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津合作示范区构想逐渐落地 首创经中打造智慧生态城市

  在负责京津合作示范区区域规划和设计的首创经中副总经理李明宇看来,有两件事情让他印象深刻:一是2016年6月,京津合作示范区项目总规、控规、土地利用规划等获得了滨海新区人民政府的批复,这意味着历经7年规划分析及研究,这座城市的蓝图终于落实;二是今年1月份,京津合作示范区首批10块土地顺利挂牌上市,这意味着这座城市正式进入建设和呈现的高速期。“非常不容易。”李明宇感慨道。他说出了大多数为打造京津合作示范区而奋斗数年的建设者们的心声。2019年是京津冀一体化上升为国家战略的五周年,也是京津两地提出共同规划建设合作示范区构想的第六年。从地理位置上看,示范区位于滨海新区、宁河区和东丽区三区交界处,同时又有着浓厚的北京因素,特殊的地理位置本身在京津冀一体化中就具有示范性作用。根据规划,京津合作示范区建设周期15年,规划常住人口31万,就业人口18万,是天津未来科技城的重要组成板块。示范区将承担起非首都核心功能疏解需要,推动教育、医疗、科研等资源向示范区集聚。

  在示范区从构想到逐渐落地的这六年间,首创经中代表北京负责示范区的土地整理、开发建设、招商引资和运营管理工作。负责产业招商的首创经中产业新城平台副总武剑锋向记者表示,京津合作示范区高度重视产业招商工作,与涉及人工智能、纳米新材料等领域14家企业签署了合作框架协议,实现了产业招商项目的签约突破。截至目前,示范区储备招商项目130个,重点跟进项目10余个,包括央企、北京国企、独角兽、疏解企业等,涵盖高端制造、人工智能、新材料、医疗康养等领域。

  “今年,大家都在为这座城市的亮相积极准备着。”李明宇说。

  设计思路

  提及京津合作示范区的设计思路,李明宇表示,京津合作示范区将会被打造成一座“生态的”、“智慧的”未来城市。李明宇解释道,“生态”的理念来源于这片土地的原生环境。京津合作示范区位于渤海的古海岸边,在永定河、潮白河两河交汇的三角洲上,又临近七里海国家湿地公园。通过打造与地区大范围生态系统紧密相连的开放空间,京津合作示范区的人均公园绿地面积指标超过了《国家园林城市系列标准》中的要求。“智慧”的理念则来源于当下科技化、信息化的高速发展以及日新月异的时代背景。李明宇表示,他们希望一座新建的未来之城能够通过智慧的方式,为城市运营提供高效的管理,为企业、居民生产、生活等方面提供优质、便捷的服务。为此,首创经中在38平方公里的城市上打造了城市智慧中心以及基础设施的信息化建设。

  在阿里云等多家企业的协助下,李明宇设想中的未来城市或将成为现实。2015年,示范区正式被确定为“国家智慧城市”和“生态城市”试点,三星、阿里云、京东方、深蓝科技等企业均参与到了示范区智慧城市的设计和建设当中。今年5月,京津合作示范区承接首都产业对接会在京举办,阿里云、京东方、国家纳米技术与工程研究院、北方航空实业集团等14家企业代表同京津合作示范区进行了现场签约。示范区聚焦高科技制造业及现代高端服务业两大产业组团的产业定位雏形初现。

  “示范区是面向未来的,我们要把阿里达摩院在芯片、量子计算等方面的最新技术实现商业化,导入到京津合作示范区中来。” 阿里云北方区解决方案总经理赵庆元在对接会上具体解释说,阿里将把这些年在城市大脑、智慧城市等方面的建设经验汇集到示范区,通过城市治理、城市服务和产业发展三个方向将京津合作示范区打造成京津冀示范区,甚至是全国示范区。此外,阿里云还将结合示范区特色,如生态环境的特色,产业的特色,打造出一些示范区亮点特色的内容。

  多重挑战

  示范区涉及到“两市四方”,两市即天津市和北京市,示范区地块使用权属于北京,但它位于天津的行政区划范围之内,四方则是包括首创在内的四个投资建设和实施主体,另外三方涉及到天津滨海新区、宁河区和滨海高新区。

