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工业增速回落至5.4% 多项政策效力待显

  本报记者 杜弘禹 广州报道

  4月,中国工业增速在前值较高基础上出现明显回落,最终表现不及预期。

  5月15日,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4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4%,增速比上月回落3.1个百分点,但比1-2月份加快0.1个百分点。1-4月份,同比增长6.2%,增速与上年全年持平。

  不过,4月份的工业经济表现也不乏亮点,比如高技术制造业增长11.2%,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增长12.4%,1-4月规上工业中私营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9.1%等。

  受访专家认为,近期国家出台支撑工业经济的政策仍待释放红利,如增值税下调此前更多只在预期上产生影响,但未来将真正向优化利润、促进投资和提振生产传递。同时,刺激内需将是重点。

  月度间短期波动

  4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4%。这较3月份8.5%的增速明显回落3.1个百分点,并且从近期看也属单月低值。

  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刘爱华在解读数据时将上述现象称为“月度间短期波动”,并表示主要受两方面影响,一是节假日移动因素,这在1-2月、3月、4月都有体现;二是增值税下调,4月1日起增值税下调,许多企业调整生产节奏,3月份提前备货、加快生产,对月度间生产任务分配造成一定影响。

  这有着直观的表现,一些主要行业增加值或产品产量的增速,较之3月份明显下降,但与去年同期增速相比却基本持平。比如,4月份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增长7.1%,3月份为15.2%,而2018年4月份为9%;4月份化学纤维产量增长11.1%,3月份为20.6%,2018年4月份为9.2%。

  “不少3月增速高的行业或产品,4月都下滑了。”工信部赛迪研究院工业经济所工程师张亚丽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但结合去年同期来看,一些回落应该说是处于相对合理区间。

  当然,也有一些增速不及去年同期水平甚至转为负增长,比如通用设备制造业仅增长2%,远低于3月的14.1%和去年4月的9.7%;汽车产量下降15.8%,降幅较3月明显拉大,而去年4月增长10.8%。

  张亚丽分析,这背后有多重因素,一是部分行业或产品去年同期增速相对较高,去年4月规上工业增加值增长7%,可以说基数相对较高;二是当前经济下行压力不可避免对部分行业产生直接影响。

  事实上,刘爱华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也多次表示,判断经济形势、趋势要把短期因素过滤掉,用更长时间段来观察,才能透过现象看规律和走势。“一个比较简单易行的方法就是用累计增速,1-4月规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2%,比上年四季度的5.7%加快了0.5个百分点,与去年全年持平。从趋势上看,我国工业总体平稳、稳中有进的态势没有改变”。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也注意到,一些4月份负增长的主要行业或产品,从1-4月的维度观察则为正增长,例如纺织业4月份下降-1.8%,1-4月则增长2.2%。

  国家统计局工业司高级统计师江源也表示,1-4月,41个大类行业中除汽车行业外,增加值均实现同比增长,其中电气机械、仪器仪表、专用设备等保持两位数增长;605种主要工业产品中355种产量同比增长,占58.7%,其中城市轨道车辆、起重机、挖掘机、新能源汽车等保持两位数以上增长。

  工业经济向高质量发展

  除此之外,无论从4月份还是1-4月份来看,工业经济中仍有其它诸多亮点。

  比如,4月份高技术制造业增长11.2%,比上个月快1.2个百分点;1-4月,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增长8.7%,增速较一季度加快0.9个百分点,占规上工业比重提至13.6%。

  一些高技术产业和新产品增速较快,如1-4月电子及通信设备制造业增长10.8%,增速较一季度加快1.4个百分点;3D打印设备、移动通信基站设备分别增长358.9%和159.4%。

  这意味着工业动能转换、结构优化提速。张亚丽表示,尽管当前增长承压,但工业经济持续在向高质量发展。不过,许多新动能体量小、占比低,暂时支撑力还不足,如新能源汽车1-4月增长41.1%,但难以扭转同期汽车产量下降11.8%、汽车制造业下降0.3%的态势,还需时间。

  同时,一些指标也释放出积极预期。比如,1-4月高技术制造业投资同比增长11.4%,快于全部投资5.3个百分点;规上工业中私营企业增加值增长9.1%,比去年同期加快2.4个百分点;制造业PMI已连续两个月位于扩张区间,生产经营活动预期指数也连续三个月位于56%以上的较高景气区间。

  不过,仍有分析认为,工业经济仍有一定压力。一德期货宏观分析师肖利娜表示,当前外部不确定性因素加大,外需负向扰动增多,使工业品供需两端均受抑制。

  平安证券分析师陈晓、魏伟也认为,1-4月汽车制造、计算机通信电子制造表现较弱,或分别受当前内需、外需较弱拖累,考虑未来房地产投资、出口仍存向下压力,预计工业增加值也会相应承压。

  对此,市场也正期待现有政策能进一步发挥效用,或者能有更精准有力政策出台以强化支撑。中国国际金融期货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赵庆明表示,一般政策发挥效力要半年时间左右,2018年第4季度,国家出台多项刺激措施,因此预计5月份经济数据将有所回升。

  张亚丽认为,我国仍有较大政策空间,包括现有政策红利也有待释放。

  此外,针对被认为“拖累”工业经济的汽车行业,张亚丽认为,国家有关“汽车下乡”政策的酝酿实施也将带来可期效果,“这也意味着,未来政策一大着力点是刺激内需”。(编辑:包芳鸣)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