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营浙企头筹杭可科技:36年锂电老兵“冲刺产能”存货押款承压

  6月21日,杭州迎来一场大雨,坐落在国家级经开区——萧山经济技术开发区,毗邻萧山机器人小镇的浙江杭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杭可科技”),厂区内一片忙碌场景。

  就在一个星期之前,6月13日,杭可科技在科创板上市委2019年第3次审议会议上成功过会。

  这意味着,杭可科技或成为杭州乃至浙江登陆科创板“第一股”。

  从今年4月15日在科创板申请获受理,到6月13日成功过会,杭可科技只用了60天。比起更早提交科创板上市申请的另外5家杭州企业(鸿泉物联、虹软科技、当虹科技、安恒信息、先临三维),可谓神速。

  不过,耐人寻味的是,杭可科技的第一选择并非科创板,其曾在今年3月申报主板IPO,但是在4月9日终止审查,并在一周内“火速”转战科创板。

  由于这一变换过于突然,也令市场浮想联翩。

锂电行业“老兵”

  6月21日上午,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萧山经济技术开发区看到,这里分布着杭可科技的三个厂区,位于高新十一路和高新五路的厂区内,工人们在机器前忙碌作业。

  进入厂区的办公区域,黑色电子大屏上“让杭可制造走向杭可创造,成为智能装备产业国际一流系统集成商”的红字非常醒目。

  此外,记者在厂区内走动,不时可以看到杭可科技2019年“实现42亿年产能规模”的宣传标语。

  从时间来看,杭可科技可谓锂电行业的“老兵”,自称有“36年的电子设备研发制造经验,20多年的充放电化成分容设备的创新和积累”。

  招股说明书(上会稿)显示,杭可科技的前身是杭州可靠性仪器厂,成立于1984年,是江干区集体企业,从事军用特种电源和实验室用老化筛选设备的研发、生产与销售。1999年杭可仪改制为股份合作制企业,2011年成立杭可有限公司,2015年改为股份有限公司。

  目前,杭可科技的实控人为曹骥、曹政父子,双方合计控制了杭可科技发行前80.0749%的股份。

  在过去的三年里,即2016-2018年,杭可科技实现营收分别为4.1亿元、7.71亿元和11.09亿元,实现净利润分别为0.92亿元、1.81亿元和2.86亿元,营收和净利润的年均复合增长率均超过了67%。

  “老企业,(业务)在国内做得比较早”,一位关注新能源行业的业内人士如此评价杭可科技。

  作为国内最大的锂电池化成测试设备供应商、电源设备的专业研发生产型企业,杭可科技的主营产品为锂离子电池生产线后处理系统。2016-2018年,杭可科技市场占有率分别为20.01%、22.72%和20.23%。

  从客户来看,杭可科技的客户包括韩国三星、韩国LG、日本索尼(现为日本村田)、宁德时代(300750.SZ)、比亚迪(002594.SZ)、国轩高科(002074.SZ)、比克动力、天津力神、亿纬锂能(300014.SZ)等国内外知名锂离子电池制造商。

  值得一提的是,招股书显示,杭可科技还在2018年获得了韩国三星颁发的“BEST PARTNER”奖项。

一周内从主板转战科创板

  冲刺科创板并非杭可科技的第一选择。

  在此之前的2018年8月17日,杭可科技向证监会递交了IPO申报稿,拟冲刺主板IPO,公开发行不超过4100万股。

  到了2019年3月29日,杭可科技对预披露进行了更新,这意味着,其距离上会仅差“临门一脚”。

  随后,证监会给予了反馈意见,就杭可科技的规范性问题、信息披露问题、财务会计资料相关的问题等三方面提出了63个问题。

  没想到,4月9日,杭可科技的审核状态为终止审查;4月15日,不到一周时间,杭可科技出现在了上交所科创板申请受理的企业名单中,其保荐商为国信证券,计划在科创板首次公开发行4100万股,计划募资5.46亿元,其中4.26亿元用于锂离子电池智能生产线制造扩建项目,1.2亿元用于研发中心建设项目。

  杭可科技选择了科创板第一套上市标准,“预计市值不低于10亿元,最近两年净利润均为正且累计净利润不低于5000万元,且最近一年净利润为正且营业收入不低于1亿元。”

  在4月15日受理之后,杭可科技接受了三轮审核问询,分别在5月6日、5月23日和6月3日完成。

  对于公司目前登陆科创板的进一步进展情况,6月21日,杭可科技董事会办公室拒绝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采访,其表示,“公司现在处于静默期,不接受媒体采访”。

财务数据显露多重挑战

  “2019年,公司营业收入预计为13亿元,同比增长18.18%;2019年预计净利润为3.1亿元,同比增长8.39%。”在回复上交所的问询函中,杭可科技表示。

  尽管杭可科技表示2019年营收有望达到13亿元,但是其仍然面临锂离子电池行业波动、客户集中度比较高以及存货较多等多重挑战。

  杭可科技提到,最近三年占其营收八成以上的锂电池充放电设备,主要应用在消费领域和动力电池领域。

  其中,消费型锂离子电池主要用于手机(含功能手机和智能手机)、便携式电脑(含平板电脑和笔记本电脑)、数码相机等3C产品。

  深度绑定三星、LG、索尼(日本村田)等日韩厂商们的杭可科技,最开始的营收来源就是消费类电池。招股书显示,2016年杭可科技来自消费类锂电池充放电设备的收入为2.6亿元,占比超过70%。

  不过到了2018年,杭可科技消费类锂电池充放电设备的收入为4.9亿元,但是占比由此下降到54.43%。

  而在动力电池领域,动力型锂电池主要应用于电动汽车、电动工具等设备领域。

  从数据可以看到,2016年至2017年,杭可科技的动力型锂离子电池充放电设备的销售规模呈现爆发式的增长,同比增长了195%,主要得益于电动汽车领域的快速增长;但是2017年至2018 年,随着下游补贴政策退坡及下游行业竞争加剧,杭可科技的动力型锂离子电池充放电设备的增长明显放缓,增长率仅为27.25%。

  如何面对锂离子电池行业波动,继续保持营收和净利润稳步增长,是杭可科技亟待解决的一个问题。

  此外,2016-2018年,杭可科技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占比达60%以上,集中在韩国三星、韩国LG、宁德时代、比亚迪等国内外头部企业,不得不面临客户集中度过高带来的经营风险。

  在杭可科技申报主板时,证监会在反馈意见中就重点关注到这方面的问题,要求其补充披露是否对前五名客户存在重大依赖;该等集中是否可能招致对发行人未来持续盈利能力的重大不确定性风险。

  此外,由于杭可科技的业务模式,也决定了其存货占比较高的风险。

  2016-2018年,杭可科技的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3.65亿元、6.05亿元和7.8亿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32.44%、40.42%和41.13%,占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29.14%、32.95%和33.84%,占比较高。

  “公司存货主要为发出商品。发出商品金额较大系公司产品运达客户后,需先进行安装、调试和试生产,在能够稳定地满足客户生产需求后,经客户验收合格方能确认收入,从发货至验收的时间间隔较长,普遍在一年左右。”对此,杭可科技如此解释。

  在杭可科技的业务模式中,锂离子电池后处理系统设备主要与锂电池生产线进行配套,所以设备需要与客户的整条锂电池生产线一起试生产后才可验收。

  而对于采用“首付款—发货款—验收款—质保金”的销售结算模式,一位上市公司财务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如果验收时间较长,结算周期较长,就会对公司的资金流产生较大压力”。

  (编辑:李新江)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