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内大咖谈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则对接应协调创新

  每经记者 刘晨光    每经编辑 陈俊杰    

  今年2月份,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公布了《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确立了大湾区在国家发展大局中的重要战略地位。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粤港澳大湾区意图打造“9+2”城市群,其中包括三个关税区、三种货币以及两个金融中心,相比旧金山等世界其他几个主要湾区有自身独特之处。

  8月12日,在首届粤港澳大湾区侨商论坛上,多位专家对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融合、规则对接等问题进行探究。与会专家认为,粤港澳大湾区要建设世界级城市群,以核心城市带动周边城市,此外还应制定创新性对接规则,推动区域经济一体化融合发展。

  中心城市是发展“引擎”

  高度城市化是我国现代化发展过程中的必经阶段,粤港澳大湾区的区域城市群建设在一定意义上也是我国城市化探索的一个重要尝试。

  “发展城市群、城市带,我们在城市化的早期阶段,首先要发展大城市和城市群,随着后城市化的逐步推进,很多其他地方的小城市能够跟上发展节奏,但是第一步要有大城市的发展。”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樊纲表示。

  什么是城市群,在樊纲看来,城市群是把一个区域中的大、中、小城市,甚至是城乡,能够通过基础设施、便捷的交通联系起来,使得这些城市的土地、住房和其他公共服务,可以互相补充、一体化发展。樊纲认为,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建设进一步推动我国城市化发展进入新阶段。

  实际上,相比世界上其他几个重要湾区(旧金山、东京、纽约),粤港澳大湾区的城市群结构还有自己的特点。广东省政协经济委员会主任王珺认为,国外三个湾区都是以一个大城市为核心,城市圈就是城市群扩散的过程,“但粤港澳大湾区是由广州、深圳、香港、澳门,4个中心城市构成,这就形成了3个圈层。以中心城市为重点,然后节点城市以及中小城市形成的一个多层次的城市群落。”

  如何将“9+2”从一群城市变成城市群,王珺认为,“发动机”或者核心引擎在中心城市,“先要关注中心城市,而中心城市对人口的吸引取决于城市的平台和产业基础。”他认为,在中心城市资源集聚的基础上,逐步形成向周边城市的产业、消费活动以及居住场所的扩散。

  城市群在发展过程中必不可少会面临速度和质量的问题,此外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也是近年来国家所提倡的重要方向,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原副秘书长范恒山表示,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的发展,其关键含义也是高质量发展。

  在范恒山看来,虽然大湾区已经在多个方面取得了长足进步,但仍有些方面有一定的提升空间。一方面,要解决地区和城乡协调的问题,不仅要解决核心区的不平衡问题,还要解决珠三角9市和粤东西北的协调发展的问题;再者,要解决同质化竞争和资源错配的问题,提高先进产业之间的集群性、协同性、互补性;此外,还要进一步解决生产、生活、生态协调平衡的问题。

  规则对接要协调创新

  要发展融合,区域经济一体化是必由之路,由于大湾区内部存在制度规则等方面差异,所以在规则对接上也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教授李江涛表示,在粤港澳大湾区推进规则形成过程中,新一轮对外开放首先是规则的协调,一方面是内部规则协调,另一方面是粤港澳大湾区的规则要向国际化协调。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郭万达认为,制度规则主要包含了标准的制度(如行业标准、产品标准、工业标准等)、政府关联的监管标准以及法律标准等三个方面。在郭万达看来,规则对接最大的痛点是职业管理体制的不同,“内地往往都是以单位为主,港澳很多建筑师、会计师、医师自己签字就可以”。郭万达认为,要真正实现粤港澳的“互认和开放”,一方面应该标准先行、单边开放,另一方面促进内地的全面深化改革。“率先在专业服务、金融、医疗、食品安全四个领域里面探索标准先行、单边开放。”

  实际上,规则对接顺畅只是城市间能够更好融合发展的前提,关键还是要发挥城市各自的比较优势,李江涛强调,充分运用香港的现代服务业规则的优势,及它在科技创新和研发领域的优势,同时借助广东省珠三角在制造领域和研发领域的优势,实现合作共赢。

  规则对接最终是服务于产业发展,《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多数与会专家均强调了科技和金融的重要性,指出二者对经济发展具有较强的推动作用。

  深圳市深港科技合作促进会会长张克科表示,科技和金融分为科技金融和金融科技两块,金融科技是通过技术的方式给金融提供保障平台,科技金融是通过资本的方式鼓励科技在不同环节、不同需求。在樊纲看来,粤港澳大湾区有前沿的科技力量和完善的工业基础,此外还有深圳、香港两大金融中心加持,“科技发展需要金融,科技发展在一定意义上是把大量的资源通过金融手段,调动到这些领域来,使得我们的科技研发和科技产业能够一轮一轮的向前发展”。

  目前,粤港澳大湾区有横琴、南沙、前海3个自贸试验区,范恒山认为还应坚持利用率先探索实验这个重要手段,“对标国际最有效的做法,及时应用新科技革命的最好成果,把握国家层面新体制建设的主要特点,瞄准大湾区建设中间面对的主要难点”。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