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应事件背后:谁在破坏民办职业教育名声

  每经记者 张韵    每经编辑 文 多    

  近日,一起相关南京应用技术学校“学历门”事件(以下简称南应事件)引发关注。半月以来,南京市人社局、南京市政府新闻办公室相继对该校部分学生学籍处理问题进行通报。

  5月8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司长对此事公开作出回应,表示对“虚假宣传、欺骗性宣传的招生”的态度是“坚决制止、严厉处罚”。

  一时间,迷雾背后暴露民办职业教育管理乱象备受追问。虚假招生为何频频发生且屡禁不止?民办职业教育还有哪些悬而未决的办学难题?招生乱象又该如何规范如何看待?对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进行了多方采访。

  违规学校持续被揪出

  从通报来看,2016年,该校在家政服务(护工方向)专业上采取不实宣传、随意承诺(包括承诺护理专业大专文凭、护士资格证、包分配等)的方式违规招生。今年该批学生即将升学或就业,由于校方无法兑现有关承诺,引起学生和家长不满。

  上述违规招生行为,其实历年来都是地方教育部门严打的痛点与难点。但由于发现举报存在滞后性,近年来各地民办学校虚假招生乱象仍时有发生。

  2018年7月,北京市教委通报称,北京经贸研修学院等存在学校管理混乱、进行虚假招生宣传等问题,市教委对两校作出停止招生的行政处罚。

  2018年12月,西安市教育局对西安现代电子职业学校违规虚假宣传、混淆职高与普高的区别、误导家长及学生的行为,在全市进行通报批评。同时,责令该校立即停止违规宣传行为。

  2019年1月,山西省晋城市凤兰学校因虚假宣传、违规招生导致数百名学生上到高二才发现自己没有学籍的事件曝光。3月21日晋城市教育局发布通告称,经核查,凤兰学校在2017年中考招生中,出于利益考虑,通过虚假宣传,违规超计划招生。将对涉事学校处以罚款,停止其2019年普通高中招生资格。

  3月,湖南省教育厅发布《关于湘潭远大职业学校欺骗性招生事件调查处置情况的通报》,表示湘潭远大职业学校以联合办学名义,虚假宣传违规招收中职护理专业学生,从中介机构购买并向学生发放假毕业证书,湘潭市教育局拟按规定取消该校2019年中职招生资格。

  3月28日,湖南省株洲市教育局组织召开全市中职学校招生办学行为突出问题专项整治工作会,虽然是地方会议,但会上提到的问题,对各地都有参考意义。这些违法违规招生问题包括:违法违规招生、违规联合办学、违规设置专业、违规组织实习、违规校外设点。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在近年发生的典型案例中,主要问题包括超计划招生、违规高额收费、“潜规则”招生、空挂学籍等问题,部分民办学校在招生宣传中存在擅自变换办学性质或办学层次,欺骗考生报考的行为——而其中又以民办职业学校居多。

  谁在影响职教的口碑

  2011年教育部下发《关于推进中等和高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的指导意见》中明确提出,要“改革招生考试制度”“探索中等和高等职业教育贯通的人才培养模式”“规范初中后五年制高等职业教育”。

  为加强中、高等职业教育衔接,各地近年来也相继根据相关产业升级的需要开展了五年一贯制、中高职“3+2”、中职本科“3+4”、高职本科“3+2”分段培养,成为全国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设试点工作的重要内容。

  招生制度改革本是缓解高等职业教育招生困境的“一剂良药”,但在具体推进过程中却沦为少数中高职院校牟利的工具,严重影响职教口碑。

  据一位不愿具名的教育研究院学者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个别中职院校在招生宣传时把学历文凭当作卖点,利用“五年制大专”等校招热点进行虚假招生,实则没有相关办学资质。另外,在中高职一体化的背景下,更多的院校假借与高职院校联合办学的名义,以不参加考试为诱饵收取高额学费,以此招揽生源。

