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乏人气 深圳个体商铺遇“寒流”

  证券时报记者 吴家明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春节长假留在深圳的人也选择了“宅”,很多返乡过节的人也因为长假延长没能按计划返回工作。尽管春节长假已结束以及部分企业开始复工,深圳的人越来越多,但对于一般的沿街个体商铺来说,深圳依然“缺乏人气”,或许还需要等待“春暖花开”。

  “我一周前就从肇庆回到深圳,然后自我居家隔离,本来打算在10日开店,但重新营业需要进行相关报批,而且就算开了门也没有什么生意。”在福田区红岭路经营剪发店的胡克(化名)告诉证券时报记者,“网上有很多段子,疫情过后很多人最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剪头发,但现阶段来看剪发需要近距离接触,还是属于高危行为。”

  此外,自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作为防护措施必需品之一的口罩供不应求几成常态。“没有口罩、酒精这些防疫物资,我们也没法开门营业。”

  虽然到了复工日期,但记者沿着福田区红岭路一路走到笋岗路和宝安北路,发现路上行人虽然较前几天有明显增加,但路边的商铺绝大多数仍处于关闭状态,只有一些医药和便利店维持营业。除了路边商铺,深圳一些大型购物中心也继续延长闭店时间,位于东门商业区的太阳百货和茂业奥特莱斯店就选择继续闭店。

  “我和朋友合伙开店,所有事情都是我们两个人做,无非就是为了节约成本。”胡克如是说,“现在最大的压力就是铺租,关店快1个月的时间,现在开店日期还不能确定,但铺租一样要交,旁边几家餐饮店的压力更大,他们还要支付员工的工资。”

  就在2月8日,深圳市发布《应对疫情支持企业共渡难关的若干措施》,对企业拿出了16项帮扶、救助政策。其中提出,对租用市、区政府以及市属、区属国有企业持有物业(含厂房、创新型产业用房、写字楼、农批市场、商铺、仓储物流设施、配套服务用房等)的非国有企业、科研机构、医疗机构和个体工商户,免除2个月租金。对承租市、区两级公租房、人才住房的非国有企业或家庭(个人),免除2个月租金。此外,还积极鼓励倡导社区股份合作公司、非国有企业、个人业主参照国有企业做法减免物业租金。

  不过,对于胡克这样租用私人物业的个体经营者来说,减租的“风”似乎还没有吹来。“大部分实体店1个月不营业的话就会亏损严重,很多商铺都面临着倒闭的风险,原因就是店铺租金很高,而且即使恢复营业,压力也很大,消费者还愿不愿意跟以往一样的消费?”

  据胡克介绍,他的店铺面只有不到20平方米,月租就要10000元左右,而且这几年租金都在持续上涨。虽然近1个月以来都没有营业,但他仍没有接到业主愿意减租的通知。“没办法,我们也是经过二房东来租铺,私人业主压力也很大,又有多少业主愿意主动降租?”

  很长时间以来,二房东现象都是深圳城市里的“灰色部落”。所谓二房东,是指承租人将租赁的物业再次分割对外出租,以赚取租金差价的机构或个人,分为传统型二房东和专业运营机构。其实,深圳租金一路上涨的问题使租客们怨声载道,也明显挤压了民营经济的发展空间。

  而在罗湖区宝安北路的一个餐饮店门前,记者看到了一则业主直租的广告。业主表示,自己的店铺之前被租做餐厅,但生意不好所以退租,现在关闭超过3个月的时间,一直没有重新租出去,加上现在这种特殊情况,自己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准备回到深圳之后第一件事就把店铺直接出手。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表示,实际上目前一些商业项目确实存在过剩现象,但类似住宅小区底商这类的商铺却不属于去库存难的项目,所以政府也需要积极关注,适当进行业态改造,让这类商铺的发展迎来转机。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