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放缓担忧加剧 货币政策能否逆转颓势

  证券时报记者 吴家明

  本周五至周日,美国怀俄明州杰克逊霍尔将迎来一场为期三天的“头脑风暴”。全球央行年会将在此举行,本次年会的主题是“货币政策面临的挑战”。

  杰克逊霍尔年会是全球央行会议中最具声望的一个会议,已经成为了预测央行政策的风向标,素有政策拐点“晴雨表”之称。近年来,全球央行年会一直在讨论低利率、低增长的困境,但去年的年会发生了一些变化。当时美国经济加速增长,多个新兴市场出现剧烈震荡,利率上升成为去年央行年会的讨论重点。

  或许很多人都没预料到,一年的时间过去,年会的话题似乎又要回到“低利率、低增长”。正如今年年会的主题“货币政策面临的挑战”,在当前的全球经济形势下可谓是非常应景。可以说,新兴经济体往往率先感受到全球经济形势的变化,印度、马来西亚、泰国、菲律宾、土耳其等众多新兴市场国家先后下调基准利率。而在美联储降息后,美国2年期和10年期国债收益率曲线出现自2007年以来的首次倒挂,投资者担心美国经济衰退风险上升,市场也愈发关注全球央行能否逆转颓势。

  过去,历任美联储主席都会利用这个场合释放出货币政策方向的信号,这也成为本届央行年会的最大看点,而且这将是关键美债收益率曲线出现倒挂以来,美联储头号人物鲍威尔的首次讲话。只是,如果鲍威尔对货币政策的走向发表鸽派言论,目前海外市场股市情况有望得到扭转。如果鲍威尔不能解决股市剧烈波动和债券收益率下跌问题,市场反应将会更加剧烈。

  市场屏息以待,不知道鲍威尔砸开金蛋后,落下的是彩带还是粉尘。

  金融危机已经过去10年,当年为了应对经济萧条,央行双管齐下,同时推行传统与非传统的货币政策,而危机后不同的经济复苏速度使得各国货币政策正常化的状态亦有不同。各国经济状况的差异和货币政策环境的区别,给决策者带来了一系列挑战。一些央行已经开始回归中性利率,一些央行还未能摆脱宽松的政策。在全球经济前景不明朗和贸易摩擦之际,各国央行的货币政策都面临着巨大挑战。在传统货币政策空间有限且受非经济因素影响越来越大的情况下,如何保证货币政策的即时性和有效性,以应对下一次经济危机,将是摆在全球货币政策制定者面前的长期课题。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