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工业强劲复苏: 3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11.7%

  本报记者 杜弘禹 广州报道

  广东经济“开门红”

  广东2019年一季度经济和全国同步,超预期开局,同比增长6.6%,高于全国的6.4%。总体来看,广东一季度主要宏观经济指标保持在合理区间,市场信心明显提升,新旧动能转换加快。从具体数据来看,一季度广东经济结构转型持续推进,在工业增长快速回升的同时,先进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9%,占规模以上工业的56.6%,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增长9.6%,占规模以上工业的32.1%;新产品快速增长,新兴工业产品产量快速增长。但是,经济下行压力仍然存在,一季度基础设施等投资托底经济作用明显,同时外部不确定性较大,外贸虽有好转但是仍然低迷,因此广东需要加大改革,持续进行结构性调整。

  一季度,广东经济公布了一份超预期的“成绩单”。

  4月21日,广东省统计局披露,一季度广东实现地区生产总值23886.77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6.6%,高于年度预期目标上限0.1个百分点,并评价称“好于预期”。

  这背后的核心支撑动能是工业。一季度广东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5%,增幅比1-2月加快3.5个百分点,比上年全年加快0.2个百分点,并且是近9个月以来最高增幅。“积极变化”出现在3月,当月广东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1.7%,并且出口额、货运量和用工量等指标也均与此向好呼应。

  不仅如此,一季度广东工业新旧动能转换、结构优化亦有所加快,具体表现为新经济增加值同比增长7.0%,占GDP比重达到25.1%;先进制造业和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增速也均“跑赢”整体,如新能源汽车产量增长252.1%;一季度广东高技术制造业投资增速也高于整体工业投资达10.7个百分点。

  4月22日,广东省工信厅对21世纪经济报道分析,除春节因素外,支撑一季度广东工业增速逐步上升并创近期新高的积极因素主要有三方面:重点城市和重点行业的拉动,以及经济政策红利的释放。

  3月份拉动一季度

  一季度广东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5%,低于去年同期0.2个百分点,但与全国持平,并且比上年全年加快0.2个百分点,比1-2月回升3.5个百分点,并创下近9个月以来最高增幅。

  整体上,广东工业生产出现企稳回升态势,一季度该省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长面为61.3%,比上年全年提高4.6个百分点;工业行业增长面扩大,一季度为78.0%,比上年全年提高2.4个百分点。

  其中,3月是关键,当月广东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了11.7%。一些相关指标当月也出现积极变化,如出口增长12.6%;货运增长8.4%;39.0%的企业用工增长,环比提高9.7个百分点。

  “3月拉动一季度”的走势,其实与全国表现一致。早前,针对全国一季度工业,国家统计局就曾分析称,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受政策因素、企业预期改善和春节错位等影响。

  “春节影响毋庸置疑,但还有多重积极因素不断增加,直接支撑起一季度广东工业增速逐步上升并创近期新高。”广东省工信厅运行监测与综合分析处副处长张会洋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最为直观的是,支柱行业实现平稳增长。一季度广东规模以上制造业中,电子信息业增长9.1%、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增长8.4%、通用设备增长9.9%、专用设备增长8%,较1-2月回升约3.6-7.2个百分点。

  上述支柱产业也是广东优势产业,历来对广东工业增长的贡献率超过50%,地位和作用举足轻重,从近年广东经济运行情况观察,“支柱稳”则“经济稳”是一大鲜明特征。

  城市方面,制造业重镇珠三角发挥着明显的支撑作用。一季度珠三角工业增加值增长7%,比全省平均高0.5个百分点,呈“领跑”姿态。其中,深圳增长8.6%、东莞增长8.5%、佛山增长6.9%。

  更重要的是,多项稳增长、提振实体经济政策开始发挥支撑效用。张会洋说,去年广东出台了“实体经济新10条”“外资10条”“民营经济10条”等,“今年政策红利开始集中释放”。

  这些政策的一大着眼点在于为实体企业减负、营造更好发展环境,以“实体经济新10条”为例,广东的计划是,2018-2020年累计为实体经济企业直接降成本超过2000亿元。

