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经济一季度保持轻微扩张 最大挑战仍是产能过剩

  甘洁

  我们调查发现,一季度产业景气扩散指数为52,呈轻度扩张态势。产业面临的最大挑战仍是产能过剩。

  我们对约2000家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经营状况和融资需求进行了季度调查,调查采用电话访谈形式,样本通过对国家统计局2013年经济普查规模以上(即销售额大于2000万)的企业按行业、地区及规模分层的随机抽样产生。该调查从2014年二季度开始已进行了五年。

  值得强调的是,虽然我们的调查只针对销售额大于2000万元的工业企业。但是2000万元销售额并不是一个很高的门槛,涵盖了绝大多数的工业企业。而工业企业在除农业、房地产、金融的GDP中占比近50%,从中得出的结论是政策制定时不应忽略的。

  产业景气持续五个季度扩张

  一季度产业景气扩散指数为52,呈轻度扩张态势。这是产业经济自2014年本调查开始以来首次出现的且持续五个季度的扩张。经营状况持续改善,扩散指数为58,乃四年内的高位(上季度为59);反映投资热情的扩散指数与上季度相同,为45,虽低于荣枯点,但仍处历史高位。

  扩散指数所基于的问题为多选题,含类似于“好”、“中”、“差”或“上升”、“持平”、“下降”的三个选项。扩散指数的计算方法为:“好”企业百分比+“中”企业百分比×0.5。扩散指数在0到100之间,越高代表状况越好,50为荣枯分界线。另一方面,扩散指数反映的是问题涉及的“广度”。例如,经济好转时,状况上升的企业的相对比例。但是不体现“深度”,即回答“上升”的企业到底上升了多少。产业景气指数包含当前经营状况、预期经营状况变化以及投资时机这三个子指标,为其扩散指数的平均。和现有的经济指数相比,该指数不仅能够衡量和上期相比的产业表现,而且反映经济的绝对景气程度,并具有前瞻性。

  此次扩张与上季度相似,主要为国有和外资带动,扩散指数为61和56(上季度:59和56)。大型企业也高于小企业(54比49)。而民营企业,产业的大多数,接近持平状态(扩散指数为51)。数据表明,受农历新年季节性影响,总体扩张中也有局部收缩的迹象,包括生产量、用电量呈小幅收缩状态,指数为46(上季度:53)。生产量收缩主要受民营和小型企业所拖累,指数为45和44(上季度:52和51)。收缩主要集中于消费品,生产指数下滑大约10个点。

  投资虽仍疲软,进行扩张型投资的企业占比为5%(上季度:7%)。

  本季度单位成本继续上升(扩散指数为61),但程度有所缓和,表现在有较大幅成本上升(单季成本上升超出5%)的企业占比继续下降,从上季度的3%降为1%。

  单位成本上升主要因为原材料价格上涨,原材料成本扩散指数为59(上季度:59),劳动力成本扩散指数上升了1个点,为55。

  中美贸易摩擦对制造业的影响在一季度与上季度相近,受到贸易摩擦影响的企业占比为17%(上季度:18%),有较大影响的企业占比为3%。影响主要集中在出口企业,它们占样本的33%。在这些企业中,31%受到影响,其中6%受到较大影响。预计在未来一两年内受到较大影响的企业比例为2%。

  影响比较严重的行业前五位为橡胶塑料制品业、纺织业、文教用品(文教、工美、体育和娱乐)制造业、纸制品业,以及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分别有29%至41%的企业受到影响。其中受到较大幅影响的前两位为橡胶塑料制品业(8%)和文教用品(10%)。

  此外,出口占比指数下跌1个点至49,呈轻微收缩(上季度:50)。主要集中于小型和生产消费品的企业(47和48)。

  产业经济两大挑战:产能过剩、成本上升

  景气指数位列前三的分别为水的生产和供应业(65),电力、热力生产和供应业(61)和铁路、船舶、航空航天运输设备制造业(56)。最高两个行业分别连续九个和十二个季度位于榜单前列。本季度后五名是煤炭开采和洗选业(45),黑色金属冶炼和加工业(45),金属制品、机械和设备修理业(46),金属制品业(47)和非金属矿物制品业(47)。黑色金属冶炼和加工业和非金属矿物制品业分别连续七个和十一个季度上榜。

  产能过剩继续为产业经济面临的最大挑战。一季度66%的企业产品在国内市场供大于求,反映国内需求不足的扩散指数与上季度相同,为83,仍处历史高位。产能过剩超过10%和20%的企业占比与上季度相仿,分别为30%和12%(上季度:31%和12%)。此外,企业开工率与上季度相同,开工率超出90%的企业占比为60%,而开工率低于70%的企业占比为16%。

  产业经济的第二大挑战仍为成本上升。如前所述,本季度因原材料价格的上涨而成本上升仍然较为突出,值得关注。

  最后,融资自2014年二季度我们开始本调查以来一直不是现阶段产业经济的瓶颈。本季度仅有2%的企业认为融资是制约因素。与此相应,仅有2%的企业认为资金不足,而绝大多数资金不足的企业(92%)是生产性而非扩张性资金不足,仅有一家企业因亏损而造成资金紧张。反映银行借贷态度的扩散指数为54,虽然整体仍处较宽松状态,但与2018年之前相比明显收紧。其中,小企业借贷态度的扩散指数为46(上季度:48),为2014年本调查开始以来连续两季度在荣枯线之下,显示小企业感受到了资金面收紧的压力。

  我们发现,当前经济整体信心不足,消费减缓,2019年产业仍将面临较大的不确定因素。政策层面应立足长远、兼顾短期。宽货币和宽信用政策更多应在于防范金融风险的集中爆发。而激发科技创新的活力、打造长远的核心竞争力是产业振兴的必经之路,也应是产业政策的主要立足点。

  (作者系长江商学院金融学教授、金融与经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