  目前,在各方的共同努力下,示范区的规划管理、土地管理以及土地建设审批管理的权责已逐渐清晰。

  土地证的问题解决了,负责设计的李明宇又意识到,土地本身也是一只巨大的拦路虎。他坦言,如何对当地土质和水质进行改善是他遇到的最大的挑战。土质方面,京津合作示范区的土地从古海岸演变而来,土壤存在着较大的盐碱化问题,这对一座城市的景观种植提出了巨大的难题。为了攻破这个难题,一方面,李明宇与他的团队通过大量的实验,检验天津本土植物在这片土地的适生情况,构建以本土植物为主的生态系统;另一方面,他们对各种种植方式进行了试验,研究适合本地实际情况的排盐碱措施,以便能够引入更丰富的植物品种,打造城市景观。目前,在22公里长的样板路段两侧,已经成功种植了银杏、松柏等绿植,不仅如此,50公顷的中央公园也已经开始动工。

  水质方面,由于天津内部水系均来自外部水源,源头水质不太理想。李明宇和他的团队利用38平方公里的水系做成一个大的循环过滤系统,把水质至少改善到四类水,即工业用水和人类非直接接触的娱乐用水;此外,在与人亲近的重点水域,还通过搭建静水生态系统,进一步提高水质。

  与此同时,产业招商的进展也困难重重,其挑战存在于激烈的外部竞争。2018年起,天津对全市产业园区进行整合调整,将保留6个国家级开发区、31个市级工业园区。同时,天津还有众多的非首都功能承载地。因此,首都转移企业和市场客户都有众多的选择。这倒逼示范区在激烈的产业招商竞争中,出台更有力的产业扶持政策,打造具备竞争力的产业生态环境。具体而言,入驻合作示范区的企业可以享受共计111项优惠政策,诸如促进民营经济的19条,海河英才行动计划、天津高新区环境7条等政策。

  “在产业招商资源的挖掘中,我们不仅仅依靠本部门的招商人员,而是多举措拓宽招商渠道。”武剑锋表示,示范区针对企业的诉求,研究制定了一系列内部扶持政策及措施,助力示范区经济发展,包括对符合入驻标准的企业给予税收优惠,投入20亿元撬动京津两市各类产业发展基金形成示范区产业发展引导基金,自建标准厂房、办公楼宇,并给予租金减免,吸引企业入驻等。武剑锋预计,全周期投入产业扶持资金约80亿元。

  “新城”之辩

  根据建设时间表,京津合作示范区内的智慧生态展示区将于2020年随展馆及办公基地的建成开始展示,预计包括26项展示体验项目。与此同时,中央公园、海绵城市、自行车绿道等设施以及智慧停车、WIFI覆盖、智慧安防、智慧路灯、智慧交通等也将建成并展示。伴随着住宅交付使用,智慧社区、智慧家居、京津合作示范区+APP三个项目也将投入使用;示范区内的产业项目随后也将实现运营,智慧旅游、智慧养老等板块投入使用。

  对于即将亮相的示范区新城,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期待。李明宇认为,未来的京津冀合作示范区,是一个社区公园、城市核心区和区域生态系统相连接的开放系统。这个区域具有更加良好的可持续发展空间,更加完善的生态环境品质。

  在武剑锋看来,示范区将聚焦新能源与新能源汽车、高端智能装备、生物医药为代表的高科技产业,以及旅游休闲、文化教育、健康医疗为代表的高端现代服务业。未来随着新兴产业的发展和招商项目的落地,示范区将打造差异化、特色化的产业集群。

  首创经中总经理吴怀量表示,在各方的共同努力下,示范区将会成为一座产城融合、职住平衡的智慧生态新城,这座新城充满了青春和活力。

  而北京富达尔城市发展研究院院长刘世能眼中的示范区,则应该做到让“老百姓住得舒适,创业者投资有商机,就业者能够获得就业机会,城市未来发展可持续”。“年轻人有希望,老年人觉得很温暖,这应该是一个喜新又恋旧的地方。”红鹤集团总裁李雪淞说。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