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海洋经济新探索:设立国际海洋开发银行

  全球海洋中心城市如何建?这或许是摆在深圳当地海洋经济研究学者面前最棘手的难题。

  一方面,深圳海洋经济蓬勃发展,其涉海企业有7000多家,2018年海洋生产总值约2327亿元,同比增长4.63%,占全市GDP的9.6%。海洋经济成为深圳七大战略性新兴产业之一。

  一方面,挪威发布的全球海洋中心城市排名中,深圳连续多年未进排名。深圳除在集装箱港口和海洋科技创新具备一定实力外,在排名看重的航运服务、金融法律、科技教育等城市软实力方面均处于劣势。

  对此,深圳层面也颇有放手一搏之意。8月18日,《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下称“意见”)如期而至。

  意见在加快形成全面深化改革开放新格局方面明确提出,支持深圳加快建设全球海洋中心城市,按程序组建海洋大学和国家深海科考中心,探索设立国际海洋开发银行。

  在深圳当地研究海洋经济的研究人士看来,本次意见提出的探索设立国际海洋开发银行在国内尚属首次,与此前早有定论的组建海洋大学和国家深海科考中心,共同成为支撑深圳建设全球海洋中心城市的“两条腿”——既侧重基础研究与产业化,又巧妙撬动国际资本服务海洋产业创新升级。

  “两条腿”支撑跨越式发展

  深圳早有一个海洋强市梦。这座年轻的城市曾靠海而生、因海而兴。地处南海之滨,深圳拥有1145平方公里的海域面积与超过260公里的海岸线,这是深圳发展海洋经济的资本。

  用了40年创造出经济发展奇迹的深圳,同样拥有参与海洋产业国际竞争的基础。深圳港连续5年位居全球第三大集装箱港,深圳更是在2018年创造了约2327亿元的海洋生产总值,占全市GDP比重达9.6%。预计到2020年,深圳海洋生产总值将达到3000亿元。

  在2017年5月出炉的《全国海洋经济发展“十三五”规划》中,深圳首次被定位为全球海洋中心城市之一。尔后,深圳市将建设全球海洋中心城市列为城市四大战略定位之一,并纳入最新版本的深圳城市总体规划。

  直至近日,中央对于深圳建设全球海洋中心城市依然持积极态度。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可持续发展与海洋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安然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无论是组建海洋大学、国家深海科考中心,还是探索设立国际海洋开发银行,类似资源集聚都在释放一个信号:海洋经济要实现跨越式发展,必须依靠基础研究创新与金融“两条腿”来支撑。

  诚如安然所言,深圳此前曾先后获批全国海洋经济科学发展示范市和全国海洋经济创新发展示范城市。深圳市为打造全球海洋中心城市也主推过“十个一”工程。

  所谓“十个一”工程即一所国际化综合性海洋大学、一个海洋科学研究院、一个全球海洋智库、一个深远海综合保障基地、一个国际金枪鱼交易中心、一个以“中国海工”为代表海洋标杆企业、一家海洋开发银行、一只海洋产业发展基金、一个国际海事法院和一个中国国际海洋经济博览会。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国际化综合性海洋大学”、“一个海洋科学研究院”与“一家海洋开发银行”均在此次意见之列。

  针对意见中提出的“探索设立国际海洋开发银行”,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可持续发展与海洋经济研究所所长胡振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设立国际海洋开发银行曾是深圳地方层面想做的事,已于2017年12月经由原国家海洋局上报国务院。

  “海洋经济实际上是一项高风险产业,投入规模大、预期回报不稳,探索设立国家海洋开发银行的初衷一是为了引入国际性金融机构,二是为了给海洋产业投资提供低成本资金。”胡振宇说。

  重在争夺国际话语权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对于深圳加速建设全球海洋中心城市,意见中对于“国际”色彩着墨颇多。例如,“探索设立国际海洋开发银行”这一提法在国内尚属首次。

  而21世纪经济报道此前也报道过,深圳将选择与欧洲的著名海洋高校合作创办国际化综合性海洋大学。

  一位了解深圳市海洋经济政策制度的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深圳建设全球海洋中心城市的挑战主要来自国际的认可度”。

  安然认为,南方需要一个国际化综合性海洋大学,不仅能够适应当地产业、偏重于科技,更能弥补当前的短板。

  “随着我们走入深海、朝海洋强国迈进时,常常会遭遇一硬一软两大问题。”安然说,硬的就是我国缺少大国重器,需要在研发和产业化上补短板;软的就是我们缺少国际海洋规则制度的国际话语权,在整套法律体系上都需要补短板。

  而在受访专家看来,借助国际著名海洋大学合办海洋大学,既能在短时间内弥补深圳在海洋教育研究中存在的短板,又能帮助深圳找准海洋科技与产业最前沿的研究方向。

  如果说,组建国际化综合性海洋大学意在拓展涉海国际事务职能,全面提升国际影响力与竞争力,那设立国际海洋开发银行的意义则更加深远。

  前述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深圳曾多次提出要搞国家级乃至国际级金融机构,此次提出设立“国际海洋开发银行”在本质上一样,都是希望引进国际性金融机构,提升金融贸易核心要素资源配置能力。

  但胡振宇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对于设立国际海洋开发银行的构想方面,仍存在诸多问题需要研究。胡振宇还认为,中国在海洋产业方面的金融生态仍有待深化。

  胡振宇建议,深圳可先易后难,诸如先从跨境融资、再保险等方面寻求突破,在基金方面寻求国内外合资等。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