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出清机制迎来顶层设计:僵尸企业获解脱、债市信披得提升

  中国市场的“出清机制”迎来了顶层设计。

  7月16日,国家发改委、最高人民法院、央行等13部委联合发布关于印发《加快完善市场主体退出制度改革方案》的通知(发改财金〔2019〕1104号)(下称《改革方案》),以“降低市场主体退出成本,激发市场主体竞争活力,完善优胜劣汰的市场机制,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在“市场主体退出”的具体对象上,《改革方案》包括了金融机构、国有企业、非营利法人和非法人组织等的退出机制,甚至囊括个人破产制度。

  “《改革方案》的出台对于信用债市场的健康发展意义重大。”东方金诚首席债券分析师苏莉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自债市打破刚兑以来,违约债券处置一直是市场关注的焦点,“违约债券处置过程耗时长、协调难度大、回收率不够乐观等问题非常突出,这主要是因为目前我国债券违约处置的市场化程度较低,相关的法律法规尚待进一步完善。”

  僵尸企业有望逐步出清

  尽管僵尸企业不产生效益,却仍占有土地、资本、劳动力等要素资源,妨碍了新技术、新产业等新动能的成长。

  《改革方案》要求,推动国有“僵尸企业”破产退出。对符合破产等退出条件的国有企业,各相关方不得以任何方式阻碍其退出,防止形成“僵尸企业”。不得通过违规提供政府补贴、贷款等方式维系“僵尸企业”生存,有效解决国有“僵尸企业”不愿退出的问题。国有企业退出时,金融机构等债权人不得要求政府承担超出出资额之外的债务清偿责任。

  这部分市场退出机制的负责部门包括:各地方人民政府、最高人民法院、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中国人民银行、国务院国资委、中国银保监会等。

  “长期以来,在国内破产制度不健全的背景下,市场上存在大量僵尸企业,消耗大量社会资源,阻碍经济的更新迭代。”北京某股份行人士对21世纪经济记者表示,僵尸企业大多为地方国企,而地方政府出于就业、维稳等压力,勉力维系这些缺乏竞争力的地方国企,并造成市场价格的扭曲。

  “这些在市场化逻辑下本该破产的主体,却往往能获得比其他公司更低成本的融资支持。”上述人士称,伴随这一顶层设计方案的出台,未来僵尸企业将逐渐出清,“不过,这将是一个较为漫长的过程。”

  提升债市信披质量

  一位参与起草《改革方案》的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方案的立足点在于:建立完善覆盖各类主体、多种渠道的市场主体退出制度体系,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的重要组成部分,既有退出环节,又有退出前的风险监测和处置,还有退出后的信用记录和修复等。

  在市场人士看来,这将提高债券市场的信息披露质量和时效性。

  苏莉表示,准确性、及时性和完整性是信息披露的基本要求,但债券市场的信息披露质量相对较差,部分企业为了避免被下调级别和投资者抛售等风险,在信息披露时回避关键信息,加大了违约风险监测预警的难度。随着《改革方案》以及后续相关配套细则的逐步落地,债券市场信息披露质量和时效性将有望提高。

  除了提升风险监测和违约风险预警这类前置措施的效率外,《改革方案》还有望提升破产重整的效率。

  “2016-2017年那波因为产能过剩违约的煤炭、钢铁企业,有一些进入破产重整的,但后来真正完成处置的,寥寥无几。去年‘违约潮’后,也出现不少需进入破产重整的主体,但推进都比较困难。”前述北京股份行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改革方案》要求:市场主体达到法定破产条件,应当依法通过破产程序进行清理,或推动利益相关方庭外协议重组,以尽快盘活存量资产,释放要素资源。

  苏莉表示,在违约逐渐常态化的环境下,破产法律制度等相关法律的完善,将为债券市场违约处置提供法律保障,为处置机制的顶层设计提供支持,使得违约事件的处置有法可依。

  “一方面可以通过重组促进企业重生,优化资源配置;另一方面可以通过破产程序和市场主体退出关联权益保障机制的完善,促进市场信用风险良性出清和投资者保护。”苏莉说。

  (编辑:马春园)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