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台铭:“最后”的董事长

  “我今天用感恩的心站在这里。”6月21日,鸿海股东大会结束后,郭台铭站在大红幕布前面发表“告别演讲”:如今我放下鸿海,舍不得,但我不后悔。”

  这也是他最后一次以董事长的身份参加鸿海的股东大会。

鸿海换帅

  猜测了2个月后,鸿海集团的董事长之位、创始人郭台铭的接班人终于尘埃落定。

  鸿海在股东大会后宣布,刘扬伟接替郭台铭成为鸿海的新董事长。早在5月10日,鸿海就公布了新任董事候选人名单,分别为郭台铭、吕芳铭、刘扬伟、李杰、卢松青和戴正吴,他们都是鸿海的老将。

  股东会前,会场播放着郭台铭采访视频,背景音乐伤感中带有悲壮的气息:“一开始,我从什么不懂的穷小子,学做工厂、学着开模具、学着管理,从工人开始一步步走过来,酸甜苦辣都经历过。真是舍不得,但是不得不交棒,半夜常常会想到以前的景象。”

  股东大会上,经股东票选通过新任董监事成员,并于股东会后举行董事会推选董事长。董事长郭台铭本届任期在六月底届满后,改由鸿海精密工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暨富士康科技集团S次集团总经理刘扬伟接任,实际上,此前业内已经盛传刘扬伟将会成为下一任董事长。

  刘扬伟非常低调,半导体次集团是近两年鸿海新设立的子集团,在珠海建设芯片工厂,刘扬伟就是主要推手。

  刘扬伟2007年加入鸿海并担任郭台铭的特别助理,此后获得了郭台铭的极大信任。而在被郭台铭延揽到鸿海集团担任特助之前,刘扬伟在美国南加州创业成立主机板公司,公司后来卖给鸿海。上个月,针对媒体报道可能将要出任鸿海集团董事长一事,刘扬伟反问求证记者:“可能吗。”如今传言成真。

  谈起郭台铭时,刘扬伟说:“年轻的时候,不觉得他(郭台铭)了不起,觉得他技术懂的不如我深,但是跟他越久越服气,他的情操、精神,很难超越。”

  但这并不意味着郭台铭将鸿海交付给一个人,而是交棒给一个团队班子,这也与台积电、台塑集团、华为如今的管理机制类似。

  6月11日,鸿海在法说会上就公布,将在董事会下设立9人经营委员会,如今也得到股东大会的通过。

郭台铭角色切换

  会后,郭台铭发表“告别演讲”。他说:“ 我第一个20年,是为了钱、为了家人;第二个20年是为理想,我懂经济,和世界企业家交朋友;现在这个20年,我要转换跑道,不再为自己,而是为人民。”他举出的理由是:“现在台湾经济差,给我4年,给台湾一个生机,许下一代一个永恒的幸福。我今天很舍不得,和各位说再见,希望我们下次再见时,台湾的经济已经向上,社会已经和谐。”

  对于交棒后的鸿海,此前郭台铭接受采访时就表示,没有我的鸿海,将以联邦制管理、全球化供应链思考、来应对世界变局。

  一位鸿海内部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当时大家都没有想到郭台铭真的会参与竞选,今年他的态度突然转变,并且不给自己留退路。

  在2018年6月22日的鸿海股东大会上,郭台铭谈及接班人话题时还说道:“因未来5年是鸿海至关重要的转型期,未来5年我还没有考虑退休。”

  但是,现代社会企业家参与政治、拓展新的领域,同时原先的公司可以继续发展,对地区和企业本身未尝不是一个好事情。

  而且,鸿海的公司资本化布局比较完善,经理人管理体系、管理层也比较完善。从公司所在的行业属性来讲,也是持续稳健发展。对于鸿海来说,郭台铭作为创始人更多的是标志性作用,郭台铭淡出鸿海,鸿海管理更加走向职业化。

  放眼看去,像郭台铭这样在政商间穿梭,从企业家切换到政治人物的角色,即便从全球来看案例也不是很多。

  但从另一个角度看,脱离对创始人的依赖,也是成为一家百年企业的基础。像苹果这样需要创新不断的企业,乔布斯离开后还在节节攀升,更稳定的鸿海也将在建成的管理体系中继续前行。

