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反弹:机构急调交易模型博短期收益

  “一通分析猛如虎,涨跌全看特朗普。”一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感慨说。

  受消息面影响,8月13日,隔夜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CNH)大幅上涨逾1200个基点,一度收复7整数关口,日内最高点触及6.9849。在离岸汇率大涨带动下,境内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CNY)也大涨逾700个基点。

  这也打了华尔街对冲基金一个措手不及。

  “13日晚我们不得不紧急止损结清大部分人民币空头头寸,由此造成约百万美元投资损失。”他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但他听说当晚有对冲基金因没能迅速止损人民币空头,损失额超过500万美元。

  随着贸易局势瞬息万变,如今不少华尔街对冲基金纷纷将人民币交易模型“由繁化简”——专门设立基于贸易局势因子的汇率交易策略,只要特朗普(或美国政府)在推特或其他场合发布新的贸易谈判措施,这个因子就会迅速“主导”短期挂钩人民币汇率的所有资产交易策略。

  “这也是无奈之举。”Aaron Kohli分析说,原先也有对冲基金曾考虑对人民币汇率采取双面下注,以防范贸易局势变化所造成的汇率剧烈波动风险,但实践表明近期人民币汇率波动性骤增令双面下注式的多策略交易方案反而遭遇不佳的投资效果。

  多位华尔街对冲基金外汇交易员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汇率交易模型“由繁化简”背后,是多数对冲基金打算借助瞬息万变的贸易局势获取短期套利收益。但针对人民币汇率中长期均衡汇率的评估,大部分对冲基金更侧重中国经济成长基本面与市场供需关系变化。

  截至8月14日晚18时,境内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CNY)徘徊在7.0161附近,境外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CNH)则小幅回调至7.0327。

  止损结清人民币空头潮涌

  “前两天我们还在讨论贸易局势趋紧是否会导致人民币汇率跌向7.2-7.3,如今这些讨论又成了无稽之谈。”上述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告诉记者。8月13日晚,受到消息面影响,离岸人民币汇率(CNH)迅速迎来一波报复性反弹行情,从7.10一路反弹至日内最高6.98,日内涨幅一度超过1.6%。

  在他看来,这波离岸人民币汇率大幅反弹的幕后推手,是大量程序化投资模型迅速启动人民币空头回补操作。

  “其间部分对冲基金不得不紧急止损结清30天期人民币沽空期权与期货头寸。”一位美国外汇经纪商向记者透露。原先这些对冲基金早早买入30天期、执行价格在7.25-7.3之间的人民币沽空期权期货头寸“坐等回报”。如今贸易局势最新变化令这项沽空套利操作几乎没有胜算,迫使他们只能认赔出局。

  他直言,8月13日晚对冲基金人民币空头回补操作总金额差不多在15-20亿美元之间,不到离岸人民币日均交易量(约240亿美元)的8.3%,但它之所以能创造如此大的反弹幅度,一个重要原因是8月13日夜盘离岸人民币交投不够活跃,反而成倍放大离岸人民币汇率涨幅。

  这导致8月14日早盘不少外贸企业与银行采取逢高购汇措施锁定较低的美元购买成本,令人民币汇率呈现小幅冲高回落态势。

  一位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向记者指出,这背后,是银行与外贸企业认为当前贸易局势暂缓令人民币汇率均衡汇率回升至7附近,在8月13日晚离岸人民币汇率一度收复7整数关口后,他们反而嗅到了逢高购汇套期保值的新机会。

  “不过,离岸人民币汇率反弹最大的价值,是境内外汇差再度收窄至200个基点左右,令市场对人民币汇率持续贬值的预期再度降温。”他指出。上周以来,境外离岸人民币汇率(CNH)始终低于境内人民币汇率(CNY)逾400个基点,令不少海外对冲基金敢于买入30天期执行价在7.3附近的人民币沽空期权期货,进而押注人民币汇率持续下跌。但随着8月14日境内外汇差收窄至200个基点以内,这些机构纷纷削减大部分人民币空头头寸。

  “经历8月13日晚的紧急止损与空头回补,不少华尔街对冲基金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人民币汇率交易策略——由于贸易局势变化太快,单边押注人民币汇率下跌反而会将自己陷入危险困局。”Aaron Kohli指出。

  重构交易模型博短期收益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了解到,随着贸易局势瞬息万变,越来越多华尔街对冲基金纷纷重新调整人民币汇率交易模型。

  “以往在人民币交易模型里,贸易局势因子、中国经济基本面与市场供需关系几乎三足鼎立,如今我们正考虑将贸易局势因子单列出来,作为特定时段相对独立的汇率短期交易策略。”前述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透露。

  在他看来,自己的汇率交易模型调整步伐还算“保守”,一些对冲基金专门设立特朗普推特因子,并以此重构新的汇率交易策略——只要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发布最新贸易相关言论,这个因子就会根据谈判措施变化“主导”挂钩人民币汇率的所有资产类别短期交易策略。

  他透露,之所以重构新的汇率交易策略,主要是为了在瞬息万变的贸易局势里博取更高的短期汇率涨跌套利收益。不过,他所在的对冲基金将加仓人民币债券策略做了剔除,因为无论未来贸易局势走势如何,加仓人民币债券依然是他们一贯的资产配置策略。

  相比而言,华尔街大型资管机构调整人民币交易模型的步伐相对较慢。

  一位华尔街大型资管机构亚太区负责人向记者直言,贸易局势变化对人民币汇率波动往往产生短期冲击,但他们对人民币资产的配置是长期的,因此他们更看重中国经济成长基本面与市场供需关系变化对人民币中长期均衡汇率波动所带来的影响。

  “不过,为了对冲贸易局势变化所造成的短期汇率以及汇率风险对冲操作成本大幅异动,我们正将波动性套利策略引入人民币资产汇率风险对冲投资组合里。”他指出。

  记者多方了解到,当前多数华尔街大型投资机构相信,只要贸易局势不恶化导致人民币外汇市场供需平稳关系出现大变,中国央行依然会恪守不作竞争性贬值的承诺,因此他们倾向将一年期人民币均衡合理汇率设定在6.95-7之间。

  (编辑:包芳鸣)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