  政策作用和预期改善效用逐步体现,如一季度广东民营工业增长11.5%,高于整体;一季度制造业单位贷款余额增长8.7%,比上年同期提高7.2个百分点,“更多贷款投入实体经济”。

  从4月1日起,我国制造业增值税税率从16%降到13%,也被认为对一季度工业生产及未来预期产生刺激,早前国家统计局曾表示,企业会为扩大税收抵扣量,主动增加备货,带来上游企业增产。

  4月22日,广东省工信厅副厅长吴东文表示:“未来积极因素逐渐增多,预计二季度工业呈小幅波动、平稳增长态势。”

  “从一季度尤其是3月来看,广东工业增速可以说站得比较稳一点了。”4月22日,广东省经济学会常务副会长陈鸿宇对21世纪经济报道分析,这背后,一方面是各方面政策的有力支撑,另一方面,广东企业逐渐认清并适应形势与环境,增强自信、改善预期,从而积极调整,也起到关键作用。

  压力仍在

  增速回升只是一季度广东工业经济的“基本面”,无论是从官方通报还是专家学者的观察,本季广东工业经济的真正亮点在于新旧动能转换加速、产业结构不断优化。

  从结构来看,一季度,广东新经济增加值同比增长7.0%,高于同期GDP增速0.4个百分点,占比达25.1%。此外,先进制造业和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占规上工业比重分别为56.6%和32.1%,分别比上年同期提高1.5个和2.2个百分点,且增速分别为6.9%和9.6%,均快于整体增速。

  近年在广东大力推动转型升级,尤其实施创新驱动,虽然工业增速整体有所放缓,但先进制造业和高技术制造业“领跑”已成趋势。陈鸿宇也认为,对当前广东而言,简单追求经济增速的高低并无太大意义,关键要看整体发展质量是否有提升、结构是否持续优化。

  从一季度来看,这有突出表现。吴东文介绍,一季度广东制造业创新能力有所提升,主要表现在国家印刷及柔性显示创新中心建设,以及5G中高频器件创新中心、石墨烯创新中心2家省级制造业创新中心开展运营,工业互联网也加快发展,新增超1000家中小企业“上云上平台”降本提质增效。

  此外,一季度广东高技术制造业投资增速高于同期工业投资10.7个百分点;3月末规上工业企业高新技术制造业就业人员占比达29.6%,比上年同期提高0.2个百分点,这些亦是侧证。

  从微观层面看,具有较高技术含量和较高附加值的工业产品产量保持快速增长,显示新动能较快增长,如新能源汽车产量增长252.1%、碳纤维增强复合材料增长85.5%、电子元件产量增长25.7%、4K电视销量增长44.4%等。此外,集成电路、汽车出口额分别增长84.8%和13.7%。广东省统计局对此分析,从出口产品可以看出,广东产业转型升级持续,且出口产品转向中高端。

  不过,尽管一季度广东工业经济在量与质上都有不错的表现,但压力也仍在。

  吴东文表示,风险挑战和下行压力主要包括:一是内需市场总体较弱,1-3月全省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6.9%,比上年同期回落3个百分点;二是企业出口面临较大压力;三是企业经营成本较高,问卷调查显示,企业反映最突出问题是经营成本高,并且较集中在原材料和人工成本上。

  多位受访人士指出,未来仍需加强一些精准性政策的出台和落实支撑。吴东文也表示,下一步广东将出台《广东省培育电子信息等五大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实施方案(2019-2022年)等政策措施。

  暨南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刘金山认为,未来减税降费仍要继续推进,并需要了解企业真正诉求,比如对制造业增值税率下调政策无法覆盖到的企业,应考虑从其它渠道减负,要分类指导、因企施策。

  陈鸿宇则建议,要珍惜当前稳中有进的态势,未来政策首先要避免摇摆,并应该大力推动现有政策落实见效,加快培育市场机制,“从一季度的表现来看,政策肯定是有效,关键在落实”。(编辑:张星)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