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企业纷纷长大 东莞“小升规”为何蝉联广东第一?

  东莞,小企业的天堂。

  最新数据显示,东莞民营企业登记注册户数突破162万户。东莞工业企业达到17.9万户,约92.41%为民营工业企业。

  由于毗邻深圳且村镇经济活跃,在东莞大大小小的工业园中,活跃着大批小微企业的身影。

  “东莞的企业,大批是此前香港、台湾资金创设的小型加工企业。”暨南大学教授胡刚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东莞的小企业形成了一个产业链,比如几百家小企业形成了一个类似大厂的有机生态。

  然而,一场规模升级的行动,在东莞逐步展开。2018年,东莞新增“小升规”工业企业达到2907家(2017年为2280家),占全省新增量的30%,排名蝉联广东省第一。

  “随着工业化的深入,这些小企业如果不转型升级,不规模化、集团化,就可能被淘汰。但‘小升规’不是一下就能转的,需要一段的时间。”胡刚表示。

  近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跟随全国人大代表专题调研组,前往东莞进行调研,了解东莞小企业成长的“密码”。

  2018年“小升规”数量大增

  所谓“小升规”,是指小微工业企业转型升级为规模以上企业。由于规模以上企业数量的增长,往往和地方经济增长速度与质量挂钩,地方政府对“小升规”非常热情。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近期多地出台了对“小升规”的奖励措施。佛山顺德今年“小升规”企业可获得省市区资金扶持,最高可达50万元。

  从2015年开始,东莞积极推动“小升规”,对新增的上规模小微工业企业一次性可以奖励10万元。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7年,东莞共计新增3817家企业“小升规”。2018年,这一数据更是达到了2907家。

  “‘小升规’是一个好事,意味着企业规模在扩大,经营状态良好,否则企业不会愿意‘小升规’。”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经济系教授林江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也反映东莞的营商环境在持续的改善,因为即使有的企业愿意扩大生产规模,最后如果营商环境不好也会放弃。‘小升规’数量的增长,说明东莞企业对未来还是充满信心,也说明政府的服务到位。”

  2018年11月,东莞发布《进一步扶持非公有制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政策》,2018-2020年预计将为东莞非公企业减负近300亿元。

  其中,大批政策针对小微企业,督促地方法人银行将定向降准释放的100亿元资金专项用于支持小微企业、民营企业和创新型企业;完善中小微企业白名单和风险补偿政策。支持小微企业运用应收账款质押融资,对中小微企业通过融资租赁方式购入设备给予贴息支持。鼓励大中企业与小微企业尤其是本土小微企业组成联合体共同参与政府采购,小微企业占联合体份额达到30%以上的,适当给予联合体一定比例的价格扣除。

  此外,针对“小升规”,提出鼓励建立小微企业双创示范基地,为入驻的小微企业提供研发、设计、制造、管理、营销、融资等全方位服务。落实对小微企业、科技型初创企业实施普惠性税收的优惠政策。除银团贷款外,银行不得向小微企业收取贷款承诺费、资金管理费,严格限制向小微企业收取财务顾问费、咨询费等费用。

  东莞市工业和信息化局调研员江其华在全国人大代表与东莞市政府举行的调研汇报会上指出,在企业“小升规”这一块,东莞在广东省内是做得比较突出的。“这一方面有政策引导的作用,另一方面还有通过与金融机构合作,扶持小企业的具体经验。”

  然而,“小升规”也面临一个“拦路虎”。

  在上述汇报会上,致公党广东省委会副主委、汕尾市政协副主席李秉记指出,很多小企业不愿意升为规上企业,因为会导致赋税增加。小企业增值税交纳3%,一升为规上企业,需要交纳13%。

  “我知道很多小企业一旦满足可以升为规上企业的要求时,就进行拆分,拆成三家五家。但这对地方经济发展是一个大的障碍,GDP也统计不进来。”李秉记说。

  中国的增值税纳税人分为一般纳税人和小规模纳税人,大多数小企业为小规模纳税人。小规模纳税人按照3%的征收率缴纳增值税,征收率仅考虑销售额的大小,与企业的实际进项大小无关。

  2018年3月,国务院常务会议召开,将工业企业和商业企业小规模纳税人的年销售额标准由50万元和80万元上调至500万元,并在一定期限内允许已登记为一般纳税人的企业转登记为小规模纳税人。

  还需进一步降低成本

  面对“小升规”的这些问题,东莞怎么办?

  东莞市委常委、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张冠梓在上述汇报会上表示,从东莞来说,针对“小升规”,企业有的愿意升(规模以上企业),有的并不愿意。因此,东莞出台了政策引导,同时向中小企业宣传上规模的好处,包括提升市场占有率、研发能力等。

  “‘小升规’应该辩证的去看,不能仅仅看到税负的上升。”林江指出,如果企业升规了,这个企业的融资能力在增长。银行面对小微企业和规上企业时,会更愿意给规上企业融资,规上企业的融资成本也会有所降低。再就是规上企业的客户对它更有信心,供应商会更愿意给他放款。所以,企业升规以后,如果融资成本降低,业务机会扩大,赚的钱更多,那么这些企业不介意税负有所上升。

  张冠梓指出,就东莞来说,还有“倍增计划”,鼓励有发展潜力的企业并给予扶持。

  所谓“倍增计划”,是东莞2017年推出的《实施重点企业规模与效益倍增计划行动方案》,提出在全市范围内选取200家企业作为试点,力争用3至5年时间,推动试点企业实现规模与效益的倍增。“倍增计划”试点企业购买专业服务,每年最高补贴达到500万元。

  据了解,在2018年和2019年,相关计划持续升级。2019年,东莞“倍增计划”试点企业名单数量增加到356家。

  多种政策促使东莞位列广东省“小升规”城市第一名。2018年,广东提出将推动万家企业“小升规”,此前预期东莞与深圳均有2200家,广州、佛山为1500和1200家,最终东莞超额完成了任务。

  “很多城市专门给‘小升规’扶持政策,如果升的话给3万、5万甚至更多的补贴,但难度还是很大。”李秉记坦言,“企业不愿意升,地方政府又想让他们升,能不能给小微企业一个过渡期?”

  就企业来说,如果想促进“小升规”的增长,还需要进一步降低成本。一位参加汇报会的企业家表示,目前整体成本仍然有所上升,企业用电用气的成本仍然较高。“企业就像游牧民族,肯定向成本洼地去转移。”

  目前,东莞一般工商业平均电价从78.1分/千瓦时降为75.8分/千瓦时;非居民用气由原划分为分销用气、公用性质用气和工商业用气,调整为按年用气量划分,对比原最高销售限价分别下调4.47%、13.88%、22.59%。

  “对东莞来说,减税降费是发出一个信号,让企业能够降低经营成本,扩大再生产。另一方面,通过减税降费,可以传递到消费者,或者中下游的环节。”林江指出,“但是这种传递未必会到达,因此更重要的还是要通过营商环境的打造,为企业营造良好的竞争环境。”

  (编辑:李博)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