  现年68岁的郭台铭1966年进入台湾“中国海事专科学校”学习,靠半工半读完成学业。服完兵役后,郭台铭在复兴航运公司当业务员。1971年,台湾“中国海专”毕业后,进入当时台湾前三大船务公司复兴航运工作;当年进入台湾复兴航运公司工作。1985年,成立美国分公司,创立FOXCONN(富士康)自有品牌。1988年,郭台铭在深圳成立了广东深圳富士康精密组件厂,生产电脑周边接插件。随后,富士康借智能手机取代功能机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代工厂。2008年4月,郭台铭一度宣布退休。但不到半年,以“在经济不景气的大环境下给员工信心”为由复出至今。

  郭台铭参选台湾地区领导人的消息,最早是今年4月16日,当时传出郭台铭要辞去鸿海董事长一职,但随后鸿海官方马上否认道,郭台铭只是希望退居二线。

  不久,台湾当地媒体报道称,郭台铭在2019印太安全对话研讨会上对媒体表示,这两天会考虑是否参选2020,如果自己决定参加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一定会经过初选的程序,要参加国民党初选,一定会经过正常程序,“希望明天(4月17日)能够做出决定”。郭台铭这样表示。

  郭台铭参选的理由是,2020对台湾非常重要,这场选举将决定台湾至少20年的政治、经济走势,是一个转折点。

  4月17日,人民日报报道称,鸿海集团董事长郭台铭在国民党中央党部接受党主席吴敦义颁发的荣誉状后,宣布参加202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国民党党内初选。

后郭台铭时代的鸿海

  虽然郭台铭全力以赴竞选,但是他近期持续购入鸿海股票,其中5月加码买进鸿海股票1600股,连续7个月合计3.99万股,这也体现了郭台铭对鸿海新董事会以及经营委员会的信心。

  与此同时,鸿海于6月生效员工年度调薪计划,符合年资满一年以上员工,薪资平均调幅7%。

  对于鸿海未来,刘扬伟曾做出过说明。

  刘扬伟说,鸿海秉持长期、稳定、发展、科技、国际等5大宗旨,朝云移物大智网+机器人方向发展。面对美中贸易冲突的不确定性升高,情势愈趋严峻、发展诡谲多变,将以洞见未来能力、快速敏捷反应能力、全球布局在地化生产等对策应对。

  全球布局方面,刘扬伟表示,鸿海在中国大陆以外地区,共在16个国家地区建置生产基地,并在4个国家地区建置研发单位,强调在中国大陆以外的产能足以应付需求,只要环境及客户需要,均能在16个设置生产基地的国家扩建产能。

  从包括刘扬伟在内的董事会成员掌舵的业务来看,5G、8K、工业互联网、半导体、夏普业务都是鸿海接下来重点发力的领域。

  实际上,郭台铭对鸿海接班人考量已有十年之久。

  在21世纪初鸿海突飞猛进的时候,他多次向外界表示要在2008年退休,然而一场金融海啸又将他推至台前。还有一个变数是,2007年,郭台铭的三弟郭台成因病去世。郭台成性格与郭台铭相近,但是更低调一些,能力又出众,曾被认为最有可能的接班人。世事难料,接班人问题继续萦绕。

  郭台铭传记《虎与狐》一书中有这样一段话:“但如果我做成了,就突破了这一关,我若做不成,我就会和成吉思汗一样,死在沙场上,这场战役就宣告失败。”

  郭台铭感性地说,鸿海也等于是他生的儿子,要把它弄得很好才交出去,至少再维持五十、一百年,这是他的理想和目标。他不愿意看到这间公司被卖掉的时候,做得很烂,股价只有十块、十五块。“我宁愿五十八岁交棒错误,而不要等到八十八岁才交棒错误。”

  对鸿海的感情郭台铭溢于言表,他曾经说过,鸿海股价不到200元不退休。于是这次有股东提问:鸿海股价何时会上200元(新台币),郭总也说过这个承诺?

  对此,鸿海副总兼亚太电信董事长吕芳铭回答:“为什么郭台铭要录影来说这个事情,这是初心,他也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我们经营团队有这个承诺,一定要把价值创造出来。”

  与郭台铭一样面对同样境遇的,还有台积电创始人张忠谋。

  从2005年开始,台积电就启动了接班机制,由于候选人在金融危机中处理不善,2009年张忠谋重新上阵。一直到2018年才卸下董事长的职位,正式退休,此时他已经88岁。而被称为经营之神的台塑集团创始人王永庆,在2006年以89岁高龄退休。

  2018年,《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就曾撰文指出,台湾地区企业老板在华人世界中年龄最大,对许多家族企业来说,未来要如何领导企业是一个大问题。

  (编辑:李清宇)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