天的时间才能把物资运到武汉。后来我们安排了一架公务飞机,把物资直接从这个欧洲小城市运到了武汉。

  另外,直升飞机由于对起降场地要求小,飞行机动灵活,可以把医疗物资、救援人员和危重患者直接送到就近的地方。这次疫情中,很多企业家的私人直升机都投入了医疗救助服务,直接把救援物资和人员送到医院门口。

  凤凰网财经:这次疫情是否推动了公务机的需求增长?

  廖学锋:是的。

  这次疫情期间公务机迎来了几个需求小高峰,第一个小高峰是春节前出游,这是正常增长;真正的小高峰是春节以后,一种是由于国内疫情严重而选择出国,另一种是很多人春节出去旅游,后来由于疫情变化,使得他们原来已经订好的返程机票作废了,相当一部分这样的人是最后没有办法找公务机回来的。

  现在是第三波,正好反过来了,一部分是前段时间出去躲疫情的人现在要回来,当然还有很多是在国外长期居住的,对国外情况不太放心,所以选择回国。

  最近的需求增长估计有300%,但是现在满足的非常少,能满足20%-30%就算好的。

  原因很复杂,机组的原因,落地申请国家的限制,国外的限制等等。比如说进首都以后机组就得隔离14天,这个机组就没有办法再用了,现在要找到一个公务机是非常困难的。

  整体来说,参与拼团的公务机公司还是很少,主要是出于安全性的考虑,更多人会选择和家人朋友共同使用,而不是陌生人,因为你无法确认其他人是否已经被感染。

  03

  “买私人飞机是为了炫富”这个理解是很偏执的

  凤凰网财经:购买公务机的主要是哪类人群?他们的平均资产是多少?

  廖学锋:我们公务航空有一个简单的法则,差不多资产要有飞机价格的20倍左右。

  飞机的价格范围非常广,在国内现在常用的飞机价格差不多在2亿左右,每年还会产生约2000万的维护费用,也就是说,你自己的资产至少得有40亿。

  购买公务机比较多的还是私营企业,以上市公司为主。

  比如海底捞,他们在全国有很多分公司和店面,他们可能每天都要到国内的大区去巡查、讨论、调研。

  比如马云,他基本上全世界到处跑,如果没有公务机,也是没法实现如此高效的飞行。

  凤凰网财经:对于这些超高净值人群来说,您认为购买公务机是必要的吗?

  廖学锋:当然,有个说法是“要致富先修路”,是一个道理。

  巴菲特说过一句话,他说买第一架公务机的时候,当时的想法是“我这一辈子辛辛苦苦创造了财富,终于可以买个飞机享受享受了”,但他以后发现他飞机买晚了,“不是说发了财以后才买飞机,而是买飞机帮你发财”。

  有了公务机以后,你的朋友圈圈层都变了。

  有些企业家本来没有想到要买公务机,可能周围朋友说没事我的飞机经常空着,你就拿去用吧,你用一次,两次,三次,你还好意思一直用人家飞机吗,就跟你借人家的爱车是一个道理。

  凤凰网财经:这些购买了私人飞机的客户,他们使用频率高吗?

  廖学锋:当然,谁也不会把飞机买来放着。

  现在很多人,都对公务机有误解,觉得买公务机的人就是钱多炫富,是一种很奢侈的行为,这个理解是很偏执的,这些人说实在话也没有炫富的必要。

  公务机实际上就是一个交通工具,他们买来的是一个高效的交通工具。

  目前公务机消费主要有两种方式,一种是专人专用,老板们自己买了自己用的,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私人飞机;另一种就是包机的形式,一般是集团公司有需求。

  可能拿地面交通工具做个对比,就能很清楚地能说明这个概念:

  地面交通主要有公交车、出租车和私家车三种。公交车相当于民航飞机,它并不能满足所有人的交通需求,这时候,更为灵活的交通工具 — 出租车就出现了,这就相当于公务机租赁业务,它可以根据乘客的要求,确定起飞到达时间和地点。

  同样,私家车具备另外一个好处, 就是只保证你自己的使用,这就大大节约了个人的时间成本,这就相当于购买私人公务机。

  和汽车一样,公务机也存在二手交易市场。一架公务机寿命30多年,平均转手4-5次,所以现在国际上的二手公务机交易市场也很活跃,已经占到购买量的60%。

  04

  中国公务机规模是美国的2.5%,具有20倍成长空间

  凤凰网财经: 目前国内的公务机市场整体情况怎样?

  廖学锋: 追溯历史,我国公务航空始于1995年,至今已然有20多个年头了。

  我记得1995年的时候,潜在客户十个手指就可以数出来,我们当时重点推荐的是一个300多万美金的飞机,当时有300多万资金买飞机的人,我敢保证比现在有3亿美金的人还少的多。

  国内公务机真正的快速发展,实际上是从2009年开始的 — 仅10年时间,我们大中国区的公务机数量从30多架变为500多架。

  但相对于我们国家的实力和版图大小来说,公务机航空业还是非常落后的。对标美国 — 他们的公务机大概有2万多架、通用航空飞机加起来有30多万架。

  实际上按中国当前的GDP和高净值人群的比例来计算,我们的规模应该在一万架左右是合理的。

  目前市场规模较小的原因有很多,其中一个是我们的基础设施还不够 — 反应在几个方面,最主要的是机场数量不足。

  美国目前有一万到一万五千个机场;而我们国家才500个左右。但也不用悲观,我们发展速度是最快的,仅去年一年我们国家就新建了127个机场,这个数量比我们国家前10年修建的新机场数量的总和还多。

  另外成本也是一个主要原因,国内目前不生产公务机,进口就需要增加13%的增值税和6%的关税。另外,我们国家飞行员资源非常紧缺,公务机不得不从全世界各地雇飞行员,成本当然就高,要给他们解决吃住和小孩上学等一系列问题。

  凤凰网财经:也就是说,应该拥有公务机的人里只有5%购买了公务机,中国国内市场具备20倍的成长空间。

  廖学锋:是的。

  凤凰网财经:您预测从500架增长到一万架需要多长时间?

  廖学锋:20年左右,这是很漫长的过程。但是我坚信国内对公务机的需求会越来越强。

  首先,我们国家非常大,航空是主要的快速的交通工具;第二,由于这么多年经济的发展,企业和个人的经济实力大大增加,他们也能用的起这样的产品;第三,国家政策越来越支持这个行业的发展。

  这次疫情其实对公务机也起到了一个普及的作用,很多没有接触过公务机的人,他们用了以后发现这个产品确实有它独特的地方,有很多优势。

  05

  受疫情影响,10%的公务机持有者正在考虑出售

  凤凰网财经: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您认为2020年贵公司整体的收入会降低还是增加?

  廖学锋:要看疫情的发展还有多少时间,如果说社会能很快恢复正常,企业的损失就可以控制。

  我们这个行业跟国家经济的发展是紧密联系的,光有需求没用,你买不起就没办法了。

  凤凰网财经:对咱们这个行业的影响一季度是否有所体现?

  廖学锋:有,一些企业已经在考虑或者已经开始出售飞机了。

  估计这个比例在全行业来说有10%,这种集中出售不是一个正常的现象,比例是很大的。

  凤凰网财经:后续有何应对措施?

  廖学锋:以行业来说的话,下一步会积极地争取一些生存的权利,比如说空权的开放,成本的降低,来改善我们这个行业的成本结构,慢慢把整个成本降下来,使得中小型公务机在国内越来越多,这个行业也就做大了。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