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高层“力挺”人民币!易纲:对保持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充满信心

  自5月以来,受中美贸易摩擦升级的影响,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下跌约2.3%。

  多位央行官员通过喊话的方式来稳定市场对人民币汇率的预期。近10天时间,央行四位高层密集对人民币汇率进行了信心喊话。央行表示,有信心保持汇率稳定,并公开回应了外汇市场保持稳定运行的基础。对于下一步将如何捍卫汇率稳定,央行高层也纷纷给予明确答案。

  央行高层:有信心保持人民币汇率稳定

  央行高层在最近的讲话中或接受媒体采访时均传达出一种坚定态度——有信心保持汇市稳定。

  易纲:对保持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充满信心

  5月28日即今天,中央国债登记结算公司在网站刊登了易纲于5月18日在中债指数专家指导委员会第十五次会议上的讲话。易纲表示,对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稳定充满信心,中美十年期国债利差仍处于较为舒服的区间,美联储加息可能性降低,都有利于人民币汇率稳定。

  易纲在讲话中说,目前存贷款基准利率处于适度水平。在进一步推动利率市场化改革的过程中,央行存款基准利率仍将继续发挥重要作用;贷款利率实际上已经放开,但仍可进一步探索改革思路,如研究不再公布贷款基准利率等,同时要继续深入研究贷款利率走势,以及存量贷款合同切换的问题。

  他还指出,应切实推动债券发行落实投资者保护条款,提高债券存续期内信息披露的质量,提升债券违约处置的效率、透明度和可预测性,进一步增强中国债券市场的吸引力。

  郭树清:投机做空人民币必然遭受巨大损失

  对于人民币汇率,央行党委书记、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最新也密集表态。对于这轮人民币贬值的看法,郭树清5月27日指出,5月以来人民币贬值的主要原因,就是美国政府单方面宣布加征关税,造成金融市场的不稳定,让市场认为中国对美国的出口会受影响,世界的贸易经济会受影响。

  人民币出现走贬的趋势完全是市场作用的结果,我们从来没有采取过有意让人民币贬值的做法,来应对贸易方面的冲突。”郭树清称。

  他同时再次强调,人民币汇率短期波动是正常的,长期来看,我国经济基本面决定了人民币不可能持续贬值,投机做空人民币必然遭受巨大损失。中国仍是世界经济增长的最大引擎,具备良好的市场空间和增长潜力。当前,我国经济基本面总体向好,为金融市场稳定提供了最重要的支撑。

  上周五,由清华大学主办的2019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金融供给侧改革与开放”在北京举行,会上,郭树清委派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首席风险官兼办公厅主任、新闻发言人肖远企代念发言稿。

  郭树清表示,过去十几年里,凡是人民币出现较大幅度贬值,基本都是由于外部原因,而非我们有意为之。最近一次是今年5月,离岸人民币对美元一度下跌超过3%,完全是美国升级贸易摩擦进而影响市场情绪的结果。一直以来,发达国家不断要求人民币增强汇率的弹性,但是当人民币汇率价格形成的市场化程度提高,波动幅度加大时,有的国家又表现出叶公好龙的态度,对我们无端猜疑指责,这种做法显然是十分可笑的。

  除此之外,央行其它几位高层也在近期密集公开表示,有条件、有能力、有信心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稳定。

  刘国强:没有也不允许人民币汇率“出事”

  5月23日,央行副行长、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刘国强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目前虽然汇率出现一些偶发性超调,但市场状况是平稳的,没有也不允许“出事”。

  值得注意的是,刘国强接受采访的身份不仅是央行副行长,同时也是以金融委办公室副主任的身份,足见目前当局对稳汇率的决心已不单是在央行层面,而是上升到金融委的高度。

  潘功胜:完全有基础、有信心、有能力,保持中国外汇市场稳定运行

  5月19日,央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经济金融稳健运行,为外汇市场和人民币汇率保持合理稳定提供有力支撑。

  “我们完全有基础、有信心、有能力,保持中国外汇市场稳定运行,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潘胜功称。

  为何人民币汇率能够保持稳定“不出事”?

  如何捍卫人民币汇率、保证汇率保持稳定“不出事”?央行高层也给出了答案。

  郭树清在曾在5月25日的发言稿中表示,我国经济基本面决定人民币不可能持续贬值,投机做空人民币必然遭受巨大损失。

  5月19日,央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经济金融稳健运行,为外汇市场和人民币汇率保持合理稳定提供有力支撑。

  潘功胜说,第一,当前,我国经济运行总体平稳,主要指标保持在合理区间,新旧动能转换加快,宏观经济基本面良好。我国经济金融的稳健运行,为外汇市场和人民币汇率保持合理稳定提供了有力的基本面支撑。今年以来,我国外汇市场运行平稳,境外资本流入增多,外汇储备稳中有升,外汇市场预期总体稳定。

  第二,我们将按照既定方针,坚定不移扩大金融开放,保持金融改革开放政策的连续性稳定性,坚决落实已部署的金融改革开放政策,进一步推动金融市场双向开放,深化外汇管理改革,提高跨境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水平,切实维护境外投资者合法权益,为境内外投资者创造更加便利友好的投资环境。

