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树清强调金融改革八大要点:完善融资市场体系,彻底改变直接融资与间接融资不平衡

  陆家嘴论坛的 金融改革与开放信号

  6月13日,第十一届陆家嘴论坛(2019)在上海召开。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刘鹤携一行两会金融监管部门高层一同出席,论坛现场不仅宣布科创板正式开板,一系列主题演讲也传递出中国金融体系下一步改革和开放的重点、路径和方向。

  当前是中国经济走向高质量发展的关键时期,经济仍存下行压力。在实体经济走向高质量发展的时期,金融体系的适配显得尤为重要,因此加快推进金融供给侧改革、推动金融业进一步对外开放显得尤为重要。在本届论坛上,刘鹤和其他金融监管高层的演讲向市场传递了对中国经济长期向好趋势没有改变的信心,同时也表达了继续推进金融业改革和开放的决心,本专题就这些新信号进行解读。

  近期,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受关注。

  “金融系统大力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持续优化机构体系、市场体系、产品体系,努力为实体经济和人民生活提供更加优质高效的金融服务。”6月13日,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郭树清在“第十一届陆家嘴论坛”上指出。

  发展直接融资市场是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关键环节。不过,目前信贷在融资结构中占比80%以上,股权融资不超过10%,企业过度依赖银行,而大中型企业、房地产企业等过度挤占信贷资源,小微企业融资受阻。

  对此,郭树清提出,金融管理部门和行业企业形成高度共识,一定要齐心协力,大力发展资本市场,彻底改变直接融资与间接融资一条腿短、一条腿长的不平衡格局。

  发展直接融资

  近年来,完善融资结构,发展直接融资,渐成业内共识。

  在郭树清看来,不同发展阶段企业具有不同性质和特点的融资需求。风险投资适合初创期企业融资特点,银行信贷更能满足成长期融资需求,债券、股票等直接融资对发展相对成熟的企业十分重要。

  但是,信贷在融资结构中占比80%以上,股权融资不超过10%,债券市场基本是一个准信贷市场,参与主体主要是商业银行,债券品种单一且交易不够活跃,市场深度较差。

  “企业过度依赖银行,与企业的生命周期和生产周期不能很好匹配,既容易造成大中型企业过度挤占信贷资源,又使小微企业和创新型企业缺少必要的孵化资金支持。”郭树清不无忧虑地说。

  郭树清提出,大力发展资本市场,彻底改变直接融资与间接融资一条腿短、一条腿长的不平衡格局。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也多次提及融资结构问题,黄奇帆认为,比较合理的结构是:40%信贷,30%债券,30%股权融资,但这需要至少十五年到二十年时间。

  同时,郭树清提及,应当着力发展更多专业化个性化金融机构。“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的银行渗透率、保险深度密度和资本市场影响力仍处于很低水平。”他坦言。

  郭树清表示,要扶持服务社区、服务小微企业的中小型机构,鼓励发扬“扫街查数”和“走村串户”精神;要扶持专业专注的金融企业,鼓励形成具有与自己主营业务相适应的有特色的公司文化;要扶持能够把线下业务与线上业务紧密结合起来,创造出传统与现代融合的独具特色的各类金融机构。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董希淼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去年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都提出“发展民营银行和社区银行”,希望决策层和监管层真抓实干,将支持中小银行的政策尽快地具体地落到实处,为中小银行可持续发展创造良好氛围和条件。

  郭树清重申,热烈欢迎境外金融机构参与进来,将进一步扩大银行、保险、证券、信托的开放,尤其欢迎有经验的资产管理机构与中国同行一道,募集人民币资金投入到人民币证券市场。

  完善金融机构公司治理

  近年来,部分机构发生风险事件,折射了公司治理问题。

  “公司治理不健全一直是我们的内在隐患,某些机构大股东操纵和另一些机构内部人控制造成巨大损失。”郭树清强调,由于绝大多数金融机构,具有较强的公众利益相关属性,所以应当更加重视公司治理结构。

  郭树清表示,建立完善有中国特色的公司治理结构。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和加强党的领导必须一以贯之,形成各公司治理机构积极配合、相互制约的机制。

  此外,还要让违法违规者及时受到足够严厉的惩处。

  郭树清表示,过去一段时期,一些机构信息披露不真实,人为操纵资产质量分类,甚至肆意做假账,削弱了金融业本应具备的公信力。形成这些问题的原因很多,但是不执行资本规定、不健全公司治理、不强化市场约束和不严肃监管执法是最主要原因。违纪违规违法成本太低,只能助长践踏法律的行为持续蔓延。

  对此,监管者必须敢于斗争、严格执法,坚决捍卫法律法规的尊严。两年多来,银行保险监管部门严肃追究违法违规机构责任,处罚相关人员超过8000人次,对相关机构罚没金额超过60亿元。通过一系列严厉监管措施,打击资产分类做假账,处置了4万多亿元不良贷款。

  郭树清还提及,坚决防止结构复杂产品死灰复燃。关键要解决好“脱实向虚”问题,持续清理金融体系内部的资金空转。两年多来,我们坚定不移整治市场乱象,拆解影子银行,净减少13.74万亿元高风险资产,也由此缩短了融资链条,降低了融资成本。

  多位资管行业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资管新规”已经在落实和解决这个问题,更多是重申。

  警惕房地产业过度融资

  郭树清表示,目前银行储蓄存款超过78.7万亿元,还有本质上与银行存款很相似的60多万亿元资管产品,另外还有规模同样可观的单位存款和巨额的社会闲散资金,如何把这些资金通过机构投资者转为长期稳定的投资资金来源,是一个重大而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郭树清提出,要大力发展公募、私募、保险、信托、理财等各类机构投资者,一方面可以改变散户为主的投资者结构,培育长期投资、价值投资市场氛围,另一方面能提高市场稳定资金比例和投资转换效率。

  一位资管资深人士认为:“比如,个人将资金交给基金公司管理,如果基金净值下跌就立刻赎回,资金还是短期化的,并不是说钱给了机构,就变成长期资金了。现有的金融机构和制度体系一定程度上决定了金融资产分布和形态,短期资金转为长期资金,需要制度体系搭建和政策配合,需要金融机构的多元化和进化,不可一蹴而就。”

  一些地方房地产金融化问题受到监管关注。“近些年来,我国一些城市的住户部门杠杆率急速攀升,相当大比例的居民家庭负债率达到难以持续的水平。”郭树清表示。

  多位业内人士称,监管领导鲜有如此表述,居民家庭负债率高,主要源于房贷。

  郭树清进一步指出,更严重的是,新增储蓄资源一半左右投入到房地产领域。房地产业过度融资,不仅挤占其他产业信贷资源,也容易助长房地产的投资投机行为,使其泡沫化问题更趋严重。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