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事业和养孩子只能二选一吗?做职场妈妈怎么这么难

  每经记者 李可愚    每经编辑 陈 星    

  2018年,全国新生人口创下新低。为什么现在的年轻人都不肯生孩子了?

  除了生育成本高、工作压力大、住房教育负担重之外,职场和社会对妈妈不够友好可能也是原因之一。

  近日,智联招聘发布了一份《2019年职场妈妈生存状况调查报告》,对职场妈妈的事业和生活状况、以及职场女性的生育观念进行了调查。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报告指出,企业不仅对职场妈妈关怀程度不够,甚至连基础设施建设也严重不足。

  仅8.22%公司设有母婴室

  在收集了8000多份调查问卷后,研究人员发现,有4成的职场妈妈表示没有享受法定的产假和哺乳假,这意味着在《劳动法》规定范畴内的权益没有得到全面保障;在经济压力之外,雇主对职场妈妈人群的冷漠也在给女性生育施加压力。

  由于无法享受哺乳假,大多数新手妈妈只能在办公场所定期吸奶,以保证婴儿的需求。但调查发现,只有8.22%的公司设有母婴室,基础设施建设严重不足。

  职场妈妈们最期望得到的支持,正是公司关于亲子福利和晋升制度的改善,不仅包括货币化和实物福利,也应该包括人文关怀和便利化设施,比如说母婴室。

  报告表示,企业如果提供公共设施和福利政策,降低养娃成本,并在工作时间上更加人性化,或成为促进生育的利好因素。

  智联招聘CEO郭盛认为,除了女性的“孤军奋战”,外界的生育环境不够友好、养娃的经济负担、企业的制度不够完善、基础设施的缺失等问题仍十分突出。在生育率成为国家大事、同时女性追求个体独立的时代,应该通过政策引导、社会支持、企业制度变革等手段,卸除压在女性身上的生育压力,让职场妈妈多一份从容之美。

  女子地铁上哺乳曾引发争议

  母婴室主要是为孕期、哺乳期妇女提供休息、哺乳、换尿布等母婴服务的空间。由于新生儿的生理需要,妈妈要频繁哺乳换尿布,因此一个独立、不受干扰的母婴空间,对于外出打拼的妈妈来说非常重要。

  不过,长期以来,国内公共空间和企事业单位在母婴空间的配置上普遍不足,导致年轻妈妈被迫在公共场合“袒胸露乳”的情况时有发生,也在社会上引发了不小的争议。

  2015年,就有网民爆料称,北京地铁上有女乘客当众哺乳。随后,这名女乘客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有条件的话,我们肯定会去用哺乳室的。”但孩子实在是饿了,开始大声哭闹,所以只能当众喂奶。

  可能有人会觉得,职场妈妈把孩子带到公司并不常见,因此办公室配不配母婴室无所谓。不过,专业人士指出,即使是选择把孩子留在家的职场妈妈,在哺乳期也需要在办公场所提供母婴空间服务,否则就只能提早断奶。

  一位保育员培训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哺乳期妈妈来说,如果不能保证分泌母乳的时候孩子在身旁,就要通过吸奶器定期吸奶,并将母乳储存在冷藏设施内,保证孩子能吃上新鲜的母乳。这就需要工作单位提供可供妈妈吸奶的专门空间,以及为母乳保鲜的专用冰箱,帮助妈妈“背奶上班”。

  多地制定普及母婴室“时间表”

  近年来,各级职能部门对于推进母婴设施建设高度重视,不少地方也制定了全面普及母婴室的“时间表”。

  2012年,国务院发布的《女职工劳动保护特别规定》第十条就明确:“女职工比较多的用人单位应当根据女职工的需要,建立女职工卫生室、孕妇休息室、哺乳室等设施,妥善解决女职工在生理卫生、哺乳方面的困难。”

  2016年,原国家卫计委等部门出台《关于加快推进母婴设施建设的指导意见》。意见指出,到2018年底,应配置母婴设施的公共场所配置率要达到80%以上;到2020年底,所有应配置母婴设施的公共场所和企事业单位要基本建成标准化的母婴设施。

  2018年,母婴室建设被列入深圳市政府民生实事。深圳市妇儿工委发布的《深圳市加快推进母婴室建设工作方案(2017~2020年)》文件指出,至2020年深圳将在全市范围内建成800间以上母婴室。目前,全市商场、写字楼、医院、公园等公共场所已建立了500余间母婴室。

  一些省份在办公场所推进母婴室建设也取得显著成果。2013年6月,上海市总工会启动了“爱心妈咪小屋”建设行动,为哺乳期女职工提供私密、安全、卫生的哺乳场所。截至2018年6月,上海爱心妈咪小屋已达2500余家,覆盖了机关事业单位、国企、外企、民企等各种所有制企业。

  公共场所母婴室需求大

  公共场所母婴室的现状不容乐观。

  曾有一份调查指出,超过九成的受访者表示,自己周围的公共场所很少有专门的母婴室。公共场所母婴室面临着数量少、需求大的问题。

  而哪些公共场最需要增加母婴室呢?受访者的首选是机场、火车站、汽车站,其次是商场、超市,排在第三位的是医院候诊厅,其他场所还包括公园、工作单位等。

  但部分母婴室管理不善,形同虚设。

  2016年,马伊琍曾经发布了一篇长文指责国内母婴室的现状。她表示,很多机场的母婴室都没有插座和洗手池的,通常只有一个桌子和椅子。

  对于这些,很多网友感同身受。

  当然,职业女性越来越不愿意生孩子不只因为是缺少母婴设施。加班多、工作忙、生活压力大、托管设施少让不少年轻人有心无力。

  5月9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就直指多个职场妈妈容易遇到的“难点”和“痛点”。例如,针对不少女性面临如何在孩子和事业之间选择的问题,文件就指出,即使一时辞职照顾孩子也不要紧,政策会对妈妈重新复出工作提供专项支持。文件强调,支持脱产照护婴幼儿的父母重返工作岗位,并为其提供信息服务、就业指导和职业技能培训。

  对于日渐长大的孩子由谁来看护这个问题,文件提出,支持用人单位以单独或联合相关单位共同举办的方式,在工作场所为职工提供福利性婴幼儿照护服务,有条件的可向附近居民开放。鼓励支持有条件的幼儿园开设托班,招收2至3岁的幼儿。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