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标融资负增长已成常态 5月社融回升但结构性问题凸显

  6月12日,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社会融资规模数据显示,2019年5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累计为1.4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4466亿元;5月份人民币贷款增加1.18万亿元,同比多增313亿元,两者规模略低于市场预期,但总体相差不大。

  分结构来看,5月非金融企业及机关团体贷款(简称“企业贷款”)增加为5224亿元,高于4月份的3471亿元,但略低于去年同期水平,票据融资增加1132亿元,同比少增315亿元,为今年以来首次少增;与此同时,住户部门贷款则出现增加,5月住户部门贷款增加6625亿元,其中以按揭贷款为主的住户部门中长期贷款增加4677亿元。

  此外,5月份表外非标融资仍继续减少,但减少幅度较去年有所回暖。具体来看,委托贷款减少631亿元,同比少减939亿元;信托贷款减少52亿元,同比少减884亿元。

  联讯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奇霖发文表示,非标融资负增长是2018年以来的常态,由于银保监23号文的下发,信托贷款由正转负可能仅是开端,未来可能会继续维持负增长。

  “总的来看,当前M2、社融及信贷等金融数据整体平稳,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未来表外融资在社融中占比有望进一步下降,信贷、债券、股票三支箭显然已成为社融企稳的重要支撑。”

  季节效应下企业需求减弱

  在4月份社融规模和增速均出现下滑后,市场对5月份社融和信贷情况尤为关注,多数市场机构预测将会出现一定反弹。从12日公布的数据来看,5月末社会融资规模存量为211.06万亿元,同比增长10.6%,增速较4月份的10.4%出现一定反弹,但仍略低于市场预期。

  从社融规模来看,人民币信贷仍是绝对主力。但进入二季度后,企业部门新增贷款占比出现下降,而居民部门的新增贷款增速则保持平稳且有加快趋势。

  具体来看,5月企业贷款中短期贷款大幅多增1209亿元,同比多增1794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2524亿元,大幅少增1504亿元。5月以个人消费贷款为主的住户部门短期贷款小幅少增;以个人住房贷款为主的住户部门中长期贷款小幅多增。

  “这和银行的信贷投放节奏有关,一季度银行对公贷款投向比较集中,信贷投放会占到上半年投放量的三分之二左右,以大型项目为主。一是因为大型项目招标多在年初;二是银行希望取得开门红效应,很多大项目是早有跟进或上年末积压。”华北地区某国有大行分行行长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二季度大型项目会减少,近期银行对公贷款也在持续发力小微,不过一般对小微企业的短期贷款较多。虽然4、5月份企业贷款相比一季度减少,但并不能就此说明企业需求低迷。”

  另一方面,此前统计局公布的PPI、PMI等数据显示,5月PPI同比、环比涨幅双双回落;PMI为49.4%,比4月回落0.7个百分点,跌破荣枯线。

  中信证券首席固收分析师明明则认为,企业部门中长期信贷同比减少或受当前外部环境不确定性增加影响,结合5月PMI指数继续回落来看,企业目前融资需求较为低迷,而居民部门中长期信贷同比增加可能与住房市场销售维稳有关。

  “从微观层面上看,常规的季节因素和突然发酵的中美贸易摩擦对制造业影响较大,进出口企业减少了订单量,雨季也会对企业的生产投资有一定制约。”广东地区某轮轴制造厂商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关于贷款方面,我们企业近期暂时没有扩张的意图,因此需求不大,资金需求多以周转为主。”

  研究取消贷款基准利率

  今年以来,发达地区包括新西兰、澳大利亚,发展中地区包括印度、马来西亚、尼日利亚等14个国家都已陆续进入降息周期,而在去年连续加息四次的美联储近期也松了口,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将采取适当政策支撑经济增长。而面对国际政治经济形势的不确定性和全球货币政策转向,市场也预计中国央行将继续维持流动性合理充裕,边际宽松会持续。

  多位接受记者采访的金融市场人士表示,目前关于全球经济增速下滑已成为共识,如果美联储货币政策确实转向“鸽派”,会给我国的货币政策进一步打开空间。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近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如果中美贸易摩擦升级,中国有足够的政策空间来应对,包括调整利率和存款准备金率。

  与此同时,市场关于如何调整利率和存款准备金率的讨论也在升温。在利率方面,易纲近期在中央国债登记结算公司(下称“中央结算公司”)举办的中债指数专家指导委员会第十五次会议上指出:“在进一步推动利率市场化改革的过程中,央行存款基准利率仍将继续发挥重要作用。贷款利率实际上已经放开,但仍可进一步探索改革思路,如研究不再公布贷款基准利率等。”

  “降息的时间不会太快,目前关于降息的讨论很多是和利率市场化结合起来的,如果全球货币政策转向,央行一是可能取消贷款基准利率,采用更加市场化的利率模型,如LPR(贷款基础利率)来决定对不同客户的贷款利率,但这其中涉及到银行、市场如何适应;二是通过调降OMO、MLF、TMLF等政策利率的方式降息,同时逐渐建立从政策利率向市场利率传导的有效机制,有效引导实体经济融资成本下行。”温彬表示。

  而在调整存款准备金利率方面,多位金融人士表示,目前降准是有空间的,但是否需要直接用降准的方式来提供流动性,还是要有时机选择。

  “降准的好处是公平和直接,对经济具有较强的信号意义,有利于稳增长;而通过MLF等方式提供流动性则涉及到流动性问题和成本问题,对本来市场预期稍弱的中小银行流动性不利,但灵活性更强。”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赵庆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6月份降准还是用MLF提供流动性都是符合市场预期的,不过考虑到外汇占款负增长问题,今年仍有降准需求。”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