  除此以外,近年来,各类虚假招生宣传和欺诈行为屡禁不止,导致学生的经济利益和受教育权益遭到损害。在一些未公开的案例中,《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发现有部分民办职业院校曾雇佣校外中介或在校学生,伪装成招生专员以电话或地推的方式,向准中高考毕业生进行虚假宣传。更有甚者,联合初中教师干预学生填报志愿买卖生源,并以实际招生人头计算回扣,价格在每名百元至千元不等。

  借改革之口、钻监管空子,是目前职业教育招生工作突出问题的两大症结所在。而这方面的维权也并不容易,相关法律人士告诉记者,在以往案例中就算招生专员同为受害者向法院起诉,也极有可能因操作隐蔽性强导致证据不足而难以维权。

  学生受教育权益难以保障,上述乱象的发生也直接侵蚀着整个行业。不少从事民办教育研究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达了自己的担忧:在个案上违规招生性质恶劣,还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但目前有关部门因负面舆论,对民办职业教育的作用地位意义开始发生改变。

  因此,一位教育研究人士表示,要遏制学校以改革之名行利益之实“浑水摸鱼”,“但不可因为个别院校的违规行为对民办职业教育的发展失去信心”。

  民办职业教育该如何破局?

  在传统观念上,民办职业院校办学质量参差不齐,因此长期不被看好且时至今日也没有得到明显改善。业内人士认为,生源减少让高校间竞争更为激烈,再加上办学成本不断走高,是导致虚假招生宣传陷入恶性循环的根源所在。

  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吉林外国语大学校长秦和在提交的建议中写道:对民办高校而言,以提供入学机会为主要目标的外延式发展模式,已难以延续。近年来,已有为数不少的民办高校面临招生困难,可以预计,在今后一个时期,这一趋势还将持续。

  民办高校尚且如此,民办职业教育的生存压力更为突出。业内人士表示,不仅高考生源在持续减少——预计到2025年才有所回升,而且中等职业学校更是因生源问题,连学校数量都在年年萎缩,“从总体来看,民办教育中最难过的是民办职业教育,在民办职业教育中更难过的是民办中等职业教育”。

  但不可否认,民办职业教育填补了传统教育空白,其快速发展对国家推进教育体制改革与创新具有意义。好消息是,职业教育正不断放开限制。今年2月,《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正式出台。

  5月8日,教育部正式宣布今年高职要扩招100万人,并取消高职招收中职毕业生比例限制。

  职业教育正在重新被定义,以湖南为例,过去中职学生升入高职的人数比例约占15%,如今从15%到无比例限制,这样的变化无疑将对中职发展产生巨大影响,让更多中职毕业生有接受高层次职业教育的机会。

  湖南省教育厅副厅长应若平曾对这一举措的影响解读说:放开招生比例,意味着未来职业教育的学历通道将更加宽敞。而对中职学校来说,高职扩招后,如何稳定生源、提升中职学校的吸引力,将成为更加紧迫之事。

  生源较差是制约中职教育发展的重要因素。升入高职的学生比例大幅上升,将倒逼中职学校进行教学改革,提高办学条件,办出专业特色,帮助学生更好地适应高职教育。

  记者了解到,不少地方职业学校将德国“双元制”等模式作为推动职业院校服务企业转型升级的有效借鉴。“对比国外的职业教育,很多学校不是在课堂上上课,而是在工厂车间中实操作业,但国内的大多中职院校还不具备这样的课程设计和办学条件。”一位业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除了自身条件,让公众在对民办职业教育的认知上建立信心是必不可少的一环。在政策层面,我们已经看到,新出台的《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中明确:“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是两种不同教育类型,具有同等重要地位”。

  在宏观层面的肯定之下,如何在操作中树立民办职业学校的形象,并同时让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一位业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目前民办职业教育确实尚存许多悬而未决的难题,规范社会办学需要“疏堵结合”。

  堵,是对“个别学校乘虚作乱,以虚假招生简章获取利益”的行为,必须遏制,以示警醒。

  而疏,这位业内人士的建议是:“监管部门需要为民办教育留下疏通的渠道,完善相关配套措施,让社会资本投入没有风险,同时又能够获得一个稳定安全可控的回报,才能让民办教育良性运行。”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