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外贸企业生存状况调查:物流不畅单期拉长 企业翘盼积极扶持政策

  证券时报记者 赵黎昀 李映泉

  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保卫战”还在持续,各地积极推动复产复工的“进击战”也已陆续打响。在众多摒弃不利条件推动开工的企业中,外贸出口企业面临的问题无疑更加复杂。

  在一手抓防疫、一手抓复产的双必要条件下,出口企业除了面临开工率不足、防疫物资短缺等普通企业都存在的问题外,还不得不应对海外订单积压及延期、物流不畅成本陡升、供应链不通畅等系列困扰因素。近日,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通过多方采访,试图探析抗疫背景下,出口企业的生存现状。面对疫情,许多出口企业都在“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但这些企业最期盼的,还是国家政策上的扶持。

  物流不畅成本提升

  长年从事铝箔产品出口业务工作的刘洋(化名),是中部地区一煤电铝一体化上市公司驻上海的相关负责人,谈及近期公司对外出口业务面临的问题,他开口便向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说了三遍“很困难”。

  “从上海到广州,以往运输一吨铝箔只要三四百元,但现在运输费用已经涨到一千多元一吨,运输成本比以往要贵出两倍,还很难找到车。”在刘洋看来,发货难是出口企业面临的一大难关。除因受疫情影响,各地交通管制严格导致的物流不畅,他所在公司铝箔产品想要出口到国外也面临一系列问题。

  “港口排队时间比以前长,外国客户因为疫情,会要求公司出具各种承诺书,货物出口时效性明显降低。”他表示。在货物运输成本提高的同时,近期上海到欧洲的船只因疫情而运力减少,可以运输的船只运输费用出现上涨,进一步增加了成本支出。

  由于重资产企业关停成本极高,电解槽单次关停一个月损失在400万元以上,因此今年春节及疫情期间,刘洋所在的公司并没有舍得停产,但产量相比此前已经相应减少。

  他告诉记者,往年春节前后是铝箔出口旺季。此前公司出口和国内供货比例是六四开,但现在因为下游很多工厂停工,国内需求减少,公司只得自动降价加大出口,目前出口比例已达八成。

  广东一主营五金及家居产品出口的上市公司高管也向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反映,公司外销出货运输单位资源不足、船公司及货代码头延迟开工等问题凸显。此外部分货物目的国要求货物隔离,无法及时确认收入,将可能影响公司第一季度的经营业绩。

  海上出口面临的运力减少等问题,陆上出口也同样存在。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从郑州国际陆港开发建设有限公司获悉,2月份中欧班列(郑州)原计划开行68班。受疫情影响,原计划春节后2月5日启动的去程班列暂停,其中已集结无法发货班列6班,涉及货值500万美元;2月份回程班列由原计划的29班减少为预计12班,截至2月15日,已到达无法操作班列16班,涉及货值约4000万美元。

  陆港公司表示,受疫情影响,国内货物集疏车辆通行受限,导致去程班列无法集货,回程班列货物无法分拨。此外因货源生产企业延迟开工,后续会出现一定时间段内的货源不足。中欧班列运行异常给企业带来了一定影响,主要表现在交货延期、生产受影响、货物积压仓库无法出货等,目前未反馈由于合同违约给企业造成经济损失。

  不过,2月16日,中欧班列(郑州)已顺利开行了疫情防控以来的首班去程班列。据陆港公司客户反馈,2月份欧线出口班列此前都是停止运行状态,2月份欧线进口班列除了郑州、成都、重庆在正常运行外,其他平台公司都处于暂停状态,预计在2月20号左右会陆续开始运行。

  订单周期被迫拉长

  物流问题,对时效性要求较高的食品出口企业而言,更是一座沉重的大山。

  “公司主营生鲜水产品,目前货物到港后需要隔离14天,将严重影响产品品质。”华南一家主营水产品的上市公司高管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时表示。疫情影响下,国际物流也受到影响,海运费用大幅提高,出口货物面临损失不说,隔离14天后产品品质出现的问题,对企业的成本风险和信誉冲击更是雪上加霜。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外贸企业人士也表示,受疫情影响,订单生产时间会拖长。“海外客户原计划3月收货,企业2月份没发出去就会形成违约。客户虽然对国内的疫情表示理解,但公司违约同时也会影响到客户对其下游客户的违约,延迟发货或将使企业面临违约赔偿的问题。”

  星徽精密副总经理杨斌琦在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主营业务之一的跨境电商业务,受疫情影响对外空运基本停止,海运虽然还能接单,但耗时较长,海外消费者大多希望尽快到手,对整个跨境电商业务构成了经营难题。“由于公司规模较大,提前准备了海外库存,所以公司受疫情影响较小,同时由于公司在国内有较强的采购实力,作为供应商的重点客户,在供货方面会有优先权。但是如果疫情时间持续较长,运输及供应链将会是其他中小跨境电商的一个难题。”

  (下转A2版)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