  第三,近年来,我们在应对外汇市场波动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和充足的政策工具,根据形势变化将采取必要的逆周期调节措施,加强宏观审慎管理。打击外汇市场的违法违规行为,维护外汇市场的良性秩序。

  此前,潘功胜也曾公开“喊话”空头,做过类似表态。在去年10月国新办吹风会上,潘功胜回应人民币当时的贬值趋势时表示,“近些年来,在应对汇率和外汇市场波动的过程中,人民银行、外汇局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和政策工具,根据形势的变化采取必要的、有针对性的措施,对于那些试图做空人民币的势力,几年之前我们都交过手,彼此也非常熟悉,我想我们应该都记忆犹新。”他说出这一席话之后不久,人民币汇率走势迎来转机,7元关口附近的警报解除。

  刘国强也提到,中国央行对汇率波动并不陌生,近年来在应对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政策工具储备充足,将进一步加强宏观审慎管理,稳定市场预期。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稳定离岸人民币汇率的重要工具,央行在5月21日宣布时间将再度发行离岸央票,这距离上一次在香港发行离岸央票(5月15日)仅时隔一周。这也是本轮人民币走弱以来央行两周时间内第二次宣布在香港发行离岸央票。

  人民币汇率现短暂企稳态势

  自今年4月下旬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打破盘整局面,出现一波回调。

  尤其是进入5月以来,受中美贸易争端再起影响,汇率调整较快,中间价从6.73附近一路跌至6.79附近。4月18日1美元对人民币还在6.6911元,十几个交易日后就跌1美元对人民币6.7元附近,跌幅超过0.05%。

  中国货币网数据显示,5月9日到5月17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连续七个交易日调降,累计调降1263个基点。5月17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报6.8859,较前一交易日下调171个基点,刷新2018年12月27日以来最低水平。

  受中间价结束连跌与美元指数冲高的双重影响,当日在岸人民币跌破6.91,离岸人民币跌破6.94。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收盘报6.9138,较上一交易日下跌317个基点,创2018年11月30日以来新低。一时间,人民币“破7”忧虑再起。

  不过近几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开始呈现企稳走势。

  5月24日当天,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报6.8993,较前一个交易日上涨1个基点,结束了此前11个交易日连跌走势。5月27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调升69个基点至6.8924,创4月18日以来最大升幅。随后在岸、离岸人民币双双升值。在岸人民币汇率一度收复6.89,最低报6.8854,随后涨幅收窄,其中人民币对美元即期汇率16时30分收于6.8963,这是自5月16日以来首次收盘价收复6.90关口。

  今天,人民币中间价报6.8973,下调49点。中信明明团队认为,从远期即期汇率差值来看,相较于之前时期,近两年市场对于人民币汇率的预期整体较为稳定且有收缩趋势。从离岸人民币与在岸人民币汇率差值来看,当前两岸汇差收窄,人民币汇率或将企稳。

  可见的是,自5月18日央行行长易纲在中债指数专家指导委员会第十五次会议上就利率市场化、人民币汇率发表讲话,到5月18日央行副行长、国家外汇局局长潘功胜谈及当前中国金融和外汇市场运行情况,到刘国强5月23日以央行副行长、金融委办公室副主任身份接受采访,然后到5月25日央行党委书记、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的书面演讲,再到5月27日郭树清接受媒体采访,十天时间央行四位高层密集对汇率进行了信心喊话。

  机构:长期来看汇率仍将保持稳定

  那么,接下来人民币汇率走势如何?

  中信明明认为,从人民币汇率历史走势来看,自2014年以来,共计出现两次人民币汇率存在破7可能的情况。本次人民币汇率下行和之前两次情形有所区别,对比来看我们认为短期人民币汇率破7仍存在难度,长期仍需观察基本面、货币政策及国际收支相关数据情况。

  有关汇率的政策走向而言,从近日监管层领导讲话及人民币汇率T+1日中间价与T日收盘价差值来看,我国汇率当前处于短期波动,目前市场状况整体平稳,长期来看汇率仍将保持稳定。

  从远期即期汇率差值来看,相较于之前时期,近两年市场对于人民币汇率的预期整体较为稳定且有收缩趋势。从离岸人民币与在岸人民币汇率差值来看,当前两岸汇差收窄,人民币汇率或将企稳。

  申万宏源研报提出,从影响汇率的核心因素看,人民币接下来有望企稳,不会趋势性贬值。首先,全球经济降速周期二季度持续,预计美元指数短期内持续震荡,但美国自身也面临经济下行压力,全年美元指数预计弱化,并且今年以来中美十年期国债利差持续修复,对人民币汇率相对利好。另外,从外汇储备、银行结售汇、外汇占款等数据来看,我国外债头寸平稳提升,企业端热钱流出亦有限,主要的资本外流渠道相对可控。

  王青表示,从长周期看,国内经济基本面并没明显变化,继续对人民币汇率形成有效支撑。当前中美经贸谈判仍在继续,汇市情绪或存在过度反应现象。此外,包括逆周期因子、离岸央票等在内,监管层抑制市场顺周期行为的政策工具丰富,人民币继续出现大幅贬值、甚至“破7”的可能性不大。

  他判断,经历短期较快下行后,在美元指数难以持续大幅上行的背景下,人民币汇价有望重返双向波动格局。在市场情绪驱动下宽幅波动或难以避免,但汇价中枢有望继续保持在6.